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四十八章 陶家二老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爱是世界上人们谈论最多,也最难弄明白的课题之一。茫茫人海中如果可以找到一个相知、相爱的人相守一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对于意茵来说,答应陶亦华的求婚,也就意味着今后将会有另一个人走进她的生活,相守一生。

    对于两人之间的婚事,两人都非常重视。融城的婚俗,婚事必须由双方父母共同商定。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也在进步。如今虽然可以男女双方自由恋爱,但是对于婚嫁方面,虽说只是走个过场,但出于尊重,还是要双方父母正式见面商榷的。

    趁着这个周末两人刚好时间稍微空点,意茵和陶亦华决定回趟融城老家。

    两人都有工作,且比较忙,所以直接乘着周六早上最早的一班飞机,直接飞回融城。上午11点30分,两刚下飞机。

    虽说在景城也呆了好几年了,但是每次回来,总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这大概就是所说的“故乡情结”吧!

    望着飞机场候车大厅内的川流不息的人群,似乎并没有觉得烦躁,反而两人脸上都挂着满足的笑容。

    昨天晚上已经通知了家里的父母,一出大厅,一辆银黑色奥迪商务车就映入意茵的眼帘。由于时间不多,两人决定先去陶亦华家里,明天再携父母去意茵家拜访。

    开车的是一位中年男子,意茵估摸着应该是陶亦华家里的老司机了。身量中等偏瘦,两鬓已染白霜,发丝却是一丝不苟地背梳在头上,露出饱满的天庭。因为在笑,可以清楚地看到额头上那经历岁月洗礼刻下的道道皱纹。穿着也比较干净朴素,加上脸上的笑容,给意茵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和蔼可亲。

    片刻,两人已经来到车子的旁边,那名中年男子起身相迎。

    “季叔!”意茵还未反应过来,陶亦华就冲着来人微微一笑,大步上前握住他的手。“怎么是您来了!小杨呢?”小杨是季家和的儿子季杨,平时帮助季家和开车,接送陶亦华一家人的外出应酬。

    “我让小杨办事去了!自己也想过来瞧瞧!”季家和刻满风霜的脸上笑的更欢,还不时地用眼神瞅瞅站在陶亦华身边的意茵,点头示意陶亦华。

    “意茵,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我家的司机季叔,这位是意茵!”陶亦华当即明白,拉过站在一旁的意茵,推到季家和的面前,介绍着。

    “季叔,您好!”出于对长者的尊重,意茵微微躬身,甜甜地唤了一声。

    “意茵小姐是吧,瞧这模样,一定是个懂事的姑娘!”季家和很满意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熟礼懂节的姑娘。温温润润的气质,看起来就像是有知识的人。

    “……”对于这样的夸奖,意茵无言以对,只能咧着嘴,笑着。

    “季叔,时间不早了,我们上车吧!”一瞬间,气氛稍稍僵硬。陶亦华看了看时间,想转移几人的注意力。

    “你瞧,我光顾着寒暄,到把正事给忘了。赶紧上车,夫人在家可等急了呢?”季家和若恍然大悟般拍了拍自己的腿说道。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却是对着陶亦华不停地眨眼。

    两个年轻人怎能不知道他刚刚话里的意思。陶亦华苦笑不语,意茵也仿佛害羞似的低下了头。不过此时她到不是害羞,而是有点害怕了,不知道待会要怎么面对陶亦华的父母。以前是有见过面,不过那时候两人关系不明确,并没有多少束缚,现在两人关系已定,想想就有点紧张。

    “不要紧张!”似乎是觉察到意茵的紧张,刚坐上车,陶亦华就握住了意茵略带颤抖的手,低声在意茵的耳边说着。

    “你说,我要不要买点东西带着啊!”第一次去拜访陶亦华的父母,理应带点东西去的。

    “不用的,只要你去了,就是给他们最好的礼物!”陶亦华重重地握了握意茵的手,安慰着。

    虽然听着陶亦华这么说,意茵感觉自己紧张的情绪略带缓解,但是一想到接下来的见面,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爸妈他们有什么爱好,或者喜欢什么,我好了解了解!”

