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五十章 体检领证(下)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最终,陶亦华和意茵,只是选了个靠近医院的小饭店简简单单地吃了顿饭。两人打算下午去领证,然后亦华得回公司处理事情,意茵回家整理整理东西,不日就要搬到陶亦华家里去住了。

    饭桌上,意茵望着往昔自己喜欢吃的那些菜,今天却完全没有胃口。要不是陶亦华盯着,自己连午饭都不想吃了。

    “我吃饱了!”慢慢地吃完一小碗饭,意茵放下了筷子,不再进食。

    “怎么吃得这么少!”陶亦华见意茵只小小地吃了一点,桌上的菜也没怎么吃,不禁皱眉,问道。

    “天气太热了,吃不下,我喝点汤吧!”

    “嗯,好吧!”陶亦华见意茵从医院里出来后,神色就一直不对劲,总感觉有什么东西瞒着自己。见她神色淡淡的,也没有再说什么。

    草草地吃完饭,陶亦华去结账,意茵坐在座位上等着,眼睛毫无焦距地四处看着。工作日的中午,来餐馆吃饭的人并不多,疏疏朗朗的几桌人,只是时不时地传入耳中的聊天声,让意茵感觉到自己身处在何种环境中。

    “嗡!嗡!嗡!”一阵手机的振动,意茵收回目光,掏出手机,一看号码,下意识地转头望向陶亦华所站的柜台。起身,走到饭店的门外,按下接听键。

    “丁小姐,您有何贵干!”又是丁静芸,意茵真的觉得这女人阴魂不散。老是追着她有什么用,有本事自己当着陶亦华的面去说,真是阴险的女人。

    “你今天是不是和亦华哥领证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冷然的声音。

    “这是我们的事,与你无关!”听到丁静芸这么一说,意茵顿时火大。什么人嘛!

    “你还真有脸,出了这样的事还死霸着亦华哥不放,你要让他绝后啊,你的心思可真恶毒!”

    “你什么意思?”意茵的心咯噔一跳,脸上血色尽退。即便是身处炎热夏季的太阳底下,意茵此刻却觉得遍体生寒。这件事情除了侯医生完全没有其他人知道啊,而且医生也不会无缘无故泄露病人的*的。但是,丁静芸的话,却如一把把锐利的钢刀,刀刀插在意茵的心口,心疼的滴血,无情的话堵得她哑口无言。

    “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劝你还是想清楚,趁着没领证,赶紧绝了那思想,如果领了,还是早点离了好!”丁静芸仿佛能猜到意茵无话可说的样子,冷冷地说了一句。

    “这与你无关,没什么事情我就挂了!”直接挂下电话,关机。意茵真的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这女人还真是有病,自己和陶亦华结婚关她什么事!即便是这样想着,意茵那颤抖的手,苍白的唇色,还是泄露了她此时慌乱绝望的心情。

    “意茵,你怎么跑到太阳底下去了!”陶亦华付完钱,并没有在店里看到意茵的身影,四下张望,却发现她跑到太阳低下去了。

    “刚刚好像看到熟人了,跑出来一看,发现自己看错了。”意茵并没有告诉陶亦华自己接电话的事情。她现在心里很乱,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事告诉他,因为她怕!

    “那我们先上车吧!”陶亦华拉起意茵的手,带着她上车。下午得去民政局,现在时间差不多了。

    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意茵现在心里乱极了。望着走在自己身前的陶亦华,那俊美的侧脸,依旧是如此的迷人。那宽厚的手掌,依旧这样让人信赖安心。不想放手,好想就这样,一直都在他的爱护下生活着。那种一个人拼搏的日子,太累了。贪恋那一抹温柔的爱护,意茵暗暗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车子疾驰在宽阔的道路上,没过一会儿,就到了景城市的民政局。

    今天不是周末,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民政局的门前,人不是很多。这里,是爱情走向升华的地方,也是神圣婚姻开始的地方。

    站在民政局的门前,意茵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望着民政局那三个鎏金的大字,在太阳底下,却是十分刺眼。收起了之前慌乱的情绪,心底却生出一股苍凉。如果,那件事情说出口,自己还能不能和陶亦华在一起了。

    转眼一想,即便结果如自己所料,自己也还算来过民政局一趟了,也不算亏了。如果是后一种结果,那还真是讽刺啊!

