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五十一章 拍婚纱照前奏(下)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你这男人,还真是小气,她们偶尔才来一次,不就提了个要求吗,你那脸黑的跟什么似的!”听到陶亦华那夹着气愤的语气,意茵也不爽起来,自己的要求不也是合理的吗,他在那里摆脸色,反而还像是自己做错了,要自己安慰他。

    “我给脸色,那你怎么不想想你提的是什么要求,不光说妈她们不答应,正常人都不会答应!”见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陶亦华也不禁加重了语气。

    “我那不是想着以后很难见到老妈了吗,再说,这要求也没有多离谱啊!”面对这样的陶亦华,意茵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心虚了。撇撇嘴,小声地咕哝着。

    “嗯哼!”听着意茵的话,陶亦华灿若星辰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面上却是不动神色,嘴里哼哼两声。

    “那我现在不是给你道歉来了吗,你要是再生气,我也没办法了!”意茵以为陶亦华还是在生气,耸耸肩,撇撇嘴,一脸你随意的表情。

    “光道歉还不够!”

    “那还要怎么样啊?”意茵转过头,正好对上陶亦华那双黑黝深邃的双眸,眸子里闪烁着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之色。

    “别……”

    话还没有说完,陶亦华那吻便铺天盖地地袭来,将她要说的话尽数吞入腹中。意茵一边推搡着压在身上的人,一边想要将剩下的话说完。

    “妈她们在隔壁呢?”意茵气恼,要是动静大了,被听见了,她明天要怎么见人啊!

    “不会的!”陶亦华含糊地应了一声,吻也顺着唇辗转来到了脖颈间,在纤细白皙的脖子上种下朵朵爱的草莓。意茵被迫仰头,承受着他的热情。

    陶亦华一边吻着,一边撕扯着两人的衣服。夏季的衣衫本就单薄,加之两人刚洗完澡,意茵里面并没有穿什么,现在倒是给了陶亦华最大的方便。大手一挥,宽大的睡袍瞬间就被他退到了肩膀下面,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还有那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的柔软。

    “意茵,你好美!”陶亦华直起两只胳膊,将自己的身子撑起,俯视着躺在自己身下的意茵。那娇羞的脸上,已经染上成酡红色。往日清明的眼中,已经迷蒙上一层水汽。一双宛若星辰的眸子,潋滟流转,顾盼生花。往常皙的肌肤,此时,已经带着几分粉色,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撩开淡紫色的丝质睡裙,触手的,是自己熟悉的感觉,让他全身的血液像是要沸腾一般。他已经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那种狂热的渴望,将他的理智已经快要击垮了。但他却停了下来,征求着身下人儿的意见。干爽的额头上,也溢满了汗水。

    他的手掌中,带着薄薄的茧,抚在腿上,惹得她一阵阵的战栗,让她本能地弓起双腿。

    “我可以吗?意茵!”陶亦华感受到意茵此刻的变化,但是,他并没有急于令色,而是略微停顿下来,微微拉开两人的距离,想要征求她的意见。这是对她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我……”慌乱地咬了咬唇瓣,每次这个时候,她都会觉得特别空虚无措。望着他隐忍的艰辛,心里不忍。环上他的脖颈,将脸埋进他的胸膛,低低地哼了一声:“嗯!”

    “意茵,我爱你!”听到她的回应,陶亦华那俊美的脸上浮现魅惑的笑容。俯下身子,一边吻着她那鲜嫩的双唇,一边小心却又带着些许的急促。

    再次被这种神奇美妙的快感带入到一个新的境界,意茵仅存的理智就是抿紧嘴巴,阻止自己放肆的呻吟声。双手,紧紧攀附上陶亦华精壮的腰肢,任他为所欲为。

    此时的两人,就仿佛那大海上的两只扁舟,而身下的大床,就是那无边无际的海洋。一起一伏,和着朦胧的夜色,奏成一曲美妙的交响乐。

    翌日,意茵是被一阵闹钟给吵醒的。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早上八点了,瞪大了眼睛,迷蒙的瞌睡瞬间全跑光了。天啊,这有多迟了啊!

