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四十章 独见诚礼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天空的乌云也稍稍散开了,漏出点点微弱的阳光。碧蓝天空,洁净如练。屋檐上,滴滴答答的雨水,若一颗颗碎落的珍珠,璀然落下。

    几缕微弱的日光透过玻璃斜照在病房内的地板上,在地上映出耀眼的光斑。身着黑衣的冷俊男子正面带微笑地拿着水瓶冲泡牛奶,趟坐在病床上的长发女子嘴角含笑,脸色虽然略显苍白,但是眼角笑意盎然,对着那男子浅浅而笑。

    此刻,那本来不甚出彩的日光却刹那间变得耀眼起来,满室金辉。

    吴雅蓝和莫晚文回到病房内时,看到的时一幅和谐安详的画面。一瞬间,内心仿佛被一阵柔软的风拂过,久久不曾出现的情感在一刹那间涌上心头。

    看到并没有各自担忧的情况出现,两人心里蓦然松了一口气。

    “意茵!”吴雅蓝低声呼唤,打断了正在深情凝望的某人。

    “雅蓝,晚文,你们事情谈好啦!”意茵转头,冲着两人微微一笑,打过招呼。复尔诧异两人之间何时这般友好,可以单独去商量事情了。

    “额,还好!”想到刚刚两人之间的尴尬,吴雅蓝略微不自然,语句推脱。

    而意茵此时的注意力全在陶亦华递过来的牛奶上,并未过多注意。

    陶亦华在两人进门时,就已经觉察到了。冲着紧随吴雅蓝之后进来的莫晚文微微点头,将手里的热牛奶端至意茵手上。末了,还不忘嘱咐其小心烫。

    “咳咳!”望着两人旁若无人般的亲热,吴雅蓝有些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这两人,和好的太快了吧!那前几日自己还和陶亦华一阵大吵算什么啊?想到这里,吴雅蓝不由得朝意茵投去一个哀怨的眼神,太重色轻友了,果然“有了恋人就忘了友人”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意茵对自己好友投来的眼神颇为无奈地一笑,又低下头去喝牛奶。热乎乎的感觉划入咽喉,流进胃里,顿时觉得胃里一阵阵暖流流过,身上也暖和了,刚刚的难受不复存在。

    “看样子,我明天可以放心地离开了!”吴雅蓝望着陶亦华对意茵的体贴照顾,会心地点点头。纵使先前如何的气愤,现在也唯剩放心了。意茵能遇上这样的男人,很幸福!

    “枉我还特意请了三天假跑来照顾你,陶大总裁,这帐怎么算啊!”吴雅蓝这人性子耿直,为人处事也不拘小节。先前对陶亦华如何的不高兴,现在早已忘记,忍不住打趣了人家,丝毫不在意其周身的冷冽气息。

    “……”陶亦华本想说是自己疏忽了,但是话未出口,就被意茵打断。忍不住眉头一挑,斜眸看向站在一旁的吴雅蓝,嘴角弯起了微微弧度,眼中溢满了浓浓的笑意。还是意茵好!

    “是我没有告诉他的,不能怪他的!”意茵以为雅蓝还是在责怪陶亦华,慌忙替他解释起来。

    “啊呀!”吴雅蓝忍不住白眼一翻,无话可说了。这家伙,还没和人家怎么样呢,就这样帮着他了,果然是靠不住啊!

    “你这女人,胳膊肘太会往外拐了吧!”

    “真不愧是我陶亦华看上的女人!”此时,陶亦华却忽然大声赞扬了一声,笑的畅快。

    吴雅蓝这下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这人原来也会开玩笑的啊!转眸看了看站在身侧的莫晚文,这家伙从进来就不怎么说话,忍不住用手肘捅了捅。

    “喂!你在发什么呆啊!”

    “啊?”莫晚文被捅的回过神来,懵懂地忘了吴雅蓝一眼,见她只是定定地看着自己,不禁暗想,自己脸上有什么不对吗,干嘛这样看着自己。

    “我说你发什么呆啊!”吴雅蓝忍不住翻白眼了,这人怎么回事啊!

    其实,不能怪莫晚文的。他从刚刚进来时,就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望着自己好友陶亦华与意茵之间的幸福和谐的模样,自己心里也仿佛一下子空了许多。这么多年,自己一直孤身一人,是不是自己也该找个人了。

    抬眼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小女人,为朋友出头时的不顾一切,为旁人不经意的一个咳嗽时的热心肠……

    “没什么!”莫晚文淡然一笑,并不打算理会。

    “雅蓝!”意茵抬眼朝吴雅蓝望去。“你明天回绿城,要不要早点回去啊,我这边可以了!”望着窗外渐渐暗沉的天色,出言关心。

    吴雅蓝眼珠在屋内的几人身上转了转,然后了然一笑。

    “那我就先回去了吧!意茵要是什么时候出院了就给我个电话,我好放心!”