    “呵呵!不要担心,我爸妈很和蔼的,你也不用刻意地了解什么的!”看着意茵焦灼不安的神情,陶亦华笑了笑,安慰着。

    “可是我还是很怕啊!”听着陶亦华说着,意茵沉默了片刻,却又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噗嗤,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在吗!”头一次看到意茵这般模样,陶亦华忍不住笑了。

    “你还笑!”意茵恼怒地瞪了陶亦华一眼。随即,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你说谁是丑媳妇儿!”握起拳头,在陶亦华胳膊上重重地锤了一下。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被人说丑的,意茵也不意外。

    “我只是打个比方嘛,下手这么重!”陶亦华虽然被意茵打了,但是那力道根本不值一提。但是还是哀怨地看了意茵一眼,嘴里不满地咕哝着。

    坐在前排开车的季家和透过后视镜,见到两人相处的这般和谐快乐,会心一笑。转瞬,又集中注意开车。

    一大早从景城赶回来,意茵有些累了,坐在车上没会儿就困意袭来,渐渐眯起眼,靠在陶亦华的肩膀上,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被一阵摇晃惊醒。意茵睁开朦胧的双眼,惓眼惺忪地看向摇着自己胳膊的陶亦华。“怎么了,到了吗?”柔柔的嗓音,带着刚睡醒时的几分慵懒,仿佛一根轻柔的羽毛,轻轻掠过心头,阵阵痒意。

    “对啊,我们可以下车了!”陶亦华望着意茵如小猫一般的慵懒模样,放低嗓音,凑到意茵的耳畔,轻轻呼呼着。

    “哦……”明显一副不在状态地哼哼。手刚放到门柄上,像是想起来什么,拉住半个身子已经出了车仓的陶亦华。“已经到你家啦!”那眼神,有多无辜就多无辜。

    “是啊!”手心里传来的力道,陶亦华不得不重新坐回车内,将意茵环在怀里,重重地点头肯定。

    “那你看看我现在的头发乱不乱啊,还有脸色有没有很不正常啊,还有,你看我这身衣服可以吗?”意茵一想到下车就有可能看到陶亦华的父母,紧张的一脸问出好几个问题。

    “都好都好!真的!”陶亦华看意茵一脸慌乱的样子,这次并没有嘲笑她,只是淡淡地笑着,肯定地语气,带给意茵很大的语气。

    “哦!”意茵哦了一声,跟着陶亦华下了车。

    满腹的紧张,在看到眼前的建筑时,也不禁惊讶的忘记了今夕何夕了。一直都知道陶亦华家里很有钱,但是看眼前的别墅,那是有钱也搞不来的呀!

    这是一幢依山傍水的中式别墅。

    青灰色的泥墙,掩映在苍翠的树木中,越发显得幽静深幽。一座厚重的黑漆铁质大门,将外界与宅内隔开,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正义之感。正对着铁门的,是一条宽阔的大道,道路两边栽种着高大的香樟树,意茵所处在位置,就是铁门左侧面的一块临时小型停车场。一眼望去,那香樟树竟然连连绵绵延伸到了自己看不到的尽头。烈日当空的夏日,整条道路翠浓绿荫。

    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仆人到处都是,反而只有一个年级略大的门卫守在门边。见到几人,微微躬身,将铁门打开。

    “亦华少爷和季老回来啦!”来人见到意茵也并不惊讶,忙着为两人打开门,笑道。

    “嗯,福哥,你好!”陶亦华对此人笑着打过招呼后,带上意茵,直接往主客厅走去。意茵始终面带微笑,双眼却环顾四周,欣赏着别墅内的自然风光。

    就自己目测,整个庄园大约有上千平米。而从正铁门距离主客厅就约一百来米的样子。道路两边栽种着各式各样低矮的绿色植被,不过最多的却是月季花。此时正当夏季,月季花开的热烈,红的、粉的、黄的,夹在翠绿的叶子中,五彩夺目。微风拂过,吹得月季枝头攒动,好不热闹的一番景象。

    住宅的墙壁依旧是青灰色,有种江南大院的古朴婉约。三层高,夹在这群苍山浓翠之中,并不显得突兀。正门前有一方珠帘,透过珠帘,就隐隐约约地看到主客厅内的家居摆设。夏风拂过,水晶帘动。映着满园的月季,颇有一股“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的雅洁意境。隐在屋子右侧的一处,映着夏日,闪烁着潋滟。意茵眯起眼,哪里好像是一方小型的湖泊。刚想要驻足观测一番,耳边又传来陶亦华的呼喊。原来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而陶亦华正抬手掀起帘子,一副进屋的动作。

