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五十一章 拍婚纱照(上)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每个女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新娘梦。都会期待自己穿上婚纱的那一天,跟相爱的人,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

    意茵最近在帮助学生策划一个学业创新的项目,事情比较多。从周一领完证,两人都是忙的晚上才见面,根本没有时间商量拍婚纱照的事情。本来意茵想着,实在没有时间的话,就在结婚那天好好拍几张就行了,但是陶亦华坚决不同意。拗不过他那性子,无奈答应。这天,是两人领证后的第三天,周三。

    想到昨天晚上临睡前,陶亦华忽然对她说,明天两人的妈妈都说今天要来景城,意茵愣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自己妈妈和婆婆要过来,意茵想想就觉得头大。正恍惚间,办公室门外,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进来!”由于是上课时间,办公室里只有意茵一个人在。

    “汪老师,您看一下我们的这个申报书,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的?”项目小组的学生负责人林洛走进教师办公室,将已经拟好的申报书放在意茵的桌子上。

    这是一份关于“如何看待城镇化发展趋势给农村义务教育带来的巨大改变”的项目研究。包括几个班级的学生,还有自己这个教经济学类的初出茅庐的年轻老师。

    这是一个不错的课题,也很符合当前社会经济发展背后所映射出来的阴暗面。当初这个课题一拿出来,意茵就立刻点头同意。

    对着站在桌前的林洛点了点头,意茵放下手里的工作,翻开申请书。

    大学的项目申请书都是大同小异,意茵的目光首先瞥到的是该项目的实施意义。在读到“该项目的实施,能及时让我们认清城镇化过程中给农村义务教育带来的巨大改变,这些改变中大多是好处大于坏处,但是却仍然存在多种问题。因此,此项目的开展,更能让我们及早做出应对策略,从而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时,眸子深了深。

    沉思了片刻,意茵将手里的申请书交给林洛。“这个实施意义这样写意义不是很大。”

    “那,要怎么改呢?”林洛见老师不是很同意,想了一会,开口问道。

    “我们都知道,城镇化过程,必然会给农村的义务教育带来或好或坏的改变,但是,目前的现状如何,改变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知道。必须要建立案例分析,经过实地调研之后,才能做出决定。你这里除了写你的这些意义,还有穿插一些未来具体的规划,才能更完整,立项成功的几率也就大些。”

    “好的,老师,我知道了。”林洛听到老师这么说,了然地点点头。“那我回去再和同学们商量商量,晚点再过来找您,可以吗?”林洛拿起申请书,对意茵说道。

    “好的!”意茵点点头,笑道。

    “那老师,我先走了!”林洛也笑了,对着意茵打个招呼,离开了办公室。

    意茵望着学生那消瘦的背影,想到自己大学时代,也时常去请教老师项目的事情,不禁感慨。时光一去不复返了啊!

    复尔甩头笑了笑,自己怎么就忽然感怀伤秋来了呢!

    拿出手机,想要打个电话给陶亦华,不,现在应该说是自己的老公了。想到这里,意茵不自觉地笑了。想到那天晚上,陶亦华忽然叫了自己一声老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霸道的吻给惩罚了。最后,来人就这么吻得不知东南西北了,连何时被他压在床上都不知道了,最后……意茵想着,懊恼地捂了捂脸,好羞人啊!

    熟练的掏出手机,按下陶亦华的手机号码。

    “杨小姐,不知道今天你来我公司有何贵干?”陶亦华最近被“环艺”的事情,弄得有些恼火,现在看到“环艺”的人,都没有好脸色。即使对方是“环艺”的董市长千金,美丽干练的杨雪兰。

    “陶总,我今日来贵公司,其实是来道歉的!”杨雪兰也不计较陶亦华的冷言冷语,巧笑嫣嫣,朱唇轻起,如夜莺般清丽的嗓音,让人听着如沐春风。

    “哦?”陶亦华剑眉一挑,慵懒地往身后的座椅上靠去,好整以暇地看着杨雪兰。

    杨雪兰望着陶亦华满脸不在意的表情,下意识地轻咬下唇,俏丽的脸上,也染上丝丝的委屈神色。这般柔弱的表情,要是放在一般人的眼里,再硬的心肠,也会软了下来,可是,陶亦华明显不是一般人,尤其是在他知道杨善守想用自己的女儿打什么主意的时候。