    民政局里一边是结婚登记处,一边是离婚登记处。不过最近的社会风气不知道怎么了,离婚的人反而比结婚的人多,还排起了队。反观结婚登记处这边,稀稀疏疏的,只是时不时的来两个人。

    离婚,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却是承载了太多的无奈吧!结婚容易,离婚也“容易”,只是简单地来民政局戳个章,换个本子而已,只是,真的容易吗?

    两人都是外地户口,但是不知道陶亦华用了什么方法,已经将两人的户口生源地改成了景城。这中间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刚填好表格,陶亦华示意意茵坐在外面的长廊上等待,接下来的事情他去办理。刚要离去,手却被人抓住。

    “怎么了?”陶亦华疑惑地望向意茵,见她正一脸犹豫地望着自己,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亦华,坐下来,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意茵带着略微乞求的语气,拉着陶亦华的手不放。

    “我先去把表格交上去,结婚证办好再去说说,很快的,一会就好啊!”听着意茵带着恳求的语气,陶亦华心里疑惑不解。她今天从上午医院里出来就不对劲,中午在外面见到的时候,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悲戚感,就连现在登记结婚证,也要阻拦了。纵使心里这么想,陶亦华尽量只是想着她可能是有点婚前恐惧,不禁放轻语气哄着她。

    “不要!”眼见着陶亦华又要起身,意茵不禁开口疾呼。音量陡然拔高,惹得结婚登记处的小夫妻门纷纷侧目。

    “呵,意茵,到底什么事情啊?”陶亦华轻轻笑了笑,眉宇间却略见一丝不悦,语气也有点僵硬起来。难道意茵不愿意和自己结婚,想到这里,陶亦华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我们找个位置坐下来谈谈好吗,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对你说,我怕你听了后会后悔!”和他相处久了,他的脾性自己多多少少知道点,这么一闹,泥人也有几分火气了。

    “有什么事情,比我们结婚还重要吗?娶你就是最大的事情,怎么会后悔呢?”陶亦华见意茵一脸悲戚的神色,暗暗皱眉,但还是温柔劝道。

    “比我们结婚还重要!”见陶亦华根本没有听进去自己说的话,意茵也有点急了。她现在受到的压力不止一个人的,她必须在更深的伤害形成的时候阻止掉。

    “好!”陶亦华深深地凝望了意茵一眼,缓缓点了点头,同意了。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民政局,只在附近的一个小咖啡里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这是我早上在医院B超的检验报告单!”意茵从包里抽出了那张检验单,摊在桌上,轻轻推到陶亦华的面前。

    “什么意思?”陶亦华盯着面前的意茵,心里陡然升上一种不好的预感,语气也瞬间冰冷了几分。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意茵苦笑一声,没有在意陶亦华忽然变冷的语气。

    陶亦华见意茵嘴角的苦笑,微微皱眉,伸出手,抚上意茵的脸庞。“不要这样笑,让我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心里慌慌的!”

    然后,拿起桌上的那张化验单,眉头皱的死死的,却又带着疑惑。抬眸,带着不解地看向意茵:“没什么不妥啊!”

    “你没看到这里的话吗,我体质偏寒,还有宫寒之症!”见陶亦华仍是不解,意茵忍不住颤抖着双手,指出化验单上那一排让自己几乎绝望的冰冷的文字。

    “这有什么问题吗?”陶亦华显然对这些事情不懂,还是一脸懵懂地看向意茵。

    “宫寒,你知道吗?就是不容易怀孕,甚至是不会怀孕。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意茵几乎是颤抖着嗓音,说完了最后一句话,眼中,泪水已经在打转,却仍是倔强地抬头,想要逼回那象征软弱的泪水。

    陶亦华震惊了,大脑瞬间像是失去思考一般,脑子里,只回旋者意茵刚刚说的话:她说她可能不会怀孕了!望着意茵悲伤绝望到极点却仍然拼命忍着眼泪的模样,陶亦华忽然觉得自己的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随之,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