    见陶亦华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意茵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不自然地笑了笑,跟了上去。

    “是亦华和意茵来了啊!”还没有走进屋子,林信眉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起身相迎了。那热情的劲,意茵差点就要招架不住了。

    这是一间大约百来平米的客厅。

    正对着帘门的是一副大大的中堂画,上面泼洒着秀美的旭日东升景象。一组组精致的楠木家具,将整个客厅装饰的古朴大气。楠木茶几,楠木座椅,无一不透露着一种简单大气。特别让意茵关注的,是中堂画左侧的巨大的落地窗户,而正对着窗户的,刚好是意茵适才想窥探的湖泊。烈日透过波光粼粼的水面折射到屋子里,在地板上、墙壁上、天花板上打下耀眼的光斑。

    而一家之主陶权信,正坐在茶几旁的座椅上,端着紫砂茶杯,面带微笑地看向来人。

    “妈,我回来了!”陶亦华有时候对自己的老妈也颇为无奈,看到自己老妈脸上的神色,松了口气。看来对意茵是很满意的。

    “总算你带了个好消息回来!”林信眉笑着冷哼一声,对着自己的儿子翻了个白眼,不去理会。

    “阿姨好!”意茵对着林信眉鞠了个躬,笑着叫了一声。

    “哎!”惹来林信眉一个大大的笑脸,拉起意茵的胳膊套在自己的胳膊上,顺便将自己的儿子挤到一边。末了,还不忘嗔骂一声:“什么阿姨,以后可要改口了!”这个儿媳妇自己从第一眼看上就喜欢,现在瞧着越发明艳,心里是越发欢喜。

    “嗯!”意茵腼腆地点点头,偷偷用眼睛瞟了一眼陶亦华,咧着嘴笑了笑。

    面对自己母亲明显偏心的态度,陶亦华只是抹着鼻子,一脸无辜等待挨训的样子。看着自己儿子这样,林信眉纵然想说什么,也不好说了。只“哼哼”两声,便不再理会自己的儿子。反而熟络地拉起意茵的手,带着她向坐在座椅上的陶权信走去。

    “爸!”

    “伯父好!”

    陶亦华和意茵一先一后,分别对着陶权信见礼。陶权信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女孩,那张带着商场岁月积淀下来的,颇具威严的脸上,也染上了慈爱的笑容。

    “好,好!回来就好,坐飞机辛苦了吧!”这句话明显是对意茵说的。

    “不辛苦的!”意茵觉得自己不太会说话,此刻也有点紧张,蹦出着四个字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们年轻人身子骨好啊!”陶权信听着意茵的话后,自顾自地说了一句,笑了。

    “你们肯定饿了吧,洗洗手,过来吃饭吧!”这句话是林信眉说的。不知道何时,已经将午饭准备好了,整齐地摆在餐桌上了。

    “还真是饿了!”听到自己母亲这样说,陶亦华也跟着附和,还夸张地捂着肚子哼哼。

    “这家伙就这样,意茵别介意才是!”林信眉看见自己儿子那幼稚的举动,翻了个白眼。冲着意茵一笑,解释道。

    “亦华很好的,阿姨!”意茵知道陶亦华私下里的样子,所以并没有觉得怎样,笑了笑。

    “好好,那我来吃饭。”说着,拉着意茵往餐桌前走去。“你跟阿姨一起坐,阿姨给你说说哪些菜好吃。”

    “好的呀!”通过简短的交谈,意茵可以肯定林信眉的性格很好相处,自己也放松了不少。不像一般的长辈,总给晚辈一些压力,疏离的很。看了眼坐在陶亦华身边的陶权信,虽然看起来威严,其实也是很慈爱的一位老人。陶亦华的性格,意茵觉得大部分是遗传了林信眉的,少部分是遗传自父亲的。私下里有点孩子气,但是正事上,却又极其认真冷酷。

