云轩阁 > 历史军事 > 乱世栋梁 > 第一章 鱼梁吏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乱世栋梁最新章节!

    大同七年十一月,下午,北风呼号中,彭蠡湖畔渔港热闹非凡,忙碌了一日的渔船纷纷靠岸,带回大量渔获。

    这里是彭蠡湖东南边缘,为鄱水入彭蠡湖河口处,名为鄱口。

    鄱口码头上,许多人正忙着将大鱼小鱼分类、运输,人群中掺杂不少身着皂衣的男子。

    皂色即黑色,皂衣即黑衣,这是吏员的“制服”,而码头上的吏员,为鄱阳郡的郡吏。

    蹲在地上的李笠,手里拿着尖刀,抬头看着周围的“古装男子”,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着的皂衣,忍着打喷嚏的冲动,将杀好的鱼放到木盆里。

    天气寒冷,水也冷,李笠不停从水桶里捞鱼,双手被水泡白,又渐渐被寒气冷透,手指动作有些僵硬。

    他从清晨跟船捕鱼到现在,已经忙了大半天,累得腰酸背痛,却不得休息,上了岸还得杀鱼,直到天黑。

    这么忙碌一天,却连一文工钱都没有。

    探手入桶捞鱼,木桶里的水如同镜子,映照出李笠的模糊头像,只见头上长着两个角,其实这是梳着的两个发髻。

    总角是未成年人的发型,男未及冠、女未及笈,便在头顶梳两个发髻,宛若两个角,是为“总角”。

    然而三天前,他还是个成年人,睁开眼后,什么都变了。

    旁边一名皂衣男子见李笠发呆,用脚轻轻踢了他一下:“李笠!你发什么愣?赶紧做事!”

    “好好...”李笠应承着,从桶里捞起一尾草鱼,草鱼不停挣扎,激起水花,洒了李笠一脸。

    寒风吹来,他只觉脸上发冷、鼻子发痒,打了个喷嚏,手一滑,草鱼掉到地上,不停扑腾,求生意识很强。

    如今人们把草鱼叫做“鲩鱼”,李笠举起刀,刀背向下,对准鱼头,用力一砸。

    闷响过后,草鱼停止挣扎,李笠将其放到砧板上,麻利的杀起鱼来。

    很快杀好,往盆里一扔,然后看看四周,看着宽广的湖面。

    ‘彭蠡湖,就是鄱阳湖的古称吧,我怎么就成古人了?’

    他如是想,直起腰,看着周围忙碌的人群,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三天前,意外还没发生时,他过得好好的,第二天还要出差,结果现在一切都变了。

    他成了鄱阳郡的捕鱼小吏,因为前不久捕鱼时落水,起来后被寒风一吹染了病,高烧不退,眼见着就要完蛋了。

    结果“物是人非”,烧也退了。

    李笠出身世服吏役的吏家,年纪十三岁,是“总角”,家中排行第三,按习惯被称为“李三郎”。

    李家世代捕鱼,男丁服吏役都是为官府捕鱼,每月需上缴定额鱼获,有时官府会额外加派,指定上缴某种鱼类若干,称为“某鱼之役”。

    因为这个时代有一种常见的捕鱼工具叫做“鱼梁”,所以捕鱼的小吏又称鱼梁吏,当然,养鱼小吏也是这个称呼。

    如今天寒水冷,鱼群都聚集深水区,于是官府组织渔民在彭蠡湖上大规模捕鱼,鄱阳郡鱼梁吏悉数出动。

    因为天冷、鱼肉不容易发臭,渔船入港后,鱼梁吏们还要现杀活鱼、切块,封入罐中制作“鱼鲊”,以便长期存储。

    李笠杀了几尾鱼后,又开始琢磨。

    旁人见他走神,低声提醒:“你又走神?赶紧干活呀,吴扒皮来了!”

    这句话让李笠精神为之一振:这一世的记忆,对“吴扒皮”这个称呼有强烈的‘应激反应’。

    他抬起头,发现前方有个中年男子往这边过来,其人身形消瘦,身着皂衣,一脸阴沉,身边跟着几个白直。

    沿途小吏见着这位经过,一个个如同老鼠见猫,忙不迭的点头哈腰。

    中年人姓吴,为鄱阳郡吏曹,人称“吴吏曹”,掌官府吏役调派,是诸小吏们的直接上司。

    吴吏曹若是要整人,一句话就能让没有靠山的小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因为此人喜欢鞭挞犯错的小吏,口头禅是“扒了你的皮”,便得个诨号为“吴扒皮”。

    吴吏曹来到李笠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冷冷地说:“李笠,你还没死啊?”