    “我知道,我的父亲,在这件事情上,是有些不对,但请你相信,这绝对不是我的主意!”杨雪兰毕竟是长期在商场上打交道的,见陶亦华丝毫不为所动,立马转换政策。

    “哼!”陶亦华一声冷哼,这女人,到是聪明。“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不管陶总相不相信,我都是这么说!”杨雪兰面上不动神色,抓着包包的手,却是紧紧握起。心痛吗,有点。

    陶亦华继续冷脸,不再说话。气氛很是僵硬,杨雪兰更加尴尬了。她今天来是想好好弥补一下和陶亦华的关系的。自己知道父亲这么做的时候,也确实恼怒父亲的做法。但是,他也是一心为自己着想,自己有什么立场去怪他呢?“优能”与“环艺”的这场合作是持久的,不能因为一些个人私事而影响公司的利益。所以,于公于私,自己这个算得上是当事人的,都应该出面表达歉意。

    “陶总,我今天来,其实是想好好谈谈关于这次‘违约事件’的事情的!”想了半天,杨雪兰想到了昨天董事会时讨论的一个问题。

    “嗯,我也正想着要好好和你们谈谈呢?如果你们实在没有合作的诚意的话,我好及时找律师,取消这份合约,我们两家的合作也就此作罢。”陶亦华见杨雪兰短短时间,已经控制好的个人情绪,心里不禁暗暗佩服。这样的女子,的确强悍。“不过,违约金,休想‘优能’赔偿半分半毫!”最后一句,却是带着浓浓的威胁之意。

    “陶总这话何讲,我们‘环艺’从来没有动过要取消合作的念头,更加不会有取消合约一事发生的。”杨雪兰见陶亦华的脸上尽是寒冰般冷漠,心里微微叹气。看来这次的事情,父亲确实做得有些过了。

    “那杨董之前的那些举动又作何解释?”陶亦华坐直了身子,逼近坐在桌前的杨雪兰,强大的气场压得她不自觉地往后仰了仰。

    “这件事情确实是我爸爸做错了!”杨雪兰被忽然迫近的俊颜,弄得瞬间恍惚。心,似不受控制般的,嘭嘭直跳。

    “我知道陶总做事喜欢干脆,我也不矫情了。今天除了向贵公司赔罪,还有就是我个人的事,这次的事情,如果给陶总带来了困扰,实在是抱歉了!”说着,杨雪兰起身,对着陶亦华深深鞠了个躬。

    陶亦华眉毛一挑,面上神色稍缓。这个女人,能屈能伸,男子能做到如此的都没有几个。这种人,如若好好交往,必定会是个商场上好伙伴。通过这次的事情,“环艺”也不敢在后面搞什么小动作了。他不是心胸狭隘的男人,面对人家真诚的道歉,陶亦华也不在继续追究。

    “杨小姐,我希望你今天说的话算话!”半晌,陶亦华沉沉地开口。

    听着陶亦华的话,杨雪兰不禁喜上眉梢。他是接受自己的道歉了,也就是说他不追究这次的事情了。抬起那张精致的面孔,妩媚的脸上尽是喜悦的神色。

    “陶总,您这意思是……”杨雪兰不敢相信,想要再次确认一番,哪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陶亦华抬手制止住了。

    因为这时,他的电话响了。看了眼手机,那个映入眼帘的头像,让他脸上的阴霾神色尽扫,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连身旁的人也如沐春风般和暖。

    意茵怎么今天打电话过来了,陶亦华在心里这样想着。一般时候,都是自己主动找她,她很少主动打电话给自己的。

    “喂,意茵!”陶亦华深沉磁性的嗓音,如木榫敲击着晨钟,阵阵回荡,动人心魄。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将深深的宠溺包容其中。

    “亦华,我跟你说个事?”意茵听着陶亦华的声音,心也不受控制般地乱了一拍,急急忙忙地说道。

    “你刚刚叫我什么?嗯~”陶亦华听到意茵还没有改口,佯装不悦地眯了眯眼睛,拖长了尾音,威胁道。

    “老公!”意茵不好意思地四下张望了一眼,怕是被别人知道似得。尽管现在办公室里只有她一个人。

    “嗯!这还差不多!”听着意茵的叫唤,陶亦华非常愉悦地哼哼。他知道意茵不是那种把浪漫挂在嘴边的小女生,那种深刻在骨子里的矜持,让她总是不好意思说那些肉麻的话,可是自己就是喜欢逗弄她。

    “今天是不是我妈和你妈都要过来啊,我们什么时候过去接他们?”好像说是傍晚的时候才能到,意茵想问问陶亦华的意见,有时间两人一块过去。

    “那是咱俩的妈!”陶亦华强调一句。“我下班了去接你,你在学校那边等我就可以了!”