    五菜一汤,象征着六六大顺。陶亦华家里虽然富有,但是陶权信年轻时候也苦过,即使现在生活好了,但依旧很是节俭。

    菜式虽然只是一些简单的家常菜,但是却是林信眉亲自下厨做的。冲着这份心意,意茵心里就满是感动。

    “阿姨,您的手艺真好!”意茵夹起一块林信眉放到自己碗里的莴苣肉片的莴苣,笑着赞扬着。

    “真的,那以后常回来,随即都能吃到!”林信眉听到意茵这么说,顿时笑开了颜。这个姑娘好啊,会哄人,又懂事。

    “妈,意茵的厨艺也很好呢!跟你有的一拼呢!”陶亦华此时也插上一句。惹得意茵瞪了他一眼,脚下来很不留情地踢了他一下。

    忍着痛,陶亦华将碗里的饭默默地大口扒了一口。

    坐在桌子上的都是人精。陶权信和林信眉默契地对视一眼,笑了笑。

    一顿饭,除了几人之间的相互打趣,吃的还算温馨和谐。

    饭后,陶亦华被陶权信叫去书房商量事情,意茵则留在客厅,陪林信眉讲话。女人间的讲话,离不开生活琐事,当然林信眉更想知道的是自己的儿子和意茵发展到哪个地步了。

    事情到了这地步,林信眉已经完全将意茵当成自己的儿媳妇看待了。就差一个仪式,意茵就可以改口叫阿姨了。自己的孙子,也快要来了。每次看到以前的好友都过上了含饴弄孙的惬意生活,就打心眼里羡慕。如今儿子带着儿媳妇回来了,她能不高兴吗?

    “意茵啊,吃水果!”林信眉挑了一瓣切得好好的新鲜西瓜,笑着提到意茵的手上。

    “谢谢阿姨!”有点受宠若惊,意茵赶紧接过,连连道谢。

    “哎!谢什么,阿姨看着你就喜欢,喜欢吃什么就拿,别客气啊!”听着意茵的话,林信眉佯装板脸教训道。或许是怕自己严肃的脸色吓到意茵了,又伸手指了指茶几前的大水果盘,笑着加了一句。

    “会的!”意茵望着那个大型的水果盘,里面除了西瓜,还有苹果、梨、香蕉、提子、火龙果等各种水果。自己要是都吃的话,那还不撑死。看着自己面前林阿姨那慈爱的笑容,意茵没法,只好笑着点头称是。

    西瓜经过冰镇,入口清凉爽口。意茵专注着吃西瓜,没有再说话。一瞬间,气氛有点冰冷。林信眉瞅了瞅意茵专注的模样,稍稍挪了挪屁股的位置,假意咳嗽了一声。

    “那个,意茵啊,你跟我们家亦华交往多长时间啦,你有去过他住的地方吗?”

    “我们是初中同学,阿姨这是知道的吧!”意茵抬头,咽下最后一口西瓜,回道。“亦华住的‘柏文轩’我有去过,那地方挺好的,晚上特别安静!”意茵如实回答。

    可是这话听在林信眉的耳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意茵去过自己儿子家里,还过过夜。啊呀!这消息好啊,自己的孙子是不是快有着落了呀!想到这里,林信眉喜不自禁,拉着意茵的手“那你是说,跟我们家亦华有在一起喽!”

    她问的直白,意茵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直勾勾地瞪着林信眉没有说话。

    好半晌,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一样,脸颊顿时爆红了。这要她怎么回答啊,而且对方还是陶亦华的妈妈。

    “阿姨,我们……”意茵坐立不安,想要解释。这样她会不会把自己想成不正经的女孩子啊!

    “别急别急啊,阿姨不是老顽固,年轻人血气旺些,有些事情在所难免!”林信眉拍拍意茵的手背,示意她镇定。

    “……”听到林信眉这么一说,意茵也只好干笑两声,不再说话了。

    丰韵大气陶家书房内,陶权信坐在书桌前,陶亦华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书桌上泡着两杯清茶,正冒着热气。

    碧绿的雨前龙井,一半舒展开叶子沉入水底,一半微卷嫩芽,漂浮在青翠澄澈的水面上。陶权信望着坐在自己身侧的儿子,眼底尽是慈爱的神色,心底也升起一阵自豪感。这是自己的儿子,这般优秀,这般懂事。

    “认真的!”半晌,陶权信悠悠地呷了一口清茶,问道。雨前龙井入口味道极淡,适合闲暇时刻的消遣。

    “是的,这次回来想把婚期定了,早点结婚。然后我想专心处理公司那边的事情!”陶亦华对自己的父亲说出自己的想法。

    公司那边的事情,自己已经很少在管了。不过儿子既然有自己的想法,对方也是好姑娘,陶权信全权支持。陶家虽说是富足之家,但是并没有所谓的门当户对之说,家室清明人品好即可。“这次回来呆几天,改天去亲家家里拜访拜访!”

