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五十章 体检领证(上)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人无法选择自然的故乡,但是却可以选择心灵的故乡。爱的人在哪里,心就在哪里,那儿就是故乡。

    从融城回来,已经好几天了。这期间,陶亦华一直很忙,两人基本上没有时间讨论结婚的事情。这个周一,两人打算去医院体检,顺便登记结婚。

    年轻人,很少生病,对医院这种地方是极少过来的。景城市第一人民医院,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意茵再次踏入这里。

    今天,她和陶亦华打算来进行一次婚前体检,下午去把结婚证给领了。

    “走吧!”陶亦华将车停稳,牵着意茵的手,走到医院大厅。他其实很不想再次来到这家医院,不仅是因为这家医院里有着关于两人之间的不好的回忆,还有就是意茵的那位医师学长。纵使意茵对他只是简单的校友情分,但是同为男人,他能觉察到意茵在他心中的不一般的位置。

    “我们要不要找个时间,请诚礼学长吃顿饭啊,上次帮了我那么大的忙!”刚进大厅,意茵看了眼身边的陶亦华,见他正一脸阴沉的模样,不知道哪里又得罪他了。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

    “这是必要的,要不就今天晚上吧,我今天正好时间充足。”陶亦华本来听到意茵提到陆诚礼有点不高兴,不过后面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今天是他和意茵领证,请人家吃一顿,当是感谢那段时间对意茵的照顾。

    “那我先打个电话给他,跟他说一声。”说着就要掏手机。

    “不急!”陶亦华按住意茵打电话的手。她一打电话,陆诚礼保准过来,他可不想一个简单的婚前体检,就把心情弄得不舒服。

    其实,陶亦华那人在商场上绝对是大气霸气,但是一遇到意茵,那就是小心眼,见不得自家老婆对别的男人笑。

    双休日,医院的人特别多,意茵正站在排队挂号的人群旁边等着陶亦华。他那一米八多的个头,在人群中显得特别耀眼,意茵望着他那宽厚的背影,不自觉地笑了。有个人依靠的感觉真好!

    趁着意茵发呆的空档,陶亦华迅速地将挂号,缴费等一系列手续办妥。刚走回来,就看到意茵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不明所以,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有点疑惑不解。

    “看着我傻笑什么!”陶亦华一掌拍到意茵的背上,笑道。

    “有个人依靠真好!亦华,你真好!”意茵顺势搂住陶亦华的胳膊,靠在他的身侧。

    “我就是你的港湾,你想怎么依靠都行!”望着意茵如小猫般慵懒地靠在自己的身边,陶亦华的心底流过一丝柔软。

    婚前体检的项目共分为三种,两人想了想,觉得有些项目没有必要检查,最终,只挑了个简单的A型项目。其中包括,一般体格检查、外科体检、乙肝两对半、肝功三酶、血糖、肾功常规、血型、艾滋、梅毒检测这些常规的项目,当然还包括一些隐性的遗传病检查,如高铁血红蛋白还原率、血红蛋白电泳。最后,就是关于男女性生活方面的,如妇科B超等。

    由于两人的身体素质都算不错,一套流程,走的还算比较轻松。

    给两人体检的,都是一些资深的医院医师。短短一个小时,基本就已经将项目都检查完了。由于女性要比男性多了一些项目,此时,只剩下一些女性项目。

    意茵坐在体检室内,等待着医生过来给她检查。这一项是妇科B超,主要检验有无子宫瘤等女性生殖器官的问题。意茵以前有听说过这种检查方法,但是自己从来还没有试过,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事先就已经喝了很多水,意茵早就想上厕所了。现在心里紧张,尿意更重。意茵很尴尬地躺在检查台上,等待着医生的检查。

    “来,躺下,放轻松!”给她检查的是一位中年女医生,身材略胖,笑的很慈祥。意茵看着她脸上那和蔼的笑容,感觉好了很多。

    “把上衣撩起来,撩到胸口的位置就好了,对,就是那里!”顺着医生的动作,意茵一步步地操作下去。

    意茵是躺着的,并没有看到医生是怎么给她检查的,就只是感觉到一个冰凉的器物在自己的肚子还有小腹附近来回地打着转,旁边的显示器上,显示着仪器检测到的内容。

    “身体挺健康的,很好,不要担心!”女医生看着显示器里面显示的信息,点点头说道。侯佩艺经常给年轻人检查,这种体检的情况很少亲自来的。只是今天自己的侄女说待会要过来医院看望自己,所以就着等待的空档,帮帮正在值班的医生。

    听到她这么一说,意茵淡淡地笑了一声。仿佛心里有块大石头,落了下来一般,瞬间轻松了很多。

    “咦!”还没有完全放松,耳边又传来医生的一句无意识地疑惑声。

    意茵下意识地转头,看向电脑显示屏。无奈她什么都看不懂。“医生,有什么问题吗?”