    “回上佐,小人没死...病快好了....”李笠低头回答,时不时吸一吸鼻涕,对于小吏们来说,吏曹就是上佐。

    他大病初愈,没得休息,就要出来捕鱼,若是再着凉发烧,恐怕就熬不过去了。

    “嗯,没死就好,没死就继续捕鱼!”

    吴吏曹哼哼着,语气冰冷:“你莫要忘了,缴纳乌鳢的期限还有两日,你之前交上来的鱼,还差许多!”

    “回上佐,小人明白,小人不会误了期限的。”

    “你知道就好,记住,乌鳢每尾至少二斤,还差十二尾,一尾都不能少,少了,我扒了你的皮!”

    李笠不住点头称是,吴吏曹嚷嚷了一会,转身离开。

    周围的渔民听得“乌鳢”二字,看向李笠的目光变得同情起来:冬天水冷,乌鳢都躲在泥淖里不出来,很难捕捉。

    渔民大多知道冬天捉乌鳢很麻烦,和冬天捉青蛙差不多,基本上靠运气,运气不好,忙几天都抓不到一尾。

    所以众人都觉得这个小子可怜,若误了加派,怕不是要被上官吊起来抽鞭子,抽得皮开肉绽。

    李笠不管别人目光和议论,继续杀鱼。

    乌鳢就是后世所说黑鱼,性凶猛,头如蛇、身如鲇,肉质鲜嫩。

    这种鱼有类似冬眠的习性,当水温较低时就躲在水底泥泞,不出来活动。

    所以天冷、水温低的时候,要捕捉乌鳢很麻烦,前几日他就是为了完成这加派,拼了命去捕捉乌鳢。

    结果在寒风中熬了几日,不慎落水、染病,差点完蛋。

    现在,期限就剩两日,而缺额很大,除非撞大运,否则就完不成官府加派的“乌鳢之役”。

    然后被吴吏曹打得皮开肉绽。

    李笠看着吴吏曹的背影在人群里消失,不以为意,心想:我有见识,应付这“乌鳢之役”应该足够了。

    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李笠又开始发呆,瞥见地面车辙里积水中,有一条挣扎的小鱼,心中感慨。

    这就是‘涸辙之鲋’,虽然眼下还活着,但车辙里的积水迟早会干涸,待到那时,小鱼就要完蛋了。

    按照梁国户籍、赋役制度,十六岁及十七岁为半丁,承担半赋役,十八岁以上为全丁,承担全赋役。

    规定是规定,实际操作起来并不是这样。

    未成年的李笠,因为兄长服吏役时病故,所以即便他连半丁都不是,也得出来干活,把自家欠下的役期服完。

    把兄长欠的吏役服完,他就有十六岁,届时还得作为李家的半丁,把新一轮的吏役也服完。

    过一段时间,继续服役,如果还是没钱免役,那就周而复始,到死为止。

    这样的人生,根本就看不到希望。

    李笠当然不打算认命,琢磨着要改变人生,花了三天时间,才大概琢磨出自己所处时代的“时间”和“地点”。

    自己所在的鄱阳郡,位于彭蠡湖东南方向,隶属江州。

    朝廷国号是“梁”,年号大同,国都是建康。

    梁国北边是‘北虏’,国号“魏”,这个魏国已经内讧,东、西对峙。

    梁国开国迄今已近四十年,开国皇帝依旧健在,极其崇佛,据说曾出家为僧,然后被大臣们花钱“赎回”。

    李笠觉得这个梁国,应该就是南北朝“宋、齐、梁、陈”的“梁”,那个爱出家的老皇帝,应该就是史书上所说的梁武帝萧衍。

    南北朝的历史,历史课教过,他都忘得差不多了,但有一件大事,还有些印象。

    这件大事让崇佛的梁武帝萧衍不得好死,梁国也随之衰落,被陈国取而代之。

    想着想着,李笠挠挠头,心中嘀咕:所以,这大事叫什么来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