    “那行,老地方见喽!”意茵见已经下课,上课的老师三三两两的陆续进来了。想着也没什么事情要说的了,就想着挂电话了。待会要是被紫桦看见,指不定又要怎么消遣自己了。

    “嗯!”陶亦华不知道意茵心里想的那些弯弯道道,以为她是有事情,就点头挂了电话。毕竟有时候自己打电话过去,要是遇到她在上课,那是被直接挂电话的。

    杨雪兰就这么尴尬地站在一旁,从头到尾,将陶亦华和意茵的电话给听了进去。她没有说一句话,但心里却如平静的湖面突然投下一块巨石,泛起惊涛骇浪。

    “优能”的总裁,素来以冷酷俊美闻名,何时对人这般温柔体贴还略带孩子气撒娇卖萌,意茵,这个名字听着有点耳熟。忽然,脑中闪过一张清丽雅洁的女子形象,是她!想到那个温和素雅的女子,杨雪兰的嘴角不禁扯出一抹苦笑,看来,他真的很爱那个女人。

    挂了电话,陶亦华的嘴角还带着一抹温暖的微笑。刚一转身,见杨雪兰还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杨小姐,怎么还在这里?”嘴角的那抹微笑,还未来得及隐去,陶亦华现在的心情显然很好,随口问了问,也不甚在意。

    “陶总这是下逐客令了吗?”杨雪兰的脸上咧出一个得体的微笑,却抓着自己的包包,起身说道。

    “这是杨小姐自己这么想的,我可没有赶人走的那个意思!”笑着回应一声。出于礼节,陶亦华也起身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门边,打开门,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经过这次的事情,我想‘优能’与‘环艺’以后的合作,一定会更加的信赖对方,商场上,讲求的是信用,这次的事情,算是‘环艺’的错,希望陶总不要放在心上了!”临近门边,杨雪兰已经恢复成那种职场领导的气势。言语中,满是公式化的强调,却又得体的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反感。

    “杨小姐如此说了,我要是还不能理解,岂不是有失风度了。”陶亦华也笑了笑,不可置否。

    “说真的,我以前还真心仰慕过陶总,不论是为人还是处事,都深深地让我折服。我还一度以陶总作为了择偶的标准呢?”不知道是有意无意,杨雪兰觉得自己不说出这句话,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刚刚那个电话,应该是他的那位未来妻子打过来的。不过杨雪兰此时还不知道,两人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了。

    “能被杨小姐这样有能力的人仰慕,也是我的荣幸!”陶亦华微微一愣,随即,快速反应过来,调笑一声。将她的这番“告白”只当做是一个玩笑。

    “陶总这么说,我还真是受宠若惊!”杨雪兰听出陶亦华话里的意思了。既然他认为这是玩笑的话,就当做是玩笑的话吧!

    “陶总还是不要送了,我自己下去就可以了!”电梯口,杨雪兰对着站在身边保持约半米距离的陶亦华说道。

    “我叫林助理送送杨小姐吧!”陶亦华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他本来也没有打算送杨雪兰下楼。拨通了林泽霄的电话,没一会儿,一身黑色西装的林泽霄走了过来。待看见自己老板和杨雪兰站在一起时,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

    “老板,杨小姐!”

    “泽霄,你帮我送送杨小姐!”陶亦华侧脸对着林泽霄说道。“杨小姐好走!”对着杨雪兰伸出手。

    “谢谢陶总!”杨雪兰略微诧异了一会,也伸出手。两手交握,极短的时间,就以分开。

    陶亦华转身,离开。

    电梯里,林泽霄站在杨雪兰的身后,两人都望着电梯显示器上的不断跳动的数字,静默不语。

    “总裁已经结婚了!”半晌,林泽霄突然吐出这么一句话。

    杨雪兰讶然地侧眸看了看林泽霄一眼,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却也没有说话。

    叮的一声,电梯停下。林泽霄站在电梯旁,目送杨雪兰离开。那尖削的双肩,瘦弱的背影,此刻,看起来却有一种悲戚的感觉。他能感觉到这女人对老板不一般的情绪,为何在听到自己说老板结婚的消息时,没有任何震惊呢?这样的女人,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耸耸肩,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景城的火车站,比融城的要大上一倍。意茵和陶亦华站在车站出口处,望着川流不息的人流,四处寻找这什么。这两位老人,让她们坐飞机不做,偏要做近十个小时的火车过来。真不知道,身体能不能吃得消啊!

