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十四九章 拜见岳丈下,青丝崖约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一夜无话。

    中瑞大酒店的豪华气派,意茵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远远的,那座高大气派的建筑就已经映在自己的眼帘中。

    刚下车,就看见陶家二老以及莲秀阿姨站在酒店的门口,等待着众人的到来。

    “延川啊,你们可算是来了!”汪延川刚下车,陶权信就迎了上来,握住他的手,热情地问道。完全不见昔年公司一把手的威严,有的只是为孩子操心的慈父形象。

    “家里耽搁了一会,真对不住了啊!”汪延川也是满面笑容,反手握了握陶权信的手。此时,两人仿佛一对多年没见的好友,再次重逢般愉悦。

    而另一边,童朝映和林信眉也相处甚欢,加之陈莲秀,三人也算得上是姐妹花,往哪里一站,周围人也立刻被那种喜悦的情绪所感染。

    见到眼前的这般和谐氛围,陶亦华和意茵相视而笑。两人自动后退几步,跟自己的父母说了一声,从侧门先行了一步。

    “快,快,我们别在门口干站着了,去里面坐坐吧!”陶权信见几人都站在门口说说笑笑,不禁对着自己的老伴一个眼神,开口建议。

    “对对!你看我,光顾着说话,把这茬给忘了。”林信眉也随声附和着。

    几人也都点头同意,一行五人,一前一后进了中瑞大酒店。还是原来的608房间,只不过这次来的心境全然不似上次。上次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这次确实实打实地来商量正事了。

    意茵和陶亦华先行一步。当陶亦华推开608房间时,意茵不禁疑惑地问了一句:“怎么又是这个房间,我记得中瑞的包间很难订到的?”

    “别人很难,不一定我们也难!”陶亦华笑了笑,为意茵拉开一个座位,示意她坐下。

    “为什么,难道你家有谁和这酒店的人认识?”这也是意茵随口问问的,并没有打算让陶亦华真的告诉她。

    “我爸在这家酒店里也有股份的,算得上是半个老板吧!”

    “啊?”意茵讶然。“你家还真有钱,看来我真的算是嫁入豪门了啊!”随即,玩笑似得说了一句。

    “什么嫁入豪门,我们家看起来那么复杂吗?”听着意茵的话,陶亦华微微皱眉。不喜欢她用“嫁入豪门”这种词来形容她自己,感觉有种贬低她自己的感觉。

    注意到陶亦华语气中的微冷的音色,继续说道。

    “不要这么贬低自己,我们俩的这场感情,地位是平等的,没有高低之分,知道吗?”陶亦华听到意茵还是顽固地坚持着自己的想法,不禁加深了语气,握住她的手,摩挲着。自己与意茵之间的感情从来不是以金钱地位衡量的。有钱人不一定能遇到好女人,她是无法用金钱等价的。

    “好了啦,我不说就是了!”意茵冲着陶亦华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卖萌的表情。其实心里还是有点纠结,自己再次体会到陶亦华这般优秀又有庞大家世的压力。

    “你下次要是再这样,我就……”看到意茵孩子气的表情,陶亦华知道一时要把她的那种思想给扳正过来有点难,想要威胁她,到了嘴边的狠话,又舍不得说出口。

    门,毫无预兆地推开了,吓得意茵赶忙抽回被陶亦华握住的手,但是还是没能逃过进来的几人的眼睛。

    “我就说亦华和意茵的感情好吧,你看,这么一会,两人就在这边说着悄悄话了!”陈莲秀经常帮助三大姑八大姨家的孩子拉红线,看到这种情况,最先反应过来,还不忘笑着打趣打趣那两人略微尴尬的年轻人。

    意茵见被长辈撞破自己和陶亦华的亲昵举动,本来就有点尴尬,又见莲秀这么一说,更加窘迫。一张笑脸也涨得通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了。

