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六十三章 融城时光(上)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意茵刚下飞机,还没有出飞机场,忽然,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

    这夏日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上午还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午后,天就暗下来,狂风暴雨了。融城飞机场内,被大雨围困的人有很多,意茵和那些人一样,都被着忽然而至的大雨,困住了行走的脚步。

    意茵找了一排的长凳,坐下来等着雨停。刚接到消息,说是季叔待会过来接自己回去。意茵也便不再着急了。

    透过飞机场等候大厅的玻璃窗户,意茵望着外面大雨的世界,微微出神。瓢泼似的大雨从天而降,像一片巨大的瀑布,从远处遮天盖地卷了过来,天裂开了一半任由雨倾倒下来,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窗子上抽,玻璃上出现了一幅斑驳陆离的图画。

    “请问,我可以做这里吗?”忽然,一声礼貌的问话,打断了意茵的思绪。

    “可以坐的!”意茵转头盯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一位中年女士,淡淡地点头说道。

    那位中年女士个子不高,穿了一件湖蓝色的裙子,头发干净利落地挽在脑后。脸上带着一副黑镜框眼睛,额头上若隐若现着几条岁月的痕迹。整个人的气质,就是学者的感觉。此人,就是林信眉的一位妇科医生朋友,尤嘉珍。

    意茵很喜欢这种气质的人,等着对方坐下,也友好地向她打着招呼。

    “阿姨,您被这大雨困了多久啦?”意茵带着几分好奇,问道。

    “我也是刚下飞机不久,我对融城不熟悉,待会会有人过来接我的!”尤嘉珍也注意到了这位性子安逸的女孩,笑着感慨。

    “原来你不是融城人啊!”意茵听着对方的对话,惊讶地说道。

    “是啊,我是来看一个朋友的!”尤嘉珍说道。

    “哦!”意茵了然地点头。由于和对方相识不深,两人的交谈也仅限于天气,风俗人情方面。

    通过聊天,意茵发现这位阿姨竟然是个医生,而且主治的还是妇科,心里有些跃跃欲试,自己的情况要不要也跟她说说。不过,意茵最终只是要了她的电话号码,想着以后可能会有联系的情况。

    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厚厚的云层渐渐消散,露出太阳璀璨的光芒。雨后的空中,带着独有的明亮,空气中也氤氲着丝丝清新的味道。远处的天边,一道七彩的飞虹,横跨在两山之间,像一条飞舞的彩练,多彩飘逸。

    期间,尤嘉珍接了个电话,说是接自己的车子已经到了。

    “尤阿姨,你慢走啊!”意茵起身,为她送别。两人现在已经很是熟识了。

    “意茵啊,那阿姨先走了,有时间请你带我游游融城啊!”尤嘉珍对着意茵笑着,她也很喜欢这个女孩。学识丰富,低调谦虚,不虚不浮。现在这个社会,像这种好女孩很少了。

    意茵望着尤嘉珍离去的背影,笑笑。刚一坐下,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喂,季叔,你过来了吗?”意茵望着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哦,那我待会就过来!”意茵点了点头,挂了电话。

    原来季叔是过来接妈的一个好朋友的,还不知道自己回来了呢?还是陶亦华上午的时候跟妈说的。想到这里,意茵心里为陶亦华的细心而感动。

    拉起行李箱,朝着大厅外走去。艳丽的日光,分外夺目。清新的雨后,带着丝丝甘甜。意茵环顾四周,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熟悉的奥迪,嘴角咧起,朝着车子走去。

    “季叔!”远远的,意茵就看到季家和的身影,笑着朝他打招呼。“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好的呢!”季家和也笑着回应着。他很赞赏意茵这种不骄不傲的性子,对他们这些年长的人都很礼貌。

    “你过来接谁的啊?”意茵拖着箱子,这时候,季家和也下车,帮意茵将箱子放进了后备箱。

    “夫人的一个朋友,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了!对了,先回陶宅吧,晚点我再送你回去吧!”季家和想着车子里的那位,对着意茵略感歉意地说道。

    “可以的,我不急的!”意茵笑着,也不在意。刚要打开副驾座,忽然,从后座的玻璃窗户边传来一阵熟悉的惊呼声。

    “意茵,想不到信眉让老季接的人是你啊?”尤嘉珍也很惊讶。自己刚刚认识的女孩,竟然是自己朋友的儿媳,这真是天意呢。

    “尤阿姨,是你啊?”意茵也很是惊讶,将打开的门合上,转身,来到后座。两人车内坐定,笑着,感叹着这个世界的神奇。

    “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刚刚在机场见面,现在又见面了!”尤嘉珍笑着,挽起意茵的手,感慨着。

    “是啊,我还想着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呢,没想到?”

    “是呢?”尤嘉珍感叹。忽然,想到林信眉叫自己过来的事情,莫非,有宫寒之症的人,就是意茵了。这样想着,尤嘉珍的心里忽然涌上一股心酸。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事情呢?