    忽然,意茵的眼前一亮,那两个背着领着行李箱,一边走路,一边攀谈的中年妇女的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在那边!”意茵拉着陶亦华的胳膊,手指着不远处的两人。

    “我看到了!”陶亦华见意茵脸上尽是喜悦的神色,点头说道。她那近视眼都能看见,自己肯定也看到了。只是没有驳了她的兴致罢了。

    “老妈!”意茵看到自己妈妈的身影,激动着大步往前走去。一把抓住自己妈妈的手,亲昵的叫了一声。

    “哎呦!你啊,都结婚的人了还在父母面前耍孩子气!”童朝映被自己女人的热情给吓到了。无奈地笑了笑。瞥到身边还站在自己的亲家,女儿的婆婆呢?眼神示意自己的女儿,注意点。

    意茵差点忘记林信眉正站在自己老妈旁边的这件事情了,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笑了笑:“妈!”

    “哎!”这一声妈可把林信眉给逗乐了。等了好久,自己的儿子终于结婚了。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儿媳,那样貌、那学识那人品可都是没话说的,又怎么会怪她刚刚的失礼呢!

    这时候,陶亦华也意茵的身后走到几人的身边。对着自己的母亲点头致意,微微含颌:“妈!”

    然后,转头对着童朝映庄重而又正式地叫了一声:“妈!”

    “哎哎!”童朝映也很满意自己的这个女婿,以前都是叫阿姨,现在忽然改口叫妈妈,差点还反应不过来了。不过,很快,她的这种诧异就被内心的喜悦地替代。

    “妈妈,你们坐车肯定累了吧,亦华的车就在外面,我带你回家看看去!”说着,意茵一手拎起自己妈妈的行李,一手挽着自己妈妈的胳膊,率先迈开脚步。

    “你这孩子,亦华还有他妈在这呢,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童朝映见自己的女儿就这么把自己拉走了,放着亲家不管,不禁为女儿这般无礼的举动有些无奈。

    “我和亦华他妈不是特别熟,在一起也不知道讲说什么,不如把空间留给他们母子俩,会更好的!”意茵满不在意自己母亲的话,笑嘻嘻地说道。自己的母亲怕自己会给婆婆留下不好的印象,才会这么说自己。不过,她自己也有自己的想法,两人没话说,也总不能硬拉在一起吧!

    “你啊!有时候连妈都不知道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面对女儿这样的想法,童朝映无力反驳。自己的这个女儿,看似非常懂事、独立,什么都不要父母操心,其实,在心里还是渴望被父母亲管着、骂着。偶尔还会做些糊涂事,每次也都被自己教训,可还是经常乐此不彼。

    两人身后,陶亦华也将自己母亲手中的行李箱接了过来,林信眉顺手套上自己儿子的胳膊。儿子大了,宽阔的臂弯里,已经可以装下一个新的家庭了。想到这里,林信眉的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两人对视一眼,望着走在前面的意茵母子,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其实,幸福有时候真的很简单。

    这是童朝映第一次来柏文轩,也是林信眉在陶亦华婚后第一次来儿子住的地方。

    小区里还是自己熟悉的景物,变化的,唯有人而已。

    原先自己是不满意儿子的房间都是那灰白黑的冷色调的装饰,没想到,这次过来,里面的装饰风格已经变了很多了。

    原先那空荡荡的玄关处的格子内,已经摆上了好几个装饰性的小玩意儿。有的是木雕的花朵,有的是陶瓷的小瓶子。阳台上的变化也很大。原先灰白绣花的窗帘旁边,又加上了一张楠木的小桌子,边上还有一个竹制的小躺椅。坐在上面,一摇一晃的很是舒服。桌子上还放着本书,看看书名,应该是自己的儿媳妇意茵看的。屋内的墙壁上,也挂了点装饰的小挂件,到时给这冷色调添了一丝暖意。

    林信眉很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这家里缺了女人还真是不行。

    而另一边的童朝映,则是非常惊讶于女婿的这套房子。从刚刚她一进小区的大门,就知道这小区是高档住户。现在看着屋子的面积,装修,无一不显出它的高贵与大气。自己的女儿,究竟是找了个什么样家世的女婿啊!想到这里,童朝映不禁为皱了眉,心里总有那么丝丝的担忧。这亲家的家世,怕是自己高攀,不知道是好是坏啊!