    “差不多大后天就得回去了,我和意茵都得上班。”

    那就是明天去了,会不会太急了。陶权信微微皱眉,有些迟疑。他怕太仓促,让人家觉得他们家轻看了人家姑娘。

    “意茵会先和家里说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陶亦华看着自己父亲微微皱眉的模样,猜测到他心里所想。

    “那行,那我明天中午订个饭店,我们两家人好好吃个饭!”听到自己儿子已经将一切都考虑清楚了,陶权信不禁笑了。看来儿子这次是真的想要结婚了,那自己抱孙子的愿望岂不是很快就要实现了。

    “对了,我晚上还要送意茵回家,可能不会回来了!”陶亦华想到晚上要去意茵家里正式拜见意茵的爸妈,心里也不禁有些紧张。自己现在也有点理解意茵在车上紧张的情绪了。

    “那你跟你妈妈说一声!”陶权信听了,顿了一会儿,说道。

    陶亦华和陶权信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看见的是自己的母亲正对着一脸涨红的意茵,笑的欢乐。

    看意茵一脸恼怒脸颊通红的样子,陶亦华就知道自己的老妈肯定又口没遮拦地说了些什么,她脸皮薄,自然会脸红。

    其实林信眉也没有问什么特别的,就是问了意茵最近的生理期怎么样的,暗含的意思就是有没有自己的儿子在一起。意茵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待自己看到林信眉脸上那暧昧的笑容时,才知道怎么回事,脸颊也就红了起来了。

    “儿子,商量的怎么样了?”林信眉见两人从书房里出来的身影,笑着起身迎上去。意茵也跟在林信眉的身后,略带不安地站起身。

    “已经和爸说好了!”陶亦华望着自己的母亲,笑道。随即,目光落在林信眉身后的意茵身上。看到她红扑扑的脸上,还挂着浅浅的微笑,心情也更好了!

    “那行,那咱们几个也坐下来好好商量商量。”说着,拉着意茵做到了茶几旁的楠木座椅上,陶亦华和陶权信两人也先后落座。

    “意茵,你跟我们亦华,是认真的!”刚一落座,陶权信就问道。语气谈不上生冷,但带着少有的严肃。

    “是的!”意茵能理解陶伯伯这么问的心情,望了眼陶亦华,见他正微笑的看着自己。仿佛受到鼓舞般,意茵对着陶权信笑了笑,诚恳地回道。

    “那就好!”听到意茵这么回答,陶权信也不禁笑了。“我听亦华说,今天晚上要回家的是吧!”

    “是的,回来先去看看我爸妈,亦华也会过去的!”意茵腼腆一笑。

    “怎么刚来就走了呀,我还想好好和意茵聊聊天呢!”一听说儿子以及未来儿媳晚上就要走了,林信眉有点不舍。

    “明天还是会再见面的,急什么啊!”再说,以后儿媳妇过门,你想怎么聊天就怎么聊天,何必急在这一时呢!陶权信出言劝说道。还不忘用眼神示意自己的老婆。“意茵,回去和亲家说说,我明天在中瑞订了位置,我们两家见个面商量一下你和亦华的事情啊!”

    “好吧,那意茵,我们就明天见了!”林信眉也不再纠结此事,只是万分遗憾地看着意茵,撇撇嘴。看着林信眉那略带孩子气的模样,意茵想到了陶亦华私下里腹黑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

    “阿姨,以后我有时间就陪你聊天,您就不要伤心了!”

    几个都笑了,一时间,气氛相当活跃。

    下午三点,陶家大宅的正门前。

    日头微微西斜,强烈的光线透过山上的树木缝隙,散落成一道道狭长的光影,五彩斑斓。香樟大道上浓荫蔽日,好不阴凉。

    “伯父,阿姨,我们走了!”意茵坐在银黑色奥迪的副驾驶座上,对着两人挥手告别。陶权信笑得一脸慈爱,林信眉满脸不舍。

    车子缓缓发动,沿着绵延的香樟大道,淡出了陶家二老的视线。

    “我跟你说我爸妈很好相处的吧,怎么样,我说的对吧!”陶亦华对着意茵笑道,那笑容里满是讨好的意味。

    “对啊,你妈妈好客的劲差点把我吓到了!”意茵失笑。

    “我妈这人有时候就有点孩子气,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就行了!”陶亦华以为意茵和自己妈妈相处的不好,连忙解释着。

    “阿姨很好的,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啊!”意茵不解,自己有说她妈什么吗?“不过你妈有时候的样子和你腹黑的时候还真像,真不愧是母子!”