    “你等一下啊,我再帮你检查检查!”医生用眼睛瞟了一眼略带不安地意茵,示意她冷静一下。

    意茵乖乖躺着不动了,心里有些忐忑。

    良久,耳边传来医生的话语。“没什么大问题,待会过来我跟你说说具体的情况!”

    “哦!”意茵对着医生扯出一个苦笑,从台上起身,瞥到她胸牌上的医师姓名:侯佩艺。

    意茵恍然大悟,此人她听说过,在景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算得上是比较资深的妇科类专家了,听说她妇科医术高明,而且对病人非常负责。自己今天真是走运了,遇上了位好医生。

    刚从检查室里出来,陶亦华立刻起身迎了上去。看到意茵的脸色有些苍白,心疼地握了握她的手。

    “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没什么,侯医生让我待会去她办公室,她会把具体结果跟我说的!”意茵对陶亦华投以一个安慰的浅笑。

    “那我们过去吧!”见没有什么事情,陶亦华也略略安心了。上次医院的胃病检查,就查出来她的胃有问题,这次真的很怕又会检查出什么来。

    侯佩艺的办公室在B超检查室的不远处,几步路。意茵和陶亦华站在门前,抬手轻轻扣了扣门。

    “进来!”一声低沉的女声传来。

    打开门,意茵和陶亦华走了进去。

    侯佩艺见到来人,不禁眼前一亮。刚刚那位姑娘已经算得上是清雅冷丽的佳人了,没想到身边还跟着这样一位冷酷俊美的男子。看样子两人也是修成正果了。

    微微皱眉,想到待会的结果,出于对患者的*考虑,侯佩艺想着是不是要回避一些人。

    “这是你的B超单,很正常!”侯佩艺拿起桌上意茵的那张化验单,递了出去。

    陶亦华顺手接过,看也没看,就放入意茵的包内。

    既然医生都说没有问题,那就没有问题了。何况自己也看不懂。无用的事他从不浪费时间去做,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其实他也根本不需要来检查,两人的身体状况,各自还不了解吗,只是拗不过意茵的要求。既然是检查身体,也不是坏事。

    “可能还有些事情,我想单独和女性聊聊,这位先生,要不要先回避!”侯佩艺毕竟经历过那么多的小夫妻体检的事情,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更能体会女性内心的想法。故意支走了男方,留下空间给女方。

    心里想着有什么秘密不能让他知道,陶亦华虽然有疑惑,但是还是顺从着医生的吩咐,退了出去。意茵不知道这位侯医生为何要单独留下自己,心里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可能是关于自己的身体状况。想到这里,心里更加紧张。

    “坐吧,不用紧张,没什么大问题的!”侯佩艺见意茵一直站在,见惯了这种情况,但也好言相劝。

    “好的,谢谢医生!”意茵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做在侯佩艺办公桌的右侧,等待下文。

    “我刚看了一下你以前的病史,发现你的胃不好,而且还是寒性体质!”侯佩艺望了意茵一眼,唇色极淡,眼睑处还隐约见青黛色。

    “额,是的!”意茵微愣了一会,肯首。自己的这个体质,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所以冬天尽量保暖。

    “寒性体质的话,可一定要注意保暖。尤其是结婚之后,更是要注意了!”看她的身体状况,如果再不采取一些措施,恐怕很容易变成宫寒,到时候再治疗可就麻烦了。

    “那我需要有什么注意的吗,还是这会影响我以后的生活。”意茵听懂了侯佩艺医生的话,开口询问,想要了解更深一点的信息。

    “你们婚后打算什么时候开始要孩子,我见汪小姐你的年龄已经有27岁了,不小了!”侯佩艺并没有急着回答意茵的问题,而是问了另一个。

    “这个孩子的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不过就像侯医生您说的,我今年已经27了,年龄也不小了。”意茵显然是没有想到孩子的事,顿了一会,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由于你的体质偏寒,而且也还有一些年头了,不过你平时还算注意的话,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我的这个是体质问题!”意茵还是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侯佩艺的话,回应道。

    “平时月经都还正常吗?有痛经吗?”

    “月经都还正常,只是周期比常人要短些,没有痛经的症状!”