    陶权信和汪延川两人一见面,就仿佛老友般,聊天喝茶去了。当然,陶爸爸还想着打听打听这未来亲家对自己儿子的看法。

    “阿姨,意茵脸皮薄,你就别说她了,是我不好!”陶亦华依旧保持着几分得体的微笑,坐在意茵的身边,帮意茵解围。

    “这还没结婚,就这么护着媳妇儿了啊!”哪知这句话一说出来,莲秀更有理由说些什么。而林信眉也童朝映也会心地笑了笑。

    童朝映慈爱地望向正低着头的女儿,看了看坐在意茵身边的陶亦华,赞赏地点点头。这个孩子真心对待自己的女儿,看来自己是一万个放心了。

    中国人喜欢有饭桌上谈正事的传统,因此,今天来吃饭是次要的,主要的,还是商量两个孩子的婚事。

    一顿丰盛的午餐饭后,中瑞酒店的服务人员送上来一些饭后甜点和水果,还有些消食的清茶,几人坐定,开始商讨事情了。

    “亦华,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们家茵茵去领证?”汪延川最先开口,望着坐在自己女儿身边的陶亦华,一脸严肃。但也说出了关键。

    “这次回来时间不多,我和意茵商量好了,打算在景城领证。”陶亦华略微想了想,回道。

    “那也行,你们年轻人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汪延川听着陶亦华回答,点了点头。

    “不过婚礼要在融城办!”半晌,汪延川又开口说道。

    “亲家你这就不要担心了,这婚礼肯定是要在融城办的。”林信眉听到汪延川这么说,笑着给出了答案。不光亲家的亲戚在融城,自己家这边的亲戚也在融城,婚礼那是必须的。想了会,怕亲家以为自家会怠慢,又添上一句:“意茵这孩子我看着就喜欢,绝对不会让意茵受到任何委屈的!”

    “信眉,我对你们家当然放心!”童朝映随声说了一句,示意自己老伴说话注意点,孩子们还在这边呢,亲家也还在呢?

    “你们这是在商量什么啊,我这媒人还在这里呢,怎么没人问问我的意见!”陈莲秀见气氛有点僵硬,忍不住扶额,蹦出一大段话来了。

    “那你说说,我们需要准备什么?”林信眉听到陈莲秀这么说,也忍不住笑了,问了一声。

    “这……”真的有人这么一问,陈莲秀一时又反应不过来了。迷蒙了一会。一群人皆盯着她看,良久,都忍不住笑了。

    “我们还是先听听孩子们的想法吧,毕竟结婚主要还是他们自己的大事!”陶权信作为男方的父亲,不能说些什么带有感情偏见的话,只能捡一些中肯的话,建议建议。

    “对啊,茵茵啊,你有什么想法呢?”童朝映见话题扯到自己女儿身上,不禁问了一声。其余人也纷纷侧目,看向她。

    “我?”被点到名的意茵疑惑地指了指自己,还不是很相信。融城的婚俗,婚姻大事皆有父母商定重要细节,怎么今天要让自己决定了。

    这么想着,另一只放在桌子下面的手忽然被人捉住,掌心里传来的力道,好像是一种无声的鼓励。意茵侧眸看了看陶亦华,见他正笑着。

    “婚礼上的大事,爸妈你们长辈商量就可以了,我和亦华哪里懂这些啊!”意茵想了想,说道。“不过我跟亦华最近工作有些忙,结婚证的确没时间在融城登记了。结婚前还有一次婚前体检,我想我们就只能在景城登记了!”意茵想到打个结婚证,似乎还要体检,又出声说道。

    “那也行,也不定非要在融城打结婚证,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陶权信点头赞同。

    他们长辈有些思想比较传统,比如生在哪里,结婚证当然也是在哪里领。但是现代社会的发展,这种略带传统的思想,在年轻人眼中已经不如老一辈那般不可违背。他们认为,只要具有法律效应,真正在什么地方,又有什么关心呢?