    “那是!”陶亦华大方地承认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就是亲情的魅力,不论何时想起,都会让人心情愉悦。

    “真不要脸!”意茵撇撇嘴,望着陶亦华一脸欠揍的模样,不屑道。

    陶亦华虽然被意茵骂了,但是看到意茵脸上那多样的表情,也笑了,并未计较。

    陶亦华家住在融城西山的一处富人聚居区。那里距离意茵市区中心的房子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此时还未到下班高峰期,车子在城市主干道上飞快地疾驰着。

    “跟我说说你爸妈吧,我好想也有点紧张了!”意茵有些昏昏欲睡,头靠着窗户,眯着眼。忽然听到陶亦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爸妈?”意茵不解地望了陶亦华一眼。想到自己此前见陶亦华父母时的紧张,感情这种紧张不止发生在媳妇儿身上,原来女婿身上也会发生的。

    “都说丑媳妇见公婆紧张,原来俊女婿见丈母娘也会紧张啊!”意茵笑着打趣陶亦华。

    “就准许你紧张,我也会紧张的。人往往对越是在乎的东西就越紧张,这是人之常情!”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爸妈也很好相处的,没什么特别要准备的。”意茵见陶亦华略带严肃的样子,知道他可能真的紧张了,也就不再玩笑。

    “嗯!”陶亦华听着意茵的话,低声哼了一句。其实心里还是不放心。总觉得该有点表示才行。“你爸妈身体怎么样,还好吧!”想到自己父母虽然日子过得舒心,但是年轻时候打拼,也落下了些病症。自己父亲还有点高血压呢。

    “身体挺好的,不过我爸好像胃不太好,我妈的话,身体一直有点虚,也没什么大问题。”意茵想了想,说道。自己的身体素质不是很好,有部分是遗传自己母亲的。

    “哦!我看你身体素质也不是很好,手脚经常冰冷,看来也有点虚。”陶亦华点头,表示明白。

    “我还好啦!”见扯到自己身上,意茵嘴硬,不承认。

    陶亦华听着意茵的话,也不戳破。专注着开车了。这几年一直在景城工作,很少回来了。融城也变化了不少了啊!陶亦华略微感慨。

    没一会,车里停在一家大型商场前面,意茵认得这是“世纪大厦”融城分厦。好奇亦华怎么会忽然停了下来。

    “我进去买点东西,你在车上等我一会!”陶亦华打开安全带,对着意茵笑道。

    “不需要的,我们直接回去就好了!”意茵慌忙接着安全带,想要下车阻止陶亦华。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陶亦华要干什么,那就是傻子了。自己家庭虽说算不上富有,但是也不差这点钱。再则,自己爸妈想要看到的是对方的诚意,根本不在乎这些东西的。

    “我就买点营养品,不会乱买的!”陶亦华按住意茵的身体,不让她下车。举手保证。

    “那你要是乱买东西,我就扔了!”意茵气鼓鼓地瞪着他。

    “我保证,等我一会儿!”陶亦华笑着跑进商场。

    十来分钟后,陶亦华拎着两大袋东西,从商场里走了出来。高大帅气的模样,左右两只手里都拎着呆子,看起来有些滑稽。但却并没影响美感。意茵望着陶亦华冲自己笑着小跑而来的身影,心里暖暖的,很感动。

    “不是说不要乱买东西的吗,怎么还买了这么多!”意茵望着后座位上的几大袋礼品,微微皱了皱眉。

    “没什么贵重的东西,都是些营养品。你不是说你妈身体有点虚吗,我就买了点补身体的口服液。还有叔叔的胃不好,我就买了点养胃的燕窝。其他的没什么的!”陶亦华知道意茵的担心,笑着解释着。

    “嗯!”意茵望着那些东西,翘了翘嘴巴。心里还是很感动于陶亦华的细心与体贴。自己随口说了说,他全记住了。为了不让自己父母不高兴,他还特地选择了一些中高档的,并没有选顶级的。想到这里,意茵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了陶亦华正准备点火的手。

    “亦华,谢谢你!”意茵双眸盯着陶亦华黝黑的双眼,感激地说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陶亦华点火的手顿了下来,笑着,反过来回握住意茵的手。“你要是想感激我,不如亲我一下,我或许会更高兴呢?”痞痞地朝意茵眨了个眼。