    “那就好!”侯佩艺听到意茵这么说,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那侯医生,您能准确点告诉我,我的身子到底有什么事情吗?”意茵简直被这种想而不得的感觉给逼疯了。

    “别紧张,年轻人。我实话告诉你吧!”侯佩艺见意茵一脸焦急的模样,也不再绕圈子了。“你体质偏寒,还有点宫寒的症状,如果结婚想要孩子的话,就得注意保养身体了。”从医这么多年,这种情况没有遇到成百,也有好一些了。

    但是,侯佩艺的话,却如同惊雷一般在意茵的耳边炸起。宫寒,这个词她知道,所以她心慌了,她怕了。

    “那医生,我以后是不是不能有孩子了!”意茵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快凝固了,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自觉地颤抖着。

    “也不是不能有孩子,只是要困难些吧!”侯佩艺想了想,说出了一个不算太坏的消息。“我之所以单独和你说,就是想让你好好考虑考虑,毕竟这是你个人的*。”而且这种*,即使是最亲密的爱人,也不是随意能听的。

    “那医生,我怎么样,才能治好这个病?”她真的不敢想象这个事情发生的那一天,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状况。她不想和陶亦华分开,但是,孩子的事情。她可以猜到陶亦华知道在这件事情后的反应,但是,自己不想对不起他。

    “你的情况不算严重,现在开始,吃吃中药,注意温补,慢慢调养,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对了,你们最近还有性生活吗?”侯佩艺想了想,如果是在夏季,怀孕的几率应该会大些。

    “挺久之前,就有过一次!”意茵尴尬地开口。这种事情,虽说面对的是医生,但是也不好开口直接说出来。

    “就有过一次?那是多久?”侯佩艺皱了皱眉,着小夫妻的生活不和谐吗?

    看出了医生疑惑,意茵接着解释:“有一次,差不多二十几天了。我们打算今天下午去领证。”

    原来如此,感情还是小情侣,没有结婚了。侯佩艺恍然大悟,现在的年轻人没结婚就在一起的比比皆是。

    “春夏季节,天气比较暖和,宫寒症状会有所减轻,此时受孕的几率也会大些!”侯佩艺说道。她也不希望因为这些事情就拆散一对姻缘。

    “那如果怀孕了,会不会因为很容易流产啊!”意茵听到医生这么说,心里略微好受一点。复尔想到以前在书上看到的,说女子宫寒不但影响受孕,还影响孩子。

    “你这是哪里看来的?”侯佩艺听到意茵这么一问,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宫寒不是不能怀孕,只是不容易受孕。还有就是怀上了,哪能那么容易就掉了。放松心情,不要老是想那些有的没的!”侯佩艺这次的话有点重,唬的意茵对愣住了。

    其实侯佩艺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完全是想到了自己以前的一例病例。因为自己的一些小疏忽,导致那对小夫妻孩子流掉了,两人也离婚了。虽然事情过去也有七八年了,但是今天被意茵这么一问,忽然回想了起来。那种浓浓的愧疚,在心头萦绕,怎么也挥之不去。

    “我也不是故意要吼你,只是年轻人有很多事情不懂!”侯佩艺见意茵坐在那里,一脸难看的表情,缓和了语气,劝说道。

    “谢谢侯医生!”意茵听她这么一说,也不好说什么了,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你们小两口还没有领证,我劝你还是和你们家里人商量商量,毕竟这种事情不是闹着玩的!”侯佩艺见要说的话已经说的差不多了,最后一句,是想奉劝他们。既然两人相爱,遇到困难就应该共同去面对。看着姑娘表面上是温温弱弱的性子,不知道骨子里是什么样的执拗。

    “我知道了!”意茵扯出一个苦笑。“不知道侯医生还有什么要注意的,我回去好准备准备。”意茵起身。

    “暂时没什么了,你自己平时要多注意注意,是在不行,就喝点中药,早点调养好!”侯佩艺见意茵本来就白皙的脸上,现在更无一丝血色,连带着嘴唇也是惨白,不忍再说些什么。

    “那,侯医生,没什么事情我就走了!”意茵对着侯佩艺笑了笑,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连放在桌上的那张影像单都忘记拿了。

    侯佩艺见意茵离去时落寞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

    “亦华!”意茵从侯佩艺的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陶亦华正在接电话。脸上的表情很冷,似乎是遇上了什么事情。见到意茵站在门边,便连忙挂了电话。

    “你们聊什么,谈了这么久!”陶亦华大步地朝自己身边走来,揽起她的肩膀,将她抱在怀里。意茵身上冰凉的温度,让他微微蹙眉。握起意茵的手:“怎么手也这么冰,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可能是在里面吹空调吹太久了!”意茵浅笑一声。“对了,你刚刚是在和谁打电话啊?”