    意茵见尤嘉珍忽然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不说话,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身后,没有什么特别的啊!“尤阿姨,怎么了?”

    “没事,刚在想事情!”尤嘉珍冲着意茵列出一个微笑,并没有回答意茵的问题。

    “哦!”意茵见对方不想说,也没再问。转头,看向窗外。道路两边高大的白杨树,在飞驰的汽车身后,涮涮后退,想电影镜头一般,转瞬即逝。

    一个小时后,车子缓缓开心融城西山的陶家大宅。

    两人刚从车上下来,林信眉已经在门边等待着几人了。

    “嘉珍,意茵!”林信眉见到自己的好友和儿媳妇,笑着朝两人挥手。

    “信眉,好久不见!”尤嘉珍快步上前,握着林信眉的手,一脸激动。

    “真的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林信眉也感慨着。

    “妈!”意茵跟在尤嘉珍的身后,甜甜地唤了一声。“我先把东西拿进去了!”指了指身边的行李箱,意茵说道。

    “好,好!路上辛苦了吧,意茵!”林信眉慈爱地看着意茵,点头说道。

    “好,好!路上辛苦了吧,意茵!”林信眉慈爱地看着意茵,点头说道。

    林信眉和尤嘉珍相携进屋。两人望着意茵的背影,脸上轻松愉快的笑容不见。

    “你儿媳妇真是个贤惠的,你儿子有福啊!”尤嘉珍感慨着。

    “是啊!”林信眉也深深地赞同着说道。“只是老天带她不公平啊,和我一样的苦!”

    “严重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她自己说的。”林信眉想到意茵的身体状况,眸子里也染上些担忧。偏偏自己的儿子就是不在意。

    “那我们待会问问她,这种事情,早点治疗也好!”

    “嗯!”林信眉点头赞同。

    意茵刚进客厅放下行李箱,见看见陶权信正端着一杯茶从楼梯上下来。意茵放下手里的东西,对着陶权信礼貌地唤了一声。“爸!”对着陶权信,意茵一直都是以很尊敬的态度对他的。做不到像面对林信眉时的那般轻松,在他面前,意茵总觉得自己心虚的想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意茵刚回来啊,路上辛苦吗?”陶权信见到自己的儿媳妇,脸上也带上了淡淡的笑容,关心地询问着。

    “坐飞机不是很累的!”意茵如是回答。“爸,今天我回来了,明天我就回家住一段日子!”意茵想了想,还是先和陶权信说一声比较好。

    “是该多陪陪父母的!”陶权信听着意茵的话,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点头同意。“待会跟你妈说一声!”

    林信眉和尤嘉珍进屋的时候,已经不见意茵的身影,陶权信坐在沙发上喝茶。见到来人,笑着起身相迎。

    几人相互招呼了一番,陶权信去吩咐厨房做饭,留下空间给这两个长时间没有见面的女人,让他们好好话话家常。

    她今天打算现在家里住一晚,明天再回自己父母那边。往那张干净柔软的大床上一倒,意茵累的不想动弹了。说不累那是假的,旅途怎么会不累。

    爬着爬着,意茵忽然泛起困来。眼皮像是千斤重一般,怎么也抬不起来了。忽然,眼前一黑,意茵沉沉地睡了过去。

    “咚咚咚!”一阵沉闷的敲门声,将意茵从睡梦中惊醒。一个机灵,意茵腾地一下做了起来。刚想下床起身,忽然,眼前一黑,就着床沿,直直地倒了下去。

    “咚!”一声闷响,林信眉站在门边,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声响,想也没想,就直接开门冲了进去。

    “意茵,你怎么了?”林信眉看到房间里的情形,立刻惊呼。只见意茵正趴在离床不远的地方,一动不动。“嘉珍,你快过来,帮我看看,意茵怎么了?”

    “我来看看!”尤嘉珍在楼下听到林信眉的呼声,快速地跑到屋内,冷静地处理着。

    熟练地搭上了意茵的手腕,她是学中医出身的,专治妇科,不过,一般的医护知识,也算是较为精通。翻眼皮,掐人中,揉太阳穴,一套动作下来,流利顺畅。

    五分钟后,意茵悠悠地睁开眼睛,一脸迷蒙地看着眼前的两张担忧的脸庞。

    “妈,我没事,就是起床动作太猛了,大脑缺氧,所以才会晕倒的!”意茵怕林信眉担心,笑着安慰着她。

    “都晕倒了,还说没事。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啊?”林信眉听着意茵的话,脸上的担忧并没有缓解,反而心头的烦闷与心疼骤增。这孩子啊!说出的话,也带上了几分担忧,几分责怪,语气也冲了几分。

    “好了好了,不是醒来了吗?”尤嘉珍见意茵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忙着开口说道。

    ------题外话------

    最近两天事情较多,明天会多发补上去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