    话刚一说完的下一个瞬间,陶亦华就感觉自己的脸颊被一片柔软轻轻触碰了一下。脑袋里仿佛一根紧绷的弦,忽然断裂了。讶然地看着意茵。

    “我……”意茵此刻的脸颊也是红红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怎么就头脑发热了,说亲就亲上去了。

    “光亲一个脸颊怎么够?”陶亦华看着意茵脸红的模样,一把将意茵捞在怀里,低声嗤笑一声。紧接着,附上了自己渴求依旧的樱唇。

    依旧是自己熟悉的梅花般清冽的香气,在这炎炎夏日,给人一种沁透心脾的舒爽。忍不住伸出自己的舌头,探入意茵的口中,邀着那丁香小舌,一起共舞。有多久没有吻她了,陶亦华记不清了。自从上次两人有过一夜之后,意茵就时不时的躲着他,即使是见面,也是很规矩的牵牵手。

    “嗯!”一声娇喘,在陶亦华的耳际炸开,却犹如催化剂般,让他多日来压抑的*爆发出来。急切地手掌,不断抚摸着意茵的腰间。

    “痒!痒!”吻得动情时,身下的人儿忽然不安地躁动起来,嘴里也一直哼哼着同一个字。陶亦华不得不放开自己迷恋依旧的红唇,眨着幽暗神色的双眸,不解地盯着意茵。

    “怎么了?”略带沙哑的音色,此刻已然染上*的色彩。意茵听出来了,不好意思般地往他怀里钻了钻。

    “你弄得我好痒!”

    好半晌,陶亦华才反应过来。嗤笑一声,颇为无奈地放开意茵。“他们说怕痒的女人疼老公,看来我以后有福喽!”

    “吹吧!”意茵小心的哼哼。那红艳艳的樱唇,润着明亮光晕,动人魅惑。陶亦华吞了口口水,转过头。

    “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走吧!”为了平复躁动的内心,陶亦华不在看她,快速地点火发动了车子。

    “是不早了!”意茵看了看手表,下午四点半多了,红着脸,哼哼一声,也不再说话了。

    车上的小插曲,将意茵之前纠结的礼品的事情给冲的一干二净。不多时,车子停了,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熟悉的景物。

    “到家了啊!”意茵激动地看着四周的环境,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此时就在小区楼下。

    “嗯!”陶亦华望了望四周的景致,看了看意茵脸上那激动的表情,也笑着点了点头。徽福小区算的上是融城比较古老的小区之一了。小区的主体墙壁是白色石灰砌上去的,很符合前辈人保守稳重的处事思想。小区里的绿化程度虽比不上自己住的“柏文轩”,但是那参天的大树,预示着它恒久的年龄。

    找个空地,停下了车子。

    意茵激动的打开车门,催促着陶亦华加快速度,她有点迫不及待了。

    “我家住在五楼!”过道上,意茵提着一袋礼品,对着陶亦华说道。

    “嗯!”陶亦华笑着点头。“拿不拿得动,我帮你!”小区建造时间较早,楼层不高,没有电梯。陶亦华望着走在前头的意茵,看她手上的大袋子,想要帮忙。

    “没事,这点重量,还行的!再说你已经拿了很多了啊!”意茵拒绝了陶亦华伸过来的橄榄枝。自己还没有娇贵到这点东西就要别人帮忙呢?而且他也挺辛苦的了!

    站在门前,意茵深深的呼了口气。古人常说,近乡情怯,意茵此刻却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陶亦华,见他正微笑着看向自己,意茵回以灿烂一笑。抬起手,按响门铃。

    “来了!”只听得门里传来一声回应,意茵听出是自己老妈那大嗓门。紧接着,门开了。

    “爸,我回来了!”意茵见来开门的是自己的爸爸——汪延川。将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扔,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哎呦呦!这么大了,还撒娇!”汪延川被自己女儿忽然而来的热情弄得哭笑不得。

    “叔叔,您好!”陶亦华站在门边,对着汪延川礼貌一笑。

    “亦华是吧!好,好,赶紧进来吧!”汪延川看着陶亦华礼貌的模样,不卑不吭,点点头,颇具赞赏。

    ------题外话------

    亦华来见丈夫娘了,哈哈~感谢首订的大大们,给你们膜拜鸟~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