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七十七章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由于她走路的时候光顾着打电话,并没有注意到朝自己身边走来的一对年轻男女。睍莼璩晓

    “嘭!”的一声,杨雪兰挽在手臂上的名贵包包被撞落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只见那两人连声道歉。男的地下身子将自己的包捡了起来,女的则扶着手臂,但是并没有娇气的呻吟,而是带着歉意,淡笑着看向自己。

    望着她脸上的笑容,杨雪兰仿佛看到了意茵那清淡如梅的容颜,微微皱眉,心底涌上一股厌恶。

    “没事了,下次注意点!”杨雪兰冷着声音,瞪了两人一眼,将男子手里的包夺过来,转身离去。

    “赵叔,没事,记得,这次一定要确保百分之百成功,我要让那姓汪的女人,万劫不复!”人走了,但是,那恶狠狠的话,却传到了刚刚两人的耳中。

    温兰新和季晨两人愣愣地看着杨雪兰离去的身影,眸子里,有着一丝不解。

    “兰新,刚刚那个女人的包里我好想看见意茵的照片了!”季晨一边搂着温兰新,一边说道。

    “是吗?”温兰新惊讶一问。“看刚刚那个女人的穿着打扮,应该是有钱人,可后面说的话,却是那样狠毒。”

    温兰新和季晨两人都听到了杨雪兰最后说的那句话,心里直翻嘀咕。姓汪的女人,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要让她万劫不复。

    意茵从咖啡店里出来的时候,心里很是烦躁。

    抬头看了眼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天气竟然暗了下来。是啊,昨天预报上说,今天可能会下雨。秋雨连绵,意茵不喜欢。

    沿着咖啡店外的景林路,意茵漫无目的地走着。街道两边的法国梧桐,高大粗壮。即使是深秋,依旧可见黄灿浓密的树叶挂满枝头。偶尔一阵秋风拂过,枝头的树叶沙沙作响。

    意茵今天穿的是一件橘红色的风衣,将她五个多月的身姿掩在长长的风衣下,竟然看的不是很真切。

    从远处看,橘红色配上满天飘落的枯黄色,竟然是如此的耀眼,和谐。

    意茵身后的不远处,一辆很不起眼的棕色面包车里,一双锐利的眸子,正盯着意茵的背影,一眨也不眨。

    意茵望着那些被风吹落的树叶,忽然想起那句“叶的凋落,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意茵嗤嗤一笑,似嘲讽,似无奈。

    杨雪兰在咖啡店里说的话,做的事情,还在意茵的眼前浮现。自己与周安天的几次接触,的确什么事情都没有过,怎么会有那样的照片呢?看照片上两人抱在一起的背景,像是学校的图书馆休息室。意茵脑里精光一闪,她想起来是怎么回事了!

    那次在图书馆,自己与周安天发生争执,然后自己因为头晕,他接住了自己一下。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竟然也被有心人利用。杨雪兰这个女人,真的好可怕。想到这里,意茵的脊背忽然升起一股寒意。

    亦华呢,不知道他看到这些照片会有什么想法?意茵心里纠结着,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亦华,免得到时候被有心人利用。

    意茵一边沿着路边的人行道缓缓走着,一边思考着问题。并没有注意到身后,危险悄悄逼近,

    前方五十米处,她穿过马路,就可以坐公交车回家了。意茵站在路边,望着红灯变为绿灯,刚抬脚,还未走出三步,旁边的车道上忽然窜出一辆面包车,直直朝着她撞来。

    望着飞驰而来的车辆,意茵的瞳孔瞬间放大,目光凝结。本能地,往后退去。可是,她哪里知道,她目前所站的位置,就是一个无路可逃的死角。一边是人行横道的护栏,一边是飞驰的车辆,避无可避。而那车子,就这么直直的向自己冲来。

    “吱!”一声尖锐而又悠长的刹车声,在意茵的耳边炸起。意茵觉得自己的腹部像是被生生剖开一般,痛彻心扉。她本能地按着自己的肚子,摔倒在地。疼痛,让她失去了呼喊的力气。

    而那辆肇事的面包车司机,慌乱地下车看了眼意茵。是个老实的中年男子,肤色黝黑。此刻,那张本来黝黑的脸颊上,血色尽退,战战兢兢地看着摔倒在地的意茵,踯躅不前。

    意茵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痛。望向中年司机所站的方向,意茵朝他伸出手,想让他送自己去医院。可是,回应她的,却是那人决然而然的转身。