    稍微一动,那酸麻的感觉顿时袭来。想到今天的工作,忍着全身的酸痛,皱着眉头,挣扎着起床。*毫无节制的结果,就是累的全身骨头都快散架。如果遇到的是该死的精神特好的那种男人,你会更惨。想到昨天晚上,都不知道他要了几次,还完全一副不满足的表情,最后要不是自己不停地求饶,认错,意茵真的怀疑自己今天是下不了床了。

    刚掀开被子,意茵就被全身那青青紫紫的淤痕给吓到了。身上全是那种一点一点的红点,有的还是一大片。胸口上,腰上,大腿上,全是这种羞人的痕迹。气的意茵简直想骂娘了。其实,意茵也这么做了。

    “陶亦华,你个贱人!”

    门,轰的一声开了,陶亦华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怎么了,意茵!”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

    “你!你!”意茵气的发抖,指着陶亦华说不出话来了。好半天,一把揪住陶亦华的领口:“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把我弄成这样,我今天怎么见人啊!”

    “我把你怎么了啊?”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神,满脸委屈。

    “你还给我装傻!”意茵气结。“还有,是不是你把我闹钟调到八点的,我要是迟到了怎么办?”

    陶亦华眼珠一转,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嘴角咧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凑近脸庞:“这不是看你昨天晚上太累了嘛,想让你多休息休息呢,这也要被你骂,还是,我昨天晚上对你不够好?”

    “不正经!”意茵被陶亦华的话羞红了脸,脑海里浮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恼怒地推开陶亦华凑近的脸庞,抓起枕头,砸到那张笑的奸诈的脸上。

    “我对我老婆不正经那是天经地义,我要是正经了,那就不正常了!”陶亦华一把抓过飞来的枕头,笑的轻狂。转而,放掉手里的东西,弯腰将意茵从被子里环抱起来。

    “喂,你干什么,我还没有穿衣服呢?”意茵气恼极了,这人怎么不经过自己同意啊!

    “又不是没看过,还害羞什么?”知道意茵脸皮薄,陶亦华没有再过分地嘲笑她。看到她身上那青青红红的印记,才明白她刚刚是为这个恼火。轻笑一声,将意茵小心地放在衣柜旁的沙发上,从衣橱里找出她的贴身衣物和外套。

    “把你累着了,我来伺候老婆穿衣服,好不好!”陶亦华将手里的衣服递到意茵的跟前,弯下腰,在意茵的耳边轻呼着,末了,还不忘咬了咬那粉嫩的耳垂。

    此刻的意茵已经羞恼地不知道该干什么了,脸颊也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听到陶亦华在耳边说的话,双手下意识的换到自己的胸前,试图挡住那泄露的春光。

    “我还是自己穿吧,你赶紧出去,不然我发火了!”意茵一把夺过那躺在沙发上的衣物,恶狠狠地威胁着眼前的男人。她刚刚已经从他那双充满笑意的眼神中看出一丝异样了,要是再被他胡闹下去,那自己今天真的不要下床了。再说,两人的妈妈都在这边,过分了,她以后怎么见他们啊!

    “好!好!”陶亦华满脸笑意,双手作投降状。“咱妈都已经起来在吃早饭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临出门前,给了意茵这么一个重磅消息。

    意茵想哭的心情都有了,自己的形象啊,就这么被毁了。不容多想,赶紧穿衣收拾。

    刚打开卧室的门,就感觉到刷刷刷的几道目光向自己射来。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意茵尴尬地咧着嘴,冲着众人僵硬地笑了笑:“妈,我起来了!”

    眼神在屋内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陶亦华,意茵有些诧异。

    “怎么不多睡会啊,昨儿肯定是累了吧!”林信眉一听媳妇儿这话,立马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叫个灿烂呢!“亦华公司有事情,先走了。对了他说帮你请了假,今天可以不用去上班了!”看出她脸上的疑惑,林信眉解释道。

    “哦!”意茵淡淡地应了一声。这家伙,真是!

    “赶紧洗漱过来吃饭了!”童朝映见女儿略带淤青的眼睑,但是精神很好,也不好指责什么,轻轻地说了一句。这女儿女婿的感情是好,但是这么折腾,她这个当妈的,看在眼里也心疼啊!