    “婚礼的具体日期也要定下来,我们好着手准备准备了!”陈莲秀见这个问题讨论的差不多了,又点开另一个要商量的事情。

    “你们说呢?”这个问题,还是要问问孩子们的。

    “我七八月有两个月的假期,看看亦华吧,他什么时候时间比较多!”意茵想想,看向陶亦华。

    “结婚是大事,我随时有时间!”陶亦华想到自己是公司总裁,时间自由。什么事情也不如自己结婚的事情大。另外,他也想早点结婚,稳定下来,再慢慢处理“环艺”的事情。

    “七月份,农历六月初六,是个好日子。”陶权信知道自己儿子最近公司的一些事情,也通过侧面多多少少了解了点什么,给出了个具体的日期。

    “那天也是天贶节,的却是个好日子呢?”陈莲秀听到这个日子,微微愣了一会,笑道。天贶节,寓意赐福,很适合新人的婚礼。

    “现在已经五月份初了,六月六会不会太快了!”童朝映微微皱眉,一个月,给女儿的嫁妆好多还没有准备呢!

    “亲家,你就不要担心,一个月,我们会准备好的,不会有丝毫的差错。”林信眉见童朝映微微蹙眉的模样,以为她是怕准备不足失了面子,出言相劝。

    “呵,我不是那个意思!”童朝映反应过来,对着林信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爸,妈!我看七月份可以,八月份打算和亦华出去走走。”意茵见双方意见有点不一样,并主动开口说了自己的想法。并不是她急着嫁给陶亦华,而是她自从上次和陶亦华有过一夜之后,她有点害怕,怕小说上的那种男女主角在一起一夜会留孩子什么的。想到这里,意茵不自觉地用手摸摸自己的小肚子,思绪也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其实她这想法还真有点幼稚,不得不说,没谈过恋爱就结婚的人,那些性生活常识还真是少得可怜。

    “我和意茵想大月份去度度蜜月,七月份挺好的!”见意茵连蜜月的事情都想好了,陶亦华那是一百个点头同意。

    “你们这么说,我也没什么意见了,孩子她爸,你怎么看!”童朝映见两个孩子都这么说,也不好说什么了。见自己老伴在旁边不做声,问了问。

    “我没什么,支持他们啊!”汪延川见自己的老伴看着自己,他其实也没什么想法,就是不想让女儿早点嫁人。可是这话能说吗?

    “那就这么说定了吧,我这个媒人又促成了一桩婚事!”陈莲秀见两家人就婚事已经达成协议,她也忍不住替这两个孩子开心了一把。想到自己又能拿到一个大大的媒人红包,不禁想的更加欢乐了。

    “我看莲秀阿姨是因为能拿媒人红包,才想得这么开心的!”意茵见陈莲秀笑的灿烂,小声地咕哝一声,却耳尖地被陶亦华听到了。

    “你啊!”陶亦华凑到意茵的耳畔,低低说了声:“其实你也是想早点嫁给我的吧,不然怎么连蜜月都想好了!”

    “你……”意茵恼怒地瞪了陶亦华一眼,脸颊气鼓鼓的,无语凝噎。

    几位长辈见两个孩子打情骂俏,感情深厚的模样,了然地笑了笑,心里也宽慰了不少。

    几人从中瑞酒店里出来的时候,已接近下午四点。童朝映被林信眉还有陈莲秀拉着去给孩子选嫁妆去了。陶权信和汪延川和打算去商定宴请宾客的人员,几人分两批,一前一后走了。留下单独的空间,给两个年轻人。

    六月初的夏季,日头毒辣。强烈的阳光,照的大地如同一个巨大的蒸笼,到处冒着熏人的热气。翠绿浓荫的枝桠间,知了一声声叫个不停,扰的人心烦意乱。

    意茵和陶亦华站在中瑞的大厅内,来来回回地踱步。没有办法,外面太热了,两人又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明天就要回景城了,怎么着,在结婚前,应该好好去回忆回忆一番的吧!”陶亦华见意茵无聊,想要找些乐子,给她解解闷。

    “现在外面很热,我不想动了!”虽然她是寒性体质,耐热性要比一般的人强,但是不代表她不怕热。望着外面马路上隐约可见的海市蜃楼般的光影,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那也不用在这里干呆着吧,走,我带你去个地方!”陶亦华见意茵一副我不想动的模样,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去哪里啊?”意茵也知道这么呆这里很无聊,听到陶亦华说去玩,好奇地盯着他看。

    “去了就知道了!”陶亦华故意买了个关子,拉起意茵的手,两人相携而去。

    大厅里来来往往的客人,看着这对俊男美女离去时的背影,纷纷感叹。好一对璧人啊!