    可是,这幅模样,看在意茵眼中,却是另一种意思。他皱眉了,他不高兴了。对啊,遇上自己这种状况的,谁还会高兴得起来。

    “我知道伯父伯母很希望你结婚,早点抱到孙子,所以请你好好考虑考虑老人家的感受!”意茵见陶亦华的模样,忍着那撕心裂肺般的痛意,尽量语气平和地说出这句话来。虽然心里很想他能抛弃那所谓的传统观念大声对自己说:没有关心,我这一生有你就够了之类的话,但是自己不能这么自私。

    “在你考虑好之前,我不会逼你,今天,我们还是暂时不要领证了吧!”强忍的泪水,在说出最后一句话时,终于如决堤的江水,绵绵不绝地流下。一滴一滴,轻轻地撞击在桌子上,却重重地撞击在陶亦华的心上。

    最终,意茵还是没能得到陶亦华开口的任何一句话,心底仅仅的那点希望彻底崩溃,霍然起身,向着店外奔去。

    陶亦华反应过来时,意茵已经跑到门口。他立刻起身,追了上去。

    现在的意茵,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找个地方把自己关起来,好好哭了一场。有些人,再深的伤痛,给她一个独自的空间,好好发泄出来,那些伤痛就能被深深地掩埋在心底,不再影响他们的情绪。但是,仅仅是藏在心里最低处!而意茵就是这样的一种人。

    刚拐过一个街角,胳膊就被人大力地抓住,随即,一个用力,身子如不受自己控制般地撞向来人的胸膛。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却让她难过的泪水流的更凶了。下意识地想要挣开他的怀抱,却被抱得更紧,直至动弹不得。

    就让我再沉沦一次吧,再贪恋一次他的呵护,一会儿就好!意茵在心底这样安慰自己,静静地靠在陶亦华的怀里一动不动了。

    “放开我吧!”不知过了多久,意茵在陶亦华的胸膛里闷闷地说道。

    “那我放开你,你不准再跑了。”头顶,传来陶亦华低低的一声,带着些许的痞气,却让她的鼻头一酸,忍着的眼泪又有往下掉的趋势。

    “不要哭了,你哭的我心都碎了!”陶亦华放开意茵,抬手,抚上她的眼角,用指腹轻轻地擦拭那如喷泉般永不干涸的泪水。

    然而,面对陶亦华此时的温柔,意茵的眼泪却流得更凶了。整张因狂奔而涨红的脸上,布满泪痕,特别让人心疼。无法,根本止不住她的泪水,陶亦华咧了咧嘴角,带着怜惜的唇,吻上意茵的眼角,将那无尽的泪水,滴滴含入口中。

    入口的泪水,带着丝丝咸意,陶亦华觉感觉到她主人此刻内心浓浓的苦涩。心,仿佛被利器重重袭击了一次,极痛。随即,眼睛一眯,像是为了惩罚一般,突然加重了吻的力道。唇也由眼角,转辗来到那诱人的双唇。狠狠地描摹着,撕咬着。似乎还不够,顶开那紧闭的牙关,感受到身下人儿的推阻,陶亦华按住意茵头颅的手陡然用力,迫使她不得不张开牙关。口内依旧是自己熟悉的香味,却也染上了一股苦涩的味道。想要更深入地探索,却被一道大力推开。刚想开口说话,看到意茵那悲伤的神情时,陶亦华什么话都卡在喉咙里了。

    “亦华,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意茵低声乞求着。她又不是木头,怎么会感受不到他的怜惜,但是,自己还有资格再去拥有吗?

    “哎!”陶亦华见意茵这副神情,低低地叹了口气。“我在你眼中就是那般肤浅的人吗?”

    “你……”意茵忽然愣住了,心底升上一种希望,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那张俊颜。“可是你刚刚明显就是在犹豫,你让我怎么想啊?”陶亦华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意茵就想到刚刚在咖啡馆陶亦华的神色,不仅语气中又带上浓浓的悲伤。

    咖啡馆,陶亦华愣了一下,仔细回想。自己当时的确发了一会呆,因为突然而来的消息让他有点吃不消。等到他消化了之后,意茵又忽然跑了出去。现在想想,可能就是那时候自己的脸色让她胡思乱想了。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在我心里,你就是唯一,无人可以取代。所以,也别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知道吗?”陶亦华微抬起头,将意茵揽在怀里。

