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七十一章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两人静静地坐在餐桌上,意茵小口小口地吃的。瞥见坐在对面的陶亦华也是像自己这样小口地抿着,意茵以为他不喜欢今天的晚餐,不禁开口问道:“粥不合胃口吗?”

    “不是!”陶亦华微微一愣,裂唇一笑。

    “我看你吃得慢,以为你不喜欢吃呢?”意茵说道。

    “你煮的,怎么会不好吃。”陶亦华听着意茵的话,笑了笑。他心里有事,所以胃口不是很大。可是,意茵最近胃口好像又小了。

    “最近你吃的好像更少了,怎么了,是胃又不舒服了吗?”陶亦华喝完最后一口粥,放下碗,见意茵碗里还有很多粥,不禁微皱着眉,问道。

    “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胃没有什么问题的!”意茵拿筷子戳着碗里的粥,撅着嘴,说道。

    陶亦华见意茵孩子气的举动,失笑。拿起她的手,不让她继续这样。“好好吃饭,不能这样浪费的!”

    “我不会浪费的!”意茵反驳着,低头扒饭。刚刚听见陶亦华这么说自己,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了。一直以来,自己都是简朴的,陶亦华才是奢侈的,这是意茵的定位。今天,忽然被他这么一说,意茵顿时大窘。

    陶亦华见意茵吃饭,自己无事,便想着找些话题聊天。

    “对了,你今天下去去哪里了?”陶亦华想到刚刚在家并没有看到意茵的身影,不禁开口问道。

    “我啊!”意茵嘴里含着一口粥,便回应着,便吞了下去。“我下午在家里没什么事情,就去了趟学校!”

    “嗯,后天就要开学了!”陶亦华点头。

    “你知道我在学校遇见谁了吗?”意茵像是献宝一般,神秘地对着陶亦华说道。满意地看到他眼中的好奇,意茵笑道:“我看见周安天了!原来,他今天在我们学校做演讲!真想不到,他还有哪方面的天赋,平时见他温文儒雅的样子,还看不出来呢?”

    意茵一边回忆,一边说道。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脸上越来越沉郁的表情。

    “所以你们就一起回来了!”陶亦华冷冷一问。

    “对啊,他送我到楼下的!”意茵顺口一答,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已经变化的语气了。

    “他对你还真体贴!”陶亦华冷嘲热讽起来。他知道这样不对,安天与意茵不可能有什么,但是,一想到意茵把安天当好朋友的那般模样,他就忍不住地郁闷。

    “你又在胡说些什么啊?”意茵听着陶亦华嘲讽的语气,微微一愣,笑道。“我和安天是属于那种很知心的朋友,就像我和诚礼学长一样,都是知己了!”

    意茵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到陆诚礼,陶亦华的心里更加不舒服了。“你和你的学长不应该注意保持点距离了吗?”

    “亦华,你是怎么了啊!”意茵听着陶亦华的话,觉得他说的离谱了。不禁皱眉,心里微微不快。每次只要自己一说到什么异性朋友,他都是这副模样,这占有欲也太强了吧!是人,总要有点自己的私人空间吧!

    “没什么,我今天心情不好,刚刚说话有点离谱了,不要介意了!”陶亦华听着意茵明显带着埋怨语气的话,不禁软下口气,握着意茵的说,带着歉意地说道。

    “没事,我不怪你!不过,你对我的私人秘密管的太宽了,我也没有时时刻刻盯着你身边的异性朋友啊!”意茵语重心长地劝说着。

    “嗯!”陶亦华含糊地应了一句。

    “对了,你今天下午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意茵想着下午分开之前还是好好的,回来之后他就有点怪异,不禁疑惑。

    “没什么事情!”一说到下午的事情,陶亦华的口气明显变得有些闪躲。

    意茵见他这样,以为他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又不愿意说出来,心想着要去开导他。“亦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不要藏在心里,这样憋着会不舒服的!”

    “你多想了,意茵!”陶亦华对着意茵淡淡一笑。“没你想的那回事!”

    “那你下午在医院干什么?”突然,意茵开口问了这么一句话。下午,陆诚礼忽然打来电话给意茵,说他在医院里看到陶亦华了,以为意茵什么又不舒服到医院来了。意茵当时随编了个借口,哪知,心里却是颇不平静。

    陶亦华听着意茵的话,愣了半晌。“去医院有点事情!”心里虽然疑惑意茵怎么知道这件事情,但是也承认了。

    “……”陶亦华这么一承认,意茵反而没什么好问的了。“那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我,是杨雪兰!”