    “嗯!”意茵听着雅蓝满怀关心的话语,心里感动。朝着站在床边的人伸手,两人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忍住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谢谢你,雅蓝!”语气哽咽。

    “傻瓜!”吴雅蓝也不禁眼眶湿润。

    “我送你回去吧!不知美女可否赏脸!”莫晚文适时的一句玩笑,打破了这略带伤感的气氛。

    意茵朝着莫晚文感激一笑,陶亦华则意味不明地看了莫晚文一眼,嘴角擒笑。

    “看在你一片诚心,准了!”吴雅蓝白了莫晚文一眼,也没有拒绝。有顺风车,不搭白不搭。

    良久,意茵还是维持着同样的姿势,望着吴雅蓝和莫晚文共同离去的方向,不语。

    “人都走了,你还要看多久啊!也不见得对我这么牵挂过!”陶亦华望着意茵的模样,实在忍不下去了。语气中,还带着浓浓地哀怨。

    “你连雅蓝的醋也要吃啊!”意茵望着陶亦华孩子气的表情,也笑了。这家伙,真是!

    ……

    陆诚礼望着坐在自己办公室桌前不发一言的冷俊男子,神色淡然,而紧握着钢笔的手,却显露出此刻他内心的不平静。

    这个男人,与意茵关系密切。同事,朋友,还是自己不愿意去想的恋人!

    他面色冷俊,眉宇间一闪而过的戾气,举手投足间的优雅与贵气,处处透着这个男人的不简单。

    就在陆诚礼默默打量陶亦华的时候,陶亦华也在不动声色地关注着对方。白大褂,黑镜框,可谓儒雅风流。最重要的是她与意茵到底是什么重要关系,在生病痛苦时刻,意茵竟然主动向他求助也不找自己。想到这里,陶亦华心里又有些不舒服,面色更加沉郁。

    陆诚礼不知陶亦华心里所想,气氛很是压抑,他有些不习惯。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陆诚礼礼貌一笑,完全是一副接待病人的职业式笑容。

    “陶亦华,意茵的未婚夫,我来,是想问问意茵的情况!”陶亦华并未忽略掉陆诚礼在自己说道“未婚夫”两字时双手的微微僵硬,但是自己此行目的不在于此。

    “是吗!”陆诚礼失神地回应一声。面上沉静,内心却已掀起惊涛骇浪。她不但有男朋友,竟然都快结婚了。想必前几日两人之间应该闹了矛盾吧,不然怎么夜半生病,不找他而找自己呢?亏自己还自以为是。想到这里,陆诚礼禁不住内心苦笑。复尔,望了望坐在自己面前的男子,沉着冷凝的气质,不容置喙的张狂,还有熟悉的名字,他已经猜到此人不凡的身份了。

    自己看来是无望了吧,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

    想到意茵的病情,陆诚礼回过神来,正色,严肃道。

    “情况不算太差,还好及时发现!”

    ……

    “呼”从陆诚礼办公室里出来时,陶亦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缓缓低下头,望着自己垂在身侧的双手,颤抖的幅度,清晰入目。

    还好!不算太差!

    当陆诚礼把意茵的病情说给自己听时,自己的心仿佛一瞬间由天堂堕入地狱,这些年,她遭受了多少痛苦啊!

    难怪她在冬日里这么怕冷,难怪她的身体一直那般冰冷,难怪她经常看起来面色苍白?这个傻女人,自己的身体都是这样了,还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想到这里,陶亦华又气又心疼。

    不过,一切都还来得及,以后的日子还有我,我会好好呵护你的,意茵!

    退看病房的门,床上的人儿已然熟睡。窗外漏进的灯光打在意茵病后的脸上,更显面色苍白。微微皱起的眉,低垂下的眼睫毛,显示出睡着的人并不舒服。陶亦华伸出温热的手掌,缓缓抚上意茵的脸颊,长期露在外面的脸颊肌肤带着几分凉意,是自己熟悉的,也是自己心疼。仔仔细细地描摹着意茵的眉头,试图抚平那微皱的眉。动作轻柔,仿佛呵护一件无价的珍宝一般小心翼翼。

    不知是不是自己手掌的作用,睡着的人儿,那眉头似乎不复方才那般紧皱了。陶亦华满意一笑,在意茵的额头落下一个轻吻。轻手轻脚地走到旁边的家属床位上,缓缓躺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