    “那我先去洗漱了!”意茵逃跑似得,往洗手间冲去,耳朵里还传来两位母亲的谈话声。

    “亲家母,我觉得我们这趟把俩孩子的婚纱照给弄好了,就得回去准备婚宴了,我看啊,他们小夫妻俩感情好,这抱孙子,是迟早的事情喽!”林信眉喜逐颜开,并没有想到亲家心里的那些想法。

    “是啊,就怕她太累了!”两人都是过来人,对这种事情再明白不过。不过,童朝映到底是亲妈,女儿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十来分钟,意茵磨磨蹭蹭的,终于出了洗手间。熟悉一新后,人也显得清爽多了。

    “茵茵啊,赶紧过来吃饭了!”童朝映和林信眉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正坐在餐桌上聊天。一转头,看见自己女儿正站在墙角,开口呼唤。

    “哦!”被自己老妈叫到,意茵不得不上前。“妈!”对着林信眉微微一笑。

    “好好,坐下吃早饭吧,昨晚肯定累坏了吧!”林信眉并没有不高兴儿媳妇起来的迟了,但是却笑得暧昧。

    “还好!”意茵听着自己婆婆的话,闹了一个大红脸,磕磕绊绊地说了两个字,就蒙头开始吃饭。

    见这情景,童朝映和林信眉了然地相视而笑。

    早餐吃的简单但也很有营养。好像是两位母亲共同做的。不但有粥,早点,还有牛奶和三明治。

    “意茵啊,我听亦华说,你们今天是打算去试婚纱,是吧!”饭桌上,林信眉想到早上儿子对自己的交代,望着正在吃饭的意茵,开口问道。

    “下午去!”意茵抬头应了一声。

    “这样啊,那朝映啊,待会我们一起下去买个菜,让意茵上午在家多休息休息,中午让亦华回来吃饭!”林信眉听到意茵这么说,也了然地点点头。半晌,又转头对坐在一旁的童朝映说道。

    “行啊,反正我在这边也无聊,下去走走好啊!”童朝映见林信眉这么提议,也兴致勃勃地答应了。

    饭后。

    “妈,这边你们认识吗?要不我陪你们一起过去吧!”意茵对着将要出门的林信眉说道,她们两个刚来这边,要是不熟悉怎么办。

    “你啊!还是在家好好呆着吧,年轻人跟我们也没什么好聊的,反而无趣!”林信眉见意茵一脸不放心的样子,好言安慰着。何况昨天晚上两人这么折腾着,肯定是累着了。自己儿子那性劲,她能不知道嘛!

    “茵茵啊,你就听信眉的,好好休息休息,妈出门逛逛就回来!”童朝映也适时也插上一句话。

    “知道了,妈,那你们注意安全啊,早点回来!”意茵见自己妈妈也这么说了,也不好反驳什么,点点头。

    目送她们离去,知道出了小区的门,意茵才反身,进了家门。

    刚进客厅,就忍不住扶住墙,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双腿还有点打颤。这个死人陶亦华,意茵又忍不住咒骂一声。而此刻,正在会议室开会的陶亦华忽然打了个喷嚏,惹得正在讲演PPT的市场部主管一阵惊慌,生怕哪里出错了。

    “没事,你们继续!”陶亦华揉揉鼻子,见众人一脸诧异地看向自己,冷俊的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沉沉地开口说道。

    众人似乎都松了一口气,接着上面的话题,继续会议。

    意茵坐在客厅里,百无聊赖。

    望了望墙上的挂钟,才九点半多。瞪着窗外的街景,气温已经开始升高,知了的叫声清晰地传入耳中,惹得人心烦意乱。意茵想到两位出门的妈妈,暗自替她们担心,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受的住这般热的天气。

    这么想着,瞌睡也来了。还没一会儿,就已经哈欠连连。意茵捂着嘴,起身,往卧室走去。“反正现在也没自己什么事情,还是先去睡一觉吧!”自言自语地说道。她记得,妈妈他们出门的时候是有带钥匙的。

    许是昨晚真的太累了,意茵刚沾上床,便沉沉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了,朦胧中,一直感觉有一个热乎乎的东西贴在自己脸上和脖子那边,痒痒的,有点湿。意茵有点恼意,谁这么坏,打扰人家睡觉啊!挥手,试图挥开那烦人的东西。

    “呵呵!”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闷笑声,接着,有什么东西含上了自己的耳垂。意茵敏感地嗖的一下,瞌睡全跑光了,挣开了眼睛。

    “舍得醒啦!”

    映入眼帘的是陶亦华那张言笑晏晏的俊脸。低沉的嗓音,如同潺潺的流水,划过一片片岩石,清脆、舒适。

    “你怎么回来啦!”意茵揉了揉眼睛,很惊讶陶亦华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现在几点了,我睡了多久了?”