    “这关杨雪兰什么事情?”意茵一听到杨雪兰的名字,声音陡然拔高,明显不高兴。

    “她出了点车祸,所以我去医院看看她!”陶亦华不知道意茵与杨雪兰之间微妙的关心,如是汇报着。

    “她出车祸,该去看望的人也不是你吧!”

    “我作为合作公司,有义务要去的,而且也是在公司附近出的事情,于情于理我都要过去的!”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陶亦华没有说。那就是杨善守恳求他过去的,为了女儿的性命,能够放下架子的父亲,自己不回去拒绝。

    可是,有些事情,不说出口,别人永远不会知道,自然也不会理解。意茵就不理解,杨雪兰出车祸关你什么事请,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心里这么想着,意茵嘴上也说了出来:“于情于理?我看是于情于理你都不应该过去!”意茵一个冷哼。这个女人,也太能搞了吧!

    陶亦华听着意茵明显小家子气的话,微微皱眉。“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阴暗,我只是过去看望一下!”

    “你是说我心里阴暗喽!”意茵抓住了他话里的一个词,放下碗筷,追问着。

    “我没那么说你!”陶亦华皱眉,语气中带着丝丝不耐。他认为意茵不是那种会随意无理取闹的人。可是,他忘记了,就算再明智冷静的女人,一旦到了感情面前,也时常会显得冲动。

    “我看你心里就是那么想的!”意茵腾地一下起身,噼里啪啦地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筷,嘴里不屑的咕哝着。

    陶亦华见意茵干活,也主动去帮忙。哪知,手还没有碰到碗筷,就被意茵大力拂开。“陶总您是贵人,这等粗活还是我来做吧!”

    “你正常点行不!”陶亦华被意茵冷嘲热讽的话弄得火大,语气也冲了起来。

    “啪!”意茵将碗筷往桌子上一撩。“我哪里不正常!想你这样大献殷勤的才叫正常吗?”

    又来了。陶亦华被意茵的想法弄得很不理解,不就是去医院看了人家一次吗,至于这样吗?“我都说了,这完全不干其他人的事情,你非要多想,你让我怎么办?”

    “我真的多想了吗?”意茵听着陶亦华的话,语气忽然平静下来,冷冷地反问一句。收拾着东西,进了厨房。

    陶亦华见意茵这般,也不再要帮忙了。望着厨房紧闭的门,不明白好好的一顿晚饭,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厨房内,意茵打开水龙头,一边洗碗,一边强压下心里的不安与委屈。“啪啦”一滴眼泪滴进了泡沫里。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每次只要亦华一提到杨雪兰,她的心里总是涌上一股强烈的不安。她一直想告诫自己说,亦华对这个女人是没有任何其他想法的,可是,自己却总是不能说服自己。那是一个可以和他比肩而立的女人,美丽,干练。就连身家背景,与亦华也是相当。而自己呢,就是占了一个同学关系的便宜。要是没有这层关系,他们现在还能走到这一步吗?

    最近胃口不是很好,意茵吃的很少。流理台上的碗筷不多,意茵很快便清洗完毕。端起碗,刚转身想要将手里的东西放进壁橱里,忽然,眼前一黑,手里的东西应声滑落。

    “哐当!”一声巨大的声响,隔着厨房的门,清晰地传到坐在客厅里捂着脸深思的陶亦华的耳中。霍然起身,陶亦华朝着厨房奔去。

    刚打开厨房的门,映入眼帘的场景,让他的心剧烈地振动了。

    只见意茵正横倒在流理台,离身体不远的地方,一堆已经碎裂的碗碟,正左右晃荡着。意茵的头磕在了碎裂的瓷片的边沿,只那么些许距离就要扎进了太阳穴。

    陶亦华忍着巨大的惊恐,将意茵抱了起来。

    “意茵,你怎么了?”此刻,他心里彻底慌了。在刚刚推门的那一刹那,他真的好怕就这么忽然就失去意茵了。

    此刻,她脸色苍白,唇上没有一丝血色。额头刚刚被流理台边的硬物磕到,隐约可见一些青紫色。陶亦华心疼地将意茵抱起,快速地将她抱到卧室的床上。

    “意茵,你怎么了啊?”他惊恐地再次开口询问道,可回应自己的仍然是无声的言语。陶亦华回忆着上大学的时候,夏天治疗中暑的同学的方法,掐着意茵的人中。

    刚一掐上,躺在床上的人,忽然呻吟一声,有要醒来的趋势。陶亦华如释重负,蹲在床边,静候着意茵醒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