    “可是,你不应该好好想想伯父伯母他们的感受吗?而且,我也不想因为我让他们二老失望!”虽然自己真的很喜欢陶伯伯和林阿姨。

    “我啊!真不知道是说你聪明还是骂你傻!”听到意茵说的顾虑,陶亦华忍不住嗤笑一声。

    “跟你说正经的呢,你严肃点行不行!”意茵被陶亦华这种满不在乎的表情弄得窝火又无奈。

    “身体不好,我们就去治疗,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怎么可能连这个小病都治不好呢?”陶亦华将意茵往怀里紧了紧,语重心长地跟她解释着。

    “可是,这种事情,能一时半会就治好的吗,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怕以后大家都伤心!”说到底,意茵还是怕了。想到婚后可能面临的一次次治疗,却又要面临一次次的失望,自己难受点没有关系,她不能带着家里的长辈也烦心,这些,她都赌不起。

    “没有试过,你又怎么能轻言失败呢?”陶亦华被意茵转牛角尖的思维弄得哭笑不得。“我跟你说,现在很多医生大多时候都会把病人的病情说的夸张些,可能事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知道吗?”

    “真的吗?可是侯医生是资深的妇科医师,没有必要这样吧!”意茵半信半疑陶亦华的话,想到侯佩艺的医术,还是不相信。

    “好了啦!”陶亦华拉过意茵。“不管怎样,现在先跟我去把结婚登记办了,其他的我们待会再说,好不好?”

    听到陶亦华这么说,意茵的刚才略微放松的心再次被吊起,站在原地,愣是不动。

    “怎么,还是没有想开?”陶亦华知道不能逼急了她,微顿了脚步,眯着眼盯着她。

    “我不想你后悔,要是没有孩子,我会觉得愧疚!”意茵对上陶亦华那双深邃的眸子时,纵使心中有万般想法,终抵不过现实的残酷。没有孩子,他的事业可能后继无人,难道自己真的要这般残忍吗?那么,自己宁愿现在就彻底断的干净。

    听到意茵不愿意的最终原因,还是为了自己,陶亦华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直觉告诉他,眼前的女人,自己一定不能放手。

    “意茵!”陶亦华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无奈地呼唤一声,还特意加长了尾音。“你我都不是福薄之人,你也要相信这个社会的科技。再说,只是说很难怀上,又没说不能怀上,你怎么那么悲观呢!”

    听着陶亦华这么说,意茵被他说得有点心动了,但是仅仅限于心动。“那我们要不要和伯父伯母他们说一声啊!”

    “再拖下去,民政局都要下班了。我公司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意茵,不要胡思乱想了好不好!”苦口婆心不行,那就来个怀柔政策,是在不行,就霸王硬上弓了。陶亦华在心里已经将各种方法给想了一遍。

    “可是……”

    “没有可是,我们快去,快去!”这次,陶亦华没有再随意茵的愿,带拖带拽,将意茵拖到民政局,快速办好了结婚登记。

    从民政局出来时,日头已经西斜。绚烂的红霞,晕染了半边天际。

    陶亦华乐呵呵地拿着两本红本本,笑的一脸纯真。走在身侧的意茵,眉宇间,也染上了浓浓的喜悦之情。先前不愉快的一幕,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再提。

    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就已经留下痕迹。不管你如何掩藏,它始终都在那边。可能一辈子不会再次出现,也可能那一天,因为某个契机,它会破除层层束缚,重见天日。那时候,又该如何面对呢?

    陶亦华虽说高兴,其实也在暗中观察意茵的脸色。见她脸上满是欢愉,不再先前那般胡思乱想死皱眉头了,陶亦华心里略微松了口气。看了看腕表,将近下午四点,陶亦华想了想,对走在身边的意茵说道。

    “看来今天晚上还有时间,我们约约你的那个学长出来吃顿饭吧!”陶亦华见时间已晚,公司的事情就压到明天吧,也不急在这一时。

    “那我打个电话看看!”意茵也还记得这事,点点头,掏出手机。

    陆诚礼刚忙完一个手术,拖着疲惫的身子,从手术台上下来。一边脱下捂在脸上的口罩,一边解开身上的手术服。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办公室里坐着一个略带熟悉的声影。

