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军事 > 乱世栋梁 > 第二章 秘技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乱世栋梁最新章节!

    临近午时,阳光照耀大地,鄱水两岸枯黄的芦苇沐浴着阳光,散发出别样的金黄色。

    水面,一艘小船逆流而上,缓缓航行在近岸水域。

    船上有三名总角少年,一人在船尾摇橹,一人在船头伫立,不时张望。

    中间坐在船舱里的总角正是李笠,今日他带着两名伙伴来捕乌鳢,要在今日捕到十二尾。

    冬天乌鳢难找,一日内捕到十二尾乌鳢,除非运气好,否则根本完成不了,而明天清晨郡廨点卯时,就是交鱼的最后期限。

    期限一到,交不够的话,李笠就要被人吊起来打。

    他大病初愈,若被人这么一折腾,恐怕小命不保。

    此刻,李笠却不急,低着头,认真整理手中钓车。

    这年头人们把装有轮状活动装置的器具称为“车”,譬如纺车等,钓车就是装有鱼轮的钓鱼竿。

    鱼轮用于收纳长长的鱼线,装在钓竿尾部,钓者手握(一般是右手)钓竿末端,可以同时用右手拇指拨动鱼轮,收放鱼线。

    装有鱼轮的钓鱼竿在后世很常见,在这个时代也已普及,不过材质很“环保”,都是竹木制作,如同小车轮,一般是八个叉状轮辐。

    渔家基本都熟悉钓车的用法,鱼梁吏自然也不例外,然而对于以捕鱼为生的人来说,钓鱼不如张网捕鱼的效率高,所以钓车用得较少。

    李笠鼓搞着钓车,在船尾摇橹的少年看了看,觉得颇为奇怪,因为他看见李笠往钓线上绑青蛙。

    用青蛙、小鱼虾等活饵可以钓乌鳢,这对渔家而言是常识,但入冬后乌鳢胃口不好,几近于停食,基本上不吃饵。

    即便是活饵也不吃,所以冬天很难钓乌鳢,也很难捉。

    这时节要捕捉乌鳢,只能蛮干,找一片可能藏着乌鳢的水域,布围网,然后用竹竿不断搅动水底,以期惊动乌鳢,让其四处逃窜,撞入网中。

    即便如此,想要捉到乌鳢也很麻烦,基本看运气。

    先前,李笠折腾了几日,只捕到三尾乌鳢,而李笠还为此染病发烧,差点就死了。

    想到明日就是最后期限,少年有些担心的看着李笠。

    但李笠却不担心,因为如今天气还没冷透,而连续两日都是晴天,太阳好,条件已经成熟,他有信心用一种‘秘技’钓到乌鳢。

    摇橹少年有一双大眼睛,看着李笠准备钓饵,低声问:“寸鲩,这时节青蛙不好使啊...你去哪捉来的青蛙?青蛙不都躲起来了么?”

    “寸鲩”是李笠的小名,他点点头:“嗯啊,可这不是青蛙。”

    说完,抬起手,然后将手中之物向对方展示:“你看看。”

    大眼睛少年仔细一看,眼睛瞪得更大了:

    “这,这是假的青蛙?是鱼鳔...鱼鳔做的?”

    一个对折的双鳔鱼鳔,外裹些许枯叶,两者构成一个类似青蛙身躯的物体,远远看去确实像青蛙,又有两条草叶做的蛙脚。

    还有两个铁鱼钩钩在“青蛙”的尾部,分“左右”岔开,而“青蛙”的嘴部拴着鱼线。

    少年只觉不可思议:这时节,用真青蛙都钓不到乌鳢,假青蛙就更别想了吧?

    李笠见小伙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也不多说,笑了笑,拿着钓车站起身,向船头站着的少年低声说:“就这里了。”

    船头少年闻言点点头,将一根竹蒿透过船头孔洞直插河底,让船只“定”在河面上。

    此时船只所处水域,是一条无名小河汇入鄱水的交汇处,岸边有大片芦苇,水里靠近岸边的水底有水草。

    水草不是很茂密,稀稀疏疏。

    这片水域适合鱼儿晒太阳,又不至于光溜溜毫无遮挡,李笠判断应该是乌鳢喜欢待的地方。

    他知道当天气连续晴朗、水温有些许回升时,处于冬眠状态的乌鳢有一定几率钻出藏身处,出来晒太阳。

    天空上白云朵朵,李笠感受着阳光的温暖,深吸一口气,将钓车向上举起、后仰,然后向前方猛地一甩。

    “青蛙”拖曳着鱼线向前飞去,鱼轮旋转着,不断释放鱼线。

    须臾,“青蛙”落水,激起些许水花,然后浮在水面上。

    两名少年死死盯着那“青蛙”,想要看看李笠要如何钓乌鳢。

    关键的时候到了,李笠开始施展不存在于这个时代的秘技:

    用握杆右手的拇指拨动鱼轮,以后世的路亚钓鱼手法,操作着“青蛙”在水面‘游动’。

    路亚钓法是现代才出现的钓鱼技法,‘路亚’为音译,意思为拟饵,此钓法就是用拟饵钓肉食性鱼类。

    路亚钓法所用拟饵多为假鱼、假虫,又有蛙状拟饵名为“雷蛙”,专门钓乌鳢(黑鱼)。

    但冬天乌鳢不活跃,甚至处于冬眠状态,所以冬天钓乌鳢,公认难度不小,即便用路亚钓法也不例外。

    却难不倒李笠,因为他专门学过如何用路亚钓法钓乌鳢,还有丰富的冬天实战经验。

    此刻,他操纵的“青蛙”往船这边‘游’过来,时快时慢,弄出涟漪,搅动水面。

    其他两个少年愣愣看着这“青蛙”在水面游走,慢慢向船靠近。

    若不是事前就知道这玩意是假的,他们还真以为大冷天有青蛙不冬眠,跑出来溜达。

    而“青蛙”一路溜达回船边,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李笠扬竿放轮,再次将“青蛙”投到那片水域,然后继续操纵着“青蛙”,往渔船这边游过来。

    如此往复几次,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

    反倒是那“青蛙”的嚣张劲头连两名少年都看不下去了,心中嘀咕:大冷天的,哪里会有青蛙出来活蹦乱跳?

    乌鳢有那么蠢?

    正想劝李笠莫要发痴、妄图大冷天钓乌鳢,却听“哗啦”一声,水面突然炸出一片水花。

    游得正欢的“青蛙”,消失在水花之中,与此同时鱼线猛的一绷、钓车竿忽然一弯:有东西咬钩了!

    两人心中激动,还没喊出声,却见李笠不停用拇指拨动鱼轮收线,与此同时连续扬竿,扯着水中之物往渔船这边来。

    水花越来越大,明显有大鱼在挣扎,其身影渐渐浮现出来:是一条尺寸不小的乌鳢。

    水面上的动静越来越大,黑鱼被鱼线扯着往渔船过来,两名少年的心也提到嗓子眼。

    他俩一人拿起抄网,一人拿起小抛网,做好补救准备。

    李笠则全神贯注操作钓车,和乌鳢较劲,奋力将其扯过来,丝毫不敢松懈。

    他知道钓乌鳢的要点就是一旦鱼儿上钩,全程必须绷直鱼线将其‘扯’上来,不给乌鳢以机会挣脱。

    片刻,一条黑影被李笠扯出水面,拿着抄网的少年候个正着,用抄网将其兜住,放到船舱里一看,竟然是一条肥硕的大乌鳢。

    另一人上前,熟练的抓着乌鳢,惊呼:“好大一条鱼,至少有六斤重!”

    扭来扭去的乌鳢作着无谓挣扎,以自己的绝望,给三个捕鱼的少年以希望。

    大冷天的,居然用假青蛙钓到了乌鳢,真厉害啊!

    两个少年脑海里同时冒出这个念头,看向李笠的目光满是钦佩。

    见着小伙伴的“星星眼”,李笠微微一笑,拿出另一个鱼鳔假青蛙。

    前一个假青蛙被那乌鳢咬破,鱼鳔瘪了浮不起来,自然就无法再用,不过李笠做好了准备,扎了若干假青蛙备用。

    “寸鲩,怎么、怎么就能用假蛙钓上乌鳢了?”那个大眼睛少年惊讶的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这么大一条乌鳢在面前挣扎,事实说明了一切。

    李笠回答:“因为天气好时,浅水区的水会回暖,于是泥里的乌鳢会睡醒,钻出来晒太阳,晒够了,再钻回去睡觉。”

    “它晒太阳正舒服间,忽然被路过的青蛙坏了雅兴,气得不行,自然就扑上来咬,不一定是因为肚子饿才追上来。”

    那两个少年不敢相信这种匪夷所思的说法,李笠不再解释,换饵完毕,把手一挥:“换个位置,我们继续!”

    大眼睛少年高兴的说:“如今天色尚早,想来定能钓到足够多的乌鳢,明日真想看看那吴扒皮的脸色是怎样的!”

    “脸色?”李笠喃喃着,见小伙伴看向自己,他摇摇头:“足额上缴,最多不过得吴扒皮一个‘好’字,他又能气成什么样子?脸色能差到哪里?”

    这话说得在理,但大眼睛少年还是说:“即便如此,他打不得你,总是好的。”

    大眼睛少年名叫梁森,另一位名叫武祥,两人与李笠年纪相仿,三人是同村,又是发小,关系很好。

    ‘不被别人打就是活得好?这样的人生岂不是太憋屈了?’李笠如是想,没有搭话,看着河岸,思索起来。

    今日阳光好,从中午开始,到太阳落山前,因为浅水水域水温有些许回升,乌鳢跑到浅水水草区晒太阳的几率很高。

    这个黄金时段不能浪费,乌鳢当然要继续钓。

    但能否钓够十二尾,还是得看运气。

    那一世他闯社会,被社会毒打多年,知道运气靠不住,所以为防万一,已经做了另一手准备。

    他认为,自己和伙伴们在寒风中苦熬多日,不该只有得个‘好’字的回报。

    所以,李笠决定要给吴吏曹一个大大的惊喜。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