    一出来,意茵就感觉自己上了个大当。外面正的很热。刚出来没一会,就感觉额头上冒汗,背后似乎都汗湿了。看看陶亦华,他似乎也不必自己好到哪里去,意茵就有点纳闷了,这人今天怎么了?

    “先上车,去了你就知道了!”陶亦华似乎并不在意这炎热的天气,拉着意茵的手一直都不放,生怕她一眨眼就不见了似得。

    “你先放开手,很热呢!”意茵感觉手心里都是汗,太阳伞也遮不住毒辣的阳光。

    “……”意茵这么一提醒,陶亦华才觉察到,原来两人交握的手心里都是汗渍,歉意地笑了笑,放开了手。

    疾驰的车,带起阵阵清风,吹散了之前的炎热。意茵望着路边熟悉的街景,疑惑陶亦华到底要带自己到哪里去。正恍惚间,车一个拐弯,偏离了主城区,想着城西的一个有名的落月山驶去。

    “你不要告诉我,待会要带我去爬山!”意茵正的觉得陶亦华今天有点不正常了。

    “有缆车,干嘛要自己爬上去!”陶亦华似乎已经料到意茵会有如此的反应,淡淡一笑。

    “真的要去爬山,这么大热天,你是不是发抽了!”意茵正的觉得今天的陶亦华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判断。

    “爬山只是一部分!”陶亦华不想过多解释,简短地说了一句话后,就专心开车了。

    意茵见陶亦华如此,也不再说什么。就如他所说,有缆车,反正不用自己出力。据说海拔越高,气温越低,不知道山上的温度是不是真的会比平底的要低。

    十来分钟,车子在经过一个窄窄的环山路之后,眼前豁然开朗。随之,映入眼帘的就是那钟灵毓秀的落月山了。

    落月山,顾名思义,以落月之时的盛景而闻名。山体是背斜结构,呈南北走向。因重力作用,西边的一侧落陷,形成罕见的背斜断崖。山体主要成分是花岗岩和玄武岩,想必应是上古时期火山爆发时的杰作。山上以松树和云杉最为出名,上百年的云杉比比皆是。最近几年,随着市政府的大力支持,这座美丽的天然山脉被开发成融城著名的景点之一。

    远远望去,整座山呈现瀑布般流畅的弧度。青葱苍翠,峰峦叠嶂。夏日的傍晚,夕阳映照,霞光万顷。那数不尽的诸峰,如笑如眠,带着紫苍的暮色,静卧在绿荫起伏的夏色天野。一条蜿蜒的登山小径,如同一条彩带在云间坠落,看不见源头,望不到尽头,远远地接着天边,深深地连着远方。

    据说,落月山的山顶,有一座著名的青丝涯。相传曾经一对相恋的恋人,因为遭到家庭父母双方的反对,两人趁夜私奔。家人发现后,追捕他们。两人跑到落月山顶,无路可走。眼见着各自父母即将追上来,两人就要被迫分离。这时,男子和女子各自割下自己的一缕头发,将其打结。寓意“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这时候,双方亲人追上山顶,两人见到此景,将结好的头发放在山崖旁边,双双跳崖殉情。双方家人悲恸万分,却被两人的深情而感动,不再反对两人的结合。收拾好两人的结发,并将其葬在山崖旁边。后人为感动两人的情深,特将这山崖命名为青丝崖。寓意上来的情侣,会如这青丝一般,恩爱缠绵。

    现在是夏季,天气比较炎热,登山的人并不多。陶亦华和意茵两人很快就坐上缆车,登上了山顶。

    真如意茵所想,山顶并没有那般炎热,相反,时不时的吹来阵阵山风,轻轻爽爽。两人随意在山间漫步,看夕阳散落,红霞满天。

    “想不到落月山的夏天竟然是这样的凉快!”意茵并肩走在陶亦华的身侧,张开双手,愉悦地感受着山间美好的空气。

    “我也有多年没有来这里了!”陶亦华也不禁感慨。自己上次来这里,还是初中生。时隔十多年,再次登山,却是能和最爱的人一起,谁能说这不是一种幸福!

