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历史军事 > 乱世栋梁 > 第八章 咣当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乱世栋梁最新章节!

    翌日下午,郡署后厨一隅,开饭时间,拿着大勺的厨娘一声吼,院门打开,院外等着吃夕食的小吏们蜂拥而入。

    人人手拿碗筷,宛若饿虎扑羊,嗷嗷叫着扑向前方、排队。

    如今开饭,谁排在前面,谁就能打到足够的饭菜。

    若是排队排到后面了,轮到自己时,就是少得可怜的饭,以及菜渣,甚至没有饭菜。

    汹涌的虎群...人群之中,李笠也奋力向前扑,奈何未成年的躯体瘦弱了些,很快就被挤出队伍,然后一个趔趄倒下。

    还好碗没摔破,然而竹筷已脱手,滚到数步之外。

    他抱着碗想爬起身,却被人挤倒,再次爬起来时,李笠惊悚地发现小吏们排队都排出长龙,龙尾巴已经到院外了。

    ‘我还是个孩子啊!都不让让的?’

    李笠心中咒骂,一手拿着碗,一手拍着身上尘土,然后弯腰去捡那竹筷。

    将竹筷在衣襟上抹了抹,嘟嘟囔囔往队伍尾部走去。

    服吏役的吏户,从事着最卑微的“吏职”,所以又称小人吏。

    和水产打交道(捕鱼、养鱼等)的是鱼梁吏,又有守草场的是守草丛吏、守橘子园的是守橘子吏等等。

    小人吏是没有俸禄的,因为服这种吏役,本身就是百姓为官府“服务”的形式,不过官府若能负担,一般情况下会包吃住。

    但宿舍破败,位置有限,卧具得自己备好,人多就只能挤着睡。

    小吏也可以在郡廨后厨吃饭,但后厨只会准备一定量的饭菜,人少就吃多些,人多就吃少些。

    在官府服吏役的小人吏们,睡的是冬冷夏热的宿舍,吃的是味道怪怪的粗食,有个头痛脑热,自己解决。

    睡不好、吃不好,但有地方睡、有饭吃,已经是不错的待遇了。

    李笠排在队尾,饥肠辘辘,为了转移注意力,只能东想西想。

    这年头,对于寻常百姓而言,没有一日三餐的说法,大家平日都是一日两餐,也就是“朝食”、“夕食”,上午一顿,下午一顿。

    夕食吃不饱,挨饿到明早。

    所以不怪大家打饭如同打仗,这真是弱肉强食,若不舍得花钱在外面买食物吃,就得在这里排队,不拼命排靠前的位置,肚子就吃不饱。

    毕竟吃饱肚子是头等大事...

    想着想着,李笠忽然灵光一闪:有了,我可以在吃的上面做文章!

    他看过科普,说古代要到北宋时,才会出现“炒菜”这一烹饪技术,而炒菜铁锅,也是同一

    时期推广的。

    考虑到一项技术的发展需要时间,那么“炒菜”的起源大概在唐代。

    李笠知道如今是南北朝时期,唐朝还没出现,那就意味着,这个时代肯定没有“炒菜”这种厨艺。

    ‘说到炒菜,我也会几个菜式的哟!’

    他越想越高兴,又想起来,自己看过的小说里,就有主角回到古代后,用“炒菜”征服达官显贵的胃,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的励志故事。

    想到这里,李笠信心满满,仿佛肚子也没那么饿了。

    烹饪方面的创意,可以卖给城里的酒肆、食肆,也就是卖菜谱,没有人会做但又好吃的那种,变现快。

    等到他好不容易来到饭桶、菜盆面前,看着几近于空荡荡的饭桶,仅有残存菜渣的菜盆,李笠的好心情瞬间跌落。

    打饭菜的厨娘,和吴氏差不多年纪,大概也有如李笠般年纪的儿子,所以看着李笠的目光满是怜悯,拿着个饭勺在桶里不停刮,以便多刮一些饭给李笠。

    被人当成弱者,李笠心中无奈,然而他如今就是一个十三岁的“总角”,身材摆在这里。

    ‘但我很快就会发财的。’

    李笠如是想,端着碗转到一边去吃,吃着吃着,心里有了计较:玻璃烧不出来,干脆卖菜谱,这次妥妥的赚一笔,把债还了!