    她穿着一件淡紫色的雪纺连衣裙,如墨的秀发被柔顺地披在身后,脸颊似乎还染上了一抹红晕,微低着头,看着自己书桌上的一本医学影像的书。

    望着那静美的侧脸,陆诚礼瞬间恍惚,仿佛看到多年前,也有一个这样的女子,时常坐在图书馆的阅览室,静静地、忘我地看书。那时,夕阳美好的光晕,总是爱恋般地照在她身上,整个人显得神圣,不可亵渎。

    直到那人侧过脸,一张不甚熟悉的清秀的脸庞出现在眼前,陆诚礼彻底回过神来。

    “钟老师,你怎么过来了!”陆诚礼看到钟紫桦的一瞬间,有些惊讶。在她身上,他时常能看到意茵的影子,许是两人共事久了,不知不觉间的感染吧!不过,她比意茵要更加活跃些,身子也娇小些。

    她今天因为带老家的一位亲戚过来看病,顺道过来看看陆诚礼。上次意茵生病住院,他还请自己吃过一顿饭,钟紫桦想着,今晚他要是有空,就请他吃顿饭。

    “陆医生,冒昧打扰了。你是刚下手术台?”钟紫桦对着陆诚礼淡淡一笑,从凳子上起身。但看他满脸疲惫时,又关心地问了一句。

    “是啊,四个小时的手术,的确有点累。”做医生这一行,手术一站几个小时是常事,陆诚礼淡淡一笑,不甚在意。

    “那真的很累呢?陆医生……”钟紫桦还想说什么,忽然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打断。

    陆诚礼歉意地看了眼钟紫桦,示意自己去接个电话。

    “喂,意茵!”陆诚礼激动地喊出声,一扫先前的疲惫。可是,处在兴奋中的陆诚礼没有注意,钟紫桦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身子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

    “是学长吗?你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啊?”意茵看了眼陶亦华,见他一脸阴沉,显然是不高兴自己与陆诚礼这般亲昵的称呼。

    “怎么了?”陆诚礼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了眼坐在一旁的钟紫桦,问道。

    “是这样的,上次我住院,你帮我了很大的忙。亦华说,想请你吃顿饭,聊表谢意!”

    “我今天刚做了个手术,有点累了,可能想早点休息了!”陆诚礼欢快的语气明显冷了半截,婉言拒绝了。刚刚还在满心欢呼,下一瞬间,就能让你跌入谷底。苦笑一声,你还有什么不死心的。

    “哦!”语气中满是失落。“那你注意休息啊,不能为了工作太拼命了!”意茵虽然失望,但也好心地关心一句,却又惹来身边男人的一声冷哼。

    “没什么事情我就挂了!”陆诚礼自是听见陶亦华那一声冷哼,也可以想象到两人此刻相处融洽的神情,怎么装,也装不下去了。

    “那我挂了,有时间再约你出来了,再见啦!”意茵也挂下电话。还不忘瞪了瞪陶亦华,哼的那么大声,明显被人家听见了。

    “你怎么拒绝了?”钟紫桦见陆诚礼脸上那阴沉的脸色,就知道他现在的心情不好。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要说说,关心他。

    “没什么,就是累了不想去!”陆诚礼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谈。“对了,你今天怎么会来医院?”许是感觉到自己语气的不善,陆诚礼缓和了一下脸色,温和地问着。

    “老家有个病人,过来看病,我就陪着来了。毕竟我熟悉些,也好照应照应。”钟紫桦微微咬了下唇,如实说。

    “现在怎么样了?”陆诚礼随口问了一声,许是出于医生职业的本能。

    “住院观察几天,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陆诚礼想了想,忽然对着钟紫桦发出邀请。

    “啊?”她明显没有反应过来。“我请你吧,上次你也请过我一次,这次换我了!”钟紫桦说不出内心是什么感觉,总之,已经不是之前的心境了。

    “走吧!”陆诚礼淡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只不过,这顿饭,最后还是陆诚礼请客的。

    ------题外话------

    婳子不是专业的医学人员,所以关于里面的医学知识,只是为了顺应剧情需要,不要太过较真哈~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