    “我听说,山顶有个每个情侣登山都要去的地方!”意茵想到那个落月山青丝崖的传说,笑着看向陶亦华,希望他们今天能过去。

    “我就是特意带你来这里的!”陶亦华看出意茵心里所想,情不自禁地搂了搂意茵的肩膀,帮她走过一个较高的台阶。他当然知道那个关于青丝崖的传说,也希望能收到传说的祝福。说他迷信也好,说他幼稚也好,陶亦华在心底却是十分看重这件事情。

    “我以前就听说了这个美丽的故事了,不过那个时候没人能陪自己来!”意茵想到少女时代对青丝崖的向往,不禁回忆起来,语气中也带着岁月的感慨。青丝崖,情思崖,只有情侣才能来这边收到祝福。

    “今天我就带你去,好不好!”陶亦华宠溺地对着意茵笑了笑,说道。

    “好!”意茵也跟着笑了笑。两人一前一后,朝着目的地前进。

    十来分钟后,两人到达青丝崖,却被出现在眼前的壮丽景象震惊了。

    湛蓝的天空,如同一块巨大的天然幕布,上面点缀着一道道明烈似火的烟霞。一轮红日,半羞半躲藏在云端,漏出的万点霞光,在空中折射成一道道五彩的彩练。一道七彩的彩虹,横亘在苍翠掩映的群山之中。蓝天、青山、红霞、彩练,拼凑成一组璀璨耀眼的天然油画。那一瞬间,任何人都不得不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好美啊!”意茵忍不住惊呼,张开双臂,情不自禁地闭上双眼,呼吸着纯净的空气,感受着大自然赐予的宁静。

    青丝崖不仅仅有美丽感人的爱情传说,它也是一处极佳的观景圣地。此时的青丝崖,红霞满天,美不胜收。

    “是啊,真的好美!”陶亦华也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撼。从背后,搂住意茵纤细的腰肢,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低声呢喃着。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触觉,意茵自觉地往身后人的怀里靠了靠。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相拥,谁也没有说话,就这般静静地注视着天际的绝妙景色,生怕一不小心就会破坏眼前的盛景。

    太阳渐渐落下,越过眼前略低的山头,消失不见。绚烂的红霞,似乎还在留恋这美丽的落月山,迟迟不肯离去。

    “意茵,我爱你,我希望我们的爱情也能收到青丝崖的祝福!”良久,陶亦华凑近脸庞,在意茵的侧脸落下一个轻柔的吻,深情的说道。

    “我也爱你,亦华!”意茵懂了,深深地感受到了他的深情。在陶亦华的怀里转了个身,双手揽住他的脖子,送上自己的亲吻。简单地唇与唇的触碰,浅尝辄止。

    “结发为夫妻!”陶亦华将额头抵住意茵的额头,轻声说出那句流传千古的爱情名句。

    “恩爱两不疑!”意茵接着说出了下一句。

    两句诗,不止时他人的情感写照,也是两人对彼此毕生的誓言。

    吻,带着怜惜,情爱的吻,将两人的感动的心,再次拉近。身后,那万丈红霞,似乎还在留恋,这尘世的美妙,关注着那对拥吻的人儿。

    ------题外话------

    今天本来是可以五点钟上传的,但是婳子出门坐车,时间错过了,没办法,千干万干,终于赶到家了。赶紧把章节上传,希望大家能原谅婳子这次的不守时,没有下次。真的很抱歉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