    只见中年男子忽然转身,慌乱地跑上车,很快便发动车子,逃逸而去。

    意茵怕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有事,所以躺在地上不敢动。十字路口,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意茵这么横躺在路边,周围已经围上了不少群众。他们眸中带着不解,却没有人主动上前帮助她。意茵看着眼前这一张张陌生的脸,心底遍寒。这就是人性,冷漠自私的人性。

    由于司机刹车及时,意茵除了肚子被撞的比较狠之外,思维还是清醒的。她环顾了四周,嘴角咧出一声冷笑。因为疼痛,她头上沁出冷汗,已经将额头的秀发打湿,看起来好不狼狈。强忍着腹部的疼痛,意茵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打完医院的电话,意茵还未挪动一点,忽然瞥见自己的大腿根部印出汩汩鲜红的血迹。一股冬日寒冰般的冷意侵入心底,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此刻,她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忽然崩塌。方才强忍住的泪水,如决堤的河流,一泻千里。

    “宝宝,你不能有事,妈妈承受不住啊!”带着哭泣的悲痛,声声催耳。周围一些年纪大点的妇女不忍心,好几个蹲下身来,安慰着意茵。

    “姑娘,你先不要着急,你一着急,结果更坏。”只见一位中年妇人蹲下身来,抱住意茵的,将她的头枕在自己的怀里,安慰着她。她也是生过孩子的人,这样的情形,八成是要流产了。可是,她只能安慰着人家。

    身下流出的血,像一条细长的小溪,在藏青的柏油马路上,映出诡谲的一道痕迹。

    “天啊,意茵!”忽然,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呼,紧接着,一位长相俊美儒雅的男子,慌乱地扒开围观的人群,蹲在躺在地上的女子面前。

    周安天此刻也傻掉了。他今天本来是打算去景林路附近办事的,穿过十字路口时,瞥见这边一推人围在那里,便好奇地多看了两眼。望到地上那一股殷红的血迹时,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而在看到意茵那张苍白惊慌的脸颊时,他什么也没想,直接停车冲了过来。

    “我带你去医院!”周安天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了。望着意茵微微隆起的腹部以及身下的那滩血迹,心底发凉。

    陶亦华觉得自己今天就不应该主动说要下厨。看着流理台上一片狼藉的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吧,自己还真的不是做饭的料。想不到,自己堂堂“优能”的总裁,竟然连为自己老婆煮饭的能力都没有,这是多大的打击啊。

    就在陶亦华端着盘子,想要清理流理台上的垃圾时,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陶亦华一边慌忙地掏手机,一边单手托着盘子。哪知,手机没有掏出来,手上一个不稳。

    “哗”的一下,几个盘子,就这么牺牲了。

    陶亦华一边按下接听键,一边蹲下身来收拾打碎的瓷片。

    “喂,安天!嘶!”话还没有说完,手指就被尖锐的瓷片给割伤。殷红的鲜血,顺着指尖,滴滴滴落。白色的瓷片,印上鲜红的血迹,如开在地狱中的曼珠沙华,妖冶,诡异。但是,此刻他没有去理会那伤口。

    “你再说一遍,意茵怎么了?”此刻,一向自恃冷静的陶亦华,也慌乱了。

    “好,我马上过去!”

    陶亦华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还在进行。

    只见周安天正坐在手术室边的椅子上,脸色如灰。

    陶亦华快速地冲到周安天的身边,抓着周安天的衣服,狠狠地问道。

    “意茵到底怎么了,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陶亦华从下午见到那些照片后,心里本来就有了疙瘩,而现在,意茵出门后出事,陪在她身边的人,却是周安天。这也太巧了!他很想冷静,可是在看到周安天土灰色的脸色时,隐忍的怒气,怎么也压制不了了。一把抓起周安天的衣领,狠狠地问道。

    “对不起,亦华!”周安天见陶亦华激动的样子,诚恳地向着他道歉。就在手术前,医生问自己是保住大人还是小孩时,自己没有经过意茵的同意,就做主,让医生保住大人。虽然自己与亦华是好朋友,但是这样的事情,自己是无权决定的。要不是情况紧急,意茵在昏迷中,自己怎么也不会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决定。

    可是,周安天不知道,自己这样的道歉,却正好让陶亦华以为他是因为另一件事情的歉意,才说的道歉。

    误会,也就此产生。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