    “是泽霄,问了我一些公司的事情!”陶亦华没想到意茵会忽然问自己接电话的事情,顺手胡诌了个借口。其实,根本不是林泽霄打电话给他的,而是“环艺”的老总杨善守,不知道哪里听来的自己要结婚的消息,正打算用两家合作的事情,给自己的女儿当筹码呢!想到这里,陶亦华的眸中寒光一闪,看来自己最近真的是便仁慈了,再这么闹下去,他不介意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亦华,想什么呢,都发呆了!”意茵看陶亦华眼中那抹残忍嗜血的寒光,下意识地皱了眉,这样的他好陌生。

    “啊!”陶亦华感觉胳膊被人摇晃,回过神来,眸中寒光瞬间隐藏。“我在想待会要去哪里吃饭!”冲着意茵痞痞地笑了笑,宠溺地眨了眨眼睛。

    “随便吧!”意茵显然兴致缺缺。

    就在陶亦华和意茵两人刚从侯佩艺的科室里出去,侧门又进来一位身着连体小碎花职业装的年轻女子。那女子一进科室,径直走向侯佩艺的办公室。推开门,看到坐在桌前看报告的侯佩艺,甜甜地叫唤一声:“阿姨!”

    侯佩艺闻声抬头,见来人,严肃的脸上立刻浮现慈爱的神色:“静芸啊,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没错,侯佩艺就是丁静芸母亲的亲生妹妹,她的亲阿姨。自从知道侄女静芸也在景城上班,就时不时地叫她来自己家里吃吃饭。本以为她是下午才过来,没想到这中午还没到,就已经来了。

    “我今天忽然很想阿姨了,就早点过来了!”丁静芸换过桌子,揽住侯佩艺的肩膀,撒娇道。

    “你不还是要上班的吗,难道下午公司放假!”侯佩艺自是不相信她说的话,无奈地问了一句。

    “我请假啊,反正我现在也算是公司的一个小领导,没什么特别大的关系!”丁静芸不在意地撇撇嘴。今天亦华哥不在公司,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了,不知道他最近在干什么,是不是又是和那个汪意茵在一起。对自己还是这样冷漠,想想心里就觉得难受。

    “你们年轻人啊,就是太浮躁。现在找一份好工作不容易啊,还不踏踏实实干!”侯佩艺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为现在的年轻人这种不负责的思想颇为无奈。

    “阿姨,我一直很踏实工作的好不好!怎么被你一说,好像我是游手好闲的败家女一样!”丁静芸听着自己阿姨这么说,明显不依。忽然,眼睛一瞟,看到桌子上遗留的那份影像单。

    “阿姨,这个是?”丁静芸拿起那张影像单,对着自己的阿姨疑惑地问了句。

    “这个是刚刚那个病人忘记拿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影像单这种东西,一般也只有医师能看懂,拿回去也没有多大用处。

    “哦,那这个病人是什么情况啊!这里是不是名字啊!”丁静芸虽然看不懂,不过还是好奇地问了一句。眼尖地看到影片右上角那里隐隐约约地有一个拼音组成的汉子,猜应该是病人的名字。

    “这个病人有点宫寒,不过症状不严重!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年纪轻轻就有这样了。你啊,以后一定要注意了,知道吗?”侯佩艺瞥了眼影像单,一面低下头整理病例,一面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会注意的,阿姨!”知道自己阿姨说的无非是注意保护身体,别过早就得上妇科病。看来她这么多年的医生,职业病真的很重了啊!

    “王一银?”丁静芸就着拼音试着想要说出这个患者的名字。

    “什么王一银啊,是汪意茵!”侯佩艺纠正道。

    “什么,汪意茵?”这下,丁静芸不淡定了,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阿姨,你说这个女的叫汪意茵?”

    “怎么,你认识?”侯佩艺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子一眼。

    “算不上认识,只是知道这个人!她今年是不是27岁?”丁静芸见侯佩艺一脸询问的神色,平复了心情,淡淡说道。

    “你怎么知道,不过她今天是来做婚检的!”侯佩艺见自己的侄女认识,不由得多说了几句。

    “什么,婚检!”丁静芸的声音陡然拔高。“那陪她一起来的是不是有个很帅气的男子!”丁静芸不可置信,却又不敢相信。原来亦华哥一天没有来公司,竟然是做婚检,看来他正的决定了,连“环艺”的事情,也不能让他放弃这个决定吗?

    “是啊,那个小伙子,长得那叫好看,阿姨遇到过这么多年轻人,就数今天遇到的两人最好看!”侯佩艺以为自己侄女不相信认识的人回来做婚检,并没有注意到她后面的话的意思,随口一答。

    心“咯噔”一声,如天堂瞬间跌入地狱,疼的难受。丁静芸死死地盯着桌上的那份影像单,恨不得用眼神把它烧出一个洞来。良久,好看的眉毛忽然上扬,嘴角咧出一抹诡谲的冷笑。宫寒,难受孕,呵呵!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