    “他这房子,恐怕贵得很吧!”童朝映将自己的女儿拉到一边,小声地询问着。她和汪延川奋斗了这么些年,手上也算得上的小有资本,不然也不会给意茵单独在景城买了一套居室。可是,看眼前的房子,她那心里,还是不禁惊讶了一番。

    “应该吧,我也不知道!”意茵从来没有问过陶亦华的经济实力到底有多厚重,所以,自己妈妈的这个问题,她还真的不清楚。

    “是吗?”听到女儿这样说,童朝映蹙了蹙眉,低声呢喃了一声。当初听莲秀的话时,就知道陶家经济殷实,吃饭的饭店也是融城最好的。哪知,有钱的这种程度。儿子在外面简单的一套居室已经这样豪华,那融城的老宅,不知道又是怎么样一番景象。

    “亲家啊!晚上我们出去吃饭,亦华已经订好了房间了!”就在童朝映沉思的片刻里,林信眉拉了拉她的胳膊,笑着说道。

    “呵呵,他们年轻人决定就好!”童朝映见林信眉满脸笑意,也不禁被她那灿烂的笑容给感染了。亲家都是好相处的,应该也不存在什么门第偏见,女儿真正嫁过去,想来也不会受罪。这样想着,童朝映的心里觉得好受多了。脸上也一扫刚刚的忧郁阴霾。

    意茵将两位妈妈安排在了大客房,给两位长辈一个聊天说话的机会。其实意茵本来是想陪着两位长辈睡主卧的,自己已经好多年没有和妈妈一起睡过了。哪知,不但陶亦华听到后一脸难看的表情,就连两位妈妈也笑的一脸暧昧,连连拒绝。害的自己现在不但没能和自己老妈睡觉,还要再这里给这位这在生气的男人安慰。

    景城靠海,夜晚比内陆的融城要凉快些。虽说是六月夏季的夜晚,已经是凉风习习,蛙声一片。

    意茵刚洗完澡,身上着了一件宽大的淡紫色丝质睡袍,脸颊红润,发丝带着些许的湿气,整个人也显得更加妩媚些。只是这些,她自己一直不知道。

    “亦华,生气啦!”意茵环上了陶亦华的肩膀,从后背抱住坐在床沿看书的他。语气中还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刚刚睡觉前,老妈特意跟自己说,亦华肯定是在为刚刚的事情生气,让自己好好安慰安慰他呢!

    “嗯哼!”陶亦华眼皮轻轻抬了一下,冷哼一声,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翻了一页,继续看书。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咖啡色睡袍,配上那冷峻的面容,整个人都散发着浓浓的冷意。

    她知道意茵就在自己的身后,沐浴后的她更添一抹慵懒的韵味,身上还带着一股清香,似梅若兰。那撒娇的耳语就洒在自己敏感的脖颈处,引得他体内不安的因子开始躁动。抓着书本的手,不禁加重了几分力道。但一想到晚上她的那个荒唐的想法,心里顿时火大,佯装不再理会她。

    “今天是我的做法不对,我给你道歉,不要生气啦!”见陶亦华丝毫不为所动,意茵环着陶亦华肩膀的胳膊紧了紧力道,语气中的撒娇意味更重。身子,不禁贴紧了陶亦华的后背。

    那女性柔美的凹凸感,让陶亦华敏感地顿时僵直了身体。将手里的书本轻轻一和,放到床头的柜子上。忽然,猛地翻身将身后的人压在床下,幽幽地黑眸,死死锁住意茵的脸庞。

    果然如自己所想,沐浴后的她,脸颊粉红,眼角生媚。双唇如樱桃一般,鲜嫩欲滴。此刻,她正对着对着自己微笑,露出那洁白整齐的六颗牙齿。红与白的视觉冲击,让陶亦华的动作先自己的大脑一步,猛地低下头,采撷那只属于自己的一抹芬芳。

    意茵觉得自己今天晚上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就是不应该去蛊惑正在生气的男人。

    被陶亦华紧紧地按在床上,动弹不得,任他在自己的唇上发泄。那霸道的狠劲,好像要把自己生拆入腹一般。忽然,唇上一痛,意茵恼怒地瞪了一眼正在为非作歹的男人,猛地推开他。

    陶亦华正吻得动情,本来身下的人儿一副任人揉拧的模样,没有防备,就这么被他推开了。这个女人,又再次的把自己推开,陶亦华本来已经忘掉的事情,又浮上脑海,脸又刷的黑了下来。

    “你是属狗的啊,怎么老是咬我!”意茵气恼,摸了摸自己的唇,都感觉有点肿了。

    “谁让你不专心!”陶亦华黑黝黝的眸子,里面正蕴量着狂风暴雨,望着意茵一脸气恼的模样,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说,你下次还会不会这样做了!”

    ------题外话------

    ~(>_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