    。。。。。。

    数日后,下午,鄱阳城南“常来”食肆里人声喧嚣,客人们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大堂里空位越来

    越少,店伙计们忙着传菜、上菜,忙得不亦乐乎。

    门口,出现了两个少年,其人所穿衣裤打着许多补丁,各自背着个包裹,手里还提着提篮,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特殊的气息。

    贫穷的气息。

    当中一人十分淡定,却是鱼梁小吏李笠,另一个少年有些局促,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相对而言)的食肆,一副底气不足的模样。

    此人正是李笠的同村伙伴武祥,武祥从没去过像样的食肆,因为那里不是穷人来的地方。

    一顿饭菜,就能把一家人的积蓄吃光,他哪里敢进来。

    至于梁森,在城外鄱水为李笠打渔,以便完成定额。

    食肆里的伙计很快注意到这两位来客,一名小伙计赶紧迎上来,虽然他一看这两位的打扮就知道是穷鬼,心中鄙夷,却依旧笑容可亲:

    “两位贵客,里面请!”

    来者皆是客,伙计热情地领着两人入座,又问要点什么菜。

    武祥从没见过如此大场面,局促不安的坐着,有些紧张的看着李笠,而李笠依旧很淡定,示意武祥和自己一样,把包裹取下,放在身边。

    小伙计耐心的在一旁候着。

    李笠不急着要对方报菜谱,他之前打听过,鄱阳城里的酒肆、食肆应该没有“炒”出来的菜,所以...

    关键时刻到了,李笠正要说话,却见一名上菜的伙计端着菜从旁边经过,他无意中瞥了一眼,发现托盘上放着一个铜铛。

    铛是一种炊具,也可以当做盛食物的餐具,其模样和后世的圆形平底锅类似(无长柄),深度较浅,有双耳。

    而眼前这铜铛里,里面盛着热腾腾的炒鸡蛋。

    后世家常菜里,再常见不过的炒鸡蛋。

    那一瞬间,李笠只觉难以置信,原本想要跟伙计说的话,瞬间说不出来,脑海里飘过一连串问题:

    炒、炒鸡蛋?炒?炒!

    这年头有炒鸡蛋了?

    不是说炒菜要到北宋才有么?怎么回事?这炒鸡蛋谁炒的?

    莫非是点外卖送的么?

    李笠脑袋发胀,心中呐喊:

    小说里的发财秘籍不靠谱啊!

    说烧沙子能做玻璃,结果我烧出来的是什么玩意?

    说北宋才有炒菜,那这炒鸡蛋怎么回事?

    我还想靠炒菜赚钱的啊!

    一旁的武祥,见着李笠如此模样,只道发小内急想出恭,却又不知李笠到底要不要紧,而那小伙计见着李笠如此模样,心中纳闷。

    转头一看,恍然大悟,再看向李笠,心中愈发鄙夷:你莫不是连这菜都没吃过吧?

    鄙夷归鄙夷,伙计依旧满面春风:“客人莫不是看中这‘香煎鸡子’了?小店的‘香煎鸡子’用铜铛煎了直接上菜,风味十足!”

    鸡子即鸡蛋,李笠听对方这么一说,回过神来:“这是香煎....煎鸡蛋?”

    见小伙计点点头,他又问一次:“是煎鸡蛋,不是炒鸡蛋?”

    小伙计闻言有些无语,腹诽这家伙莫非没怎么见过鸡,问:“草鸡?哪来的草鸡哟。”

    那一瞬间,李笠居然有绝处逢生、喜极而泣的感觉,想起如今铛的用途主要是煎,又想想煎和炒其实有些像。

    再看着上菜伙计端着铜铛往一旁走,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原来是煎鸡蛋,不是炒鸡蛋,真是吓一跳。

    但他被这么一吓,觉得自己之前的方案不稳妥,所以必须随机应变,改用另一套发财方案。

    “实不相瞒...”李笠说着话,一手去解放在食案上的包裹,心中酝酿着说辞。

    却听“咣当”一声,一把尖刀从包裹里滑落,掉在地上。

    小伙计早就怀疑这俩寒酸小子有问题,如今见着对方失手掉了一把尖刀,瞳孔一缩,毫不犹豫转身就跑,然后叫起来:

    “有贼人持械行凶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