    “已经快十二点了,妈她们把饭都煮好了!”陶亦华见意茵一脸懵懂的样子,宠溺地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意茵有个好习惯,那就是没有起床气。所以,他刚刚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逗她。

    “已经十二点啦,那我睡了多久啦!”意茵一阵惊呼,今天怎么睡了这么久,忙的起身换衣服。

    “不要急,妈她们知道你累了,特意没有打扰你呢,看来昨天晚上真的把你累坏了!”陶亦华按住意茵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惊慌。完了,也不知有意无意,顺嘴刁侃了一声。

    “你还好意思说,下次要是再这样,你就睡书房去!”陶亦华不说还好,一说,意茵立马摆脸,横眉倒数,明显是生气了。

    “我保证,下次一定不这样了,至少在家里有客人的时候不这样!”听到意茵要把自己赶到书房去睡,陶亦华立马发誓保证。

    “别给我打文字游戏!”意茵不屑地看了陶亦华一眼,冷哼一声。利落地起身。显然,睡过一觉之后,那精神就是一般的好了。

    “恩恩!”陶亦华干笑着,连连点头。但是到底会不会这样做,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了。

    饭桌上,早已经摆上了诱人的午餐。那醉人的香味,意茵隔着一道门就已经闻到了。

    “好香啊!”意茵拉着卧室的门,见自己老妈正在摆碗,跑过去,趴在桌子上,笑的像个孩子一样。

    “亦华和她妈还在呢,怎么还这么孩子气!”童朝映宠溺地望着自己的女儿,见她笑的开心,颇为头痛,却又无奈地嘱咐着。

    “他们不会介意的啦!再说,你女儿我是出了名的懂事的!”意茵凑上去闻了闻菜的香味,满脸不在乎自己老妈那头痛的样子。

    “茵茵这个样子,到时让亲家见笑了!”童朝映见林信眉端着一碗汤从厨房里出来,意茵身后的陶亦华顺手接过,却被她让掉了。对着林信眉歉意地笑了笑。

    “意茵这叫率真!”林信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孩子再大,在父母的眼中终究还是孩子。

    “去洗漱,中午吃完饭,下午还要去试婚纱呢?”童朝映见亲家母这么宠溺自己的女儿,佯装生气地吼了意茵一声。

    “哦!”悻悻地点头,意茵转身去了洗手间。

    饭桌上,意茵望着自己面前的碗里的菜堆得像小山一样,满脸黑线地望了望还在给自己夹菜的林信眉。

    “妈,已经够了,我吃不了那么多的!”意茵咧着嘴,笑的一脸灿烂的对着林信眉说道。这个热情,真有点吃不消啊!

    “你要多吃点,意茵,我看你比正月里见到的比都瘦了!”林信眉根本无视意茵那苦笑的神色,恨不得将最好的都夹给意茵吃。

    “妈,我一直都吃的不多,不信你问问亦华!”意茵说完,还不忘用脚提了提坐在身旁的陶亦华,示意他说句话。

    “是啊,妈,意茵吃的不多,再夹,待会我也要帮意茵吃了!”陶家虽说家庭富足,但是却崇尚节俭,不允许浪费。

    “那好吧!”林信眉见自己儿子也这么说了,也不再往意茵碗里夹菜了。末了,还加了一句。“意茵,一定要多吃点,说不定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呢!”想到孙子,林信眉喜不自禁,自然忽视了意茵和陶亦华在听到这句话时那僵硬的表情。

    然而,坐在一旁的童朝映,却是将女儿女婿奇怪的表情收入眼底。心里虽然疑惑,但并没有问出口。看来两人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

    本来一顿香喷喷的饭菜,意茵忽然觉得索然无味。强颜欢笑,逼自己吃下那难以下咽的食物。只为了不能让两位妈妈看出什么来。

    忽然,放在桌子低下的手,被一只温暖的手掌紧紧地抱住。陶亦华侧眸,见陶亦华正温柔地对着自己笑,仿佛在说,不要在意,我妈她是无心的!

    意茵心中一暖,眼泪差点就要掉出来了。对着陶亦华扯出一个苦笑,示意自己没事。然后,赶紧低下头去扒饭,想要掩饰那悲伤的情绪。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当一个人一直以来拼命想要忘记的事情,却总是能被现实不断地翻出来,逼得你自己不得不正视,却又不得不苦涩地承受它所带来的伤害。

    ------题外话------

    明天才是真正的拍婚纱照的章节,这两天不小心把章节名弄混了,不好依稀啦~章节改了好多次了啊,艰难~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