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冷酷总裁太温柔 > 第八十一章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冷酷总裁太温柔最新章节!

    “陆医生!”就在两人发呆之际,一声清丽的嗓音,闯入两人耳中。睍莼璩晓接着,一位身着暖黄色职业装的俏丽女子映入眼帘。

    钟紫桦没有见过吴雅蓝,蹙着眉,疑惑地看向一边的陆诚礼。

    “雅蓝,你来啦!”陆诚礼见到吴雅蓝的刹那,也是愣了一会。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吴雅蓝了。记得大学时代,两人也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呢!

    “意茵呢?”吴雅蓝急冲冲地小跑到陆诚礼面前,喘着气,问道。

    她也只昨天听到意茵出车祸的事情,不放心,听到消息,马上就赶过来了。

    见到陆诚礼身边站着一位气质婉约的女子,想来应该是他的朋友。微微点头示意。

    陆诚礼将钟紫桦领到雅蓝面前:“雅蓝,这是钟紫桦,意茵的同事。紫桦,这是意茵的好朋友,吴雅蓝!”

    “你好!”两人相视有默契一般,伸出手,同时出声打着招呼。

    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真是一点都没错。两人就算是第一次见面,那也会一见如故。

    “意茵现在怎么样了,睡了吗?”吴雅蓝心里装着意茵的身体,焦灼地问道。

    “不好!”陆诚礼垂下眼眸,如实说。孩子没了,又被杨雪兰这么一来,肯定好不到那里去。

    “意茵很伤心,哭了。但是诚礼不让我进去安慰她!”钟紫桦也说道。最后一句话,像是抱怨一般,不过,眼里的担忧却是掩饰不了的。

    “这个傻子!”吴雅蓝听完两人的话,气的直跺脚。然后,转头看向一边的陆诚礼:“平时不是看你挺清醒的,怎么今天就糊涂了!意茵刚刚经历了那么大的痛苦,现在心情肯定不好,我们要是再不去安慰她,我都替她觉得苦了!”吴雅蓝说完,越过陆诚礼,径直朝病房走去。

    “意茵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陆诚礼按住吴雅蓝的肩膀,低低叹气。

    “我管她什么性子,老娘现在过来了,她就不准那么娇滴滴地哭!”吴雅蓝瞬间爆发了。意茵那么坚强的一个人,要是哭了,就证明她心里有多苦了。

    钟紫桦跟上吴雅蓝的脚步,几人一前一后进了病房。

    钟紫桦跟意茵认识的时间不长,所以也不如吴雅蓝对她那般熟悉。现在看到她和吴雅蓝之间的亲密,心里小小失落。复尔,又自嘲般地骂了自己一句,这个时候,乱想些什么呢?

    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看到的人,吴雅蓝皱了皱眉头,瞥向身后的陆诚礼,轻声问道:“陶亦华去哪里了?”怎么意茵的家人一个都不在啊!

    “有事离开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回答她的,是钟紫桦。她因为接到陶亦华的电话才赶过来的。早上刚见过他。

    “自己老婆都住院了,他还有闲心乱跑!”吴雅蓝听着钟紫桦的话,冷冷地说道。她一直就对陶亦华不是特别放心,现在更是失望、生气。

    望着躺在床上,把自己裹成一团,不时抽动双肩的意茵,吴雅蓝眉头轻轻蹙起,脸上染上心疼的神色。

    “意茵,我看你来了!”在床边坐下,抚上意茵的肩膀,轻声说道。

    意茵本来已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听到身后开门声,以为紫桦和诚礼他们又回来了,可是,入耳的熟悉的呼喊,却让她刚刚控制好的情绪,瞬间崩塌。

    “呜呜!”轻微而又急促的呜咽声,清晰地传到几人的耳中。

    “好了好了,不哭了,我们都陪在你身边呢!”吴雅蓝听到意茵极度压抑的哭泣声,心疼地抱住意茵,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

    吴雅蓝心里想着怎么开导意茵,见钟紫桦和站在身后的陆诚礼没有要出去的意思,一个眼神示意,陆诚礼便明白了。

    “我看午饭时间差不多了,紫桦,我带你先去吃饭吧!”陆诚礼看了看腕表,拉着钟紫桦的手,忽然说道。

    手上传来的感觉,让钟紫桦浑身一震。脸上闪着极度不自然的表情,呆呆地没有言语,就这么被陆诚礼拉走了。

    听到两人关门的声音,吴雅蓝放开意茵,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意茵满是泪痕的脸庞。伸出手指,为她擦干净眼泪。

    “这么哭着,都成大花猫了,不漂亮了!”

    “嗤嗤!”意茵听着吴雅蓝的话,低声嗤嗤苦笑两声。“雅蓝!”一声悠长的呼唤,夹杂着太多让人心疼的东西在里面。

    “我在呢?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听着呢,不要憋在心里,这样,只会苦了自己!”

    “我忽然好恨我自己,为什么那么不争气!”为什么这么没用,嘴上斗不过杨雪兰,就连身体,也是诸多问题。亦华,我还有资格站在你身边吗?

    “这不是你的错!”吴雅蓝以为意茵是自责孩子的事情,轻声安慰着。“这种事情,我们谁也不能预料的!”

    “是吗?”意茵反问着,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当然了!”吴雅蓝立刻回应。

    听着雅蓝安慰的话,意茵没有继续去反驳,闷声苦笑着,在床上转了个身,不再说话了。

    “对了,你老公哪里去了?”吴雅蓝盯着意茵睡在床上的背影看了会,眨眨眼,疑惑地问道。

    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意茵本来已经略微平复的心情又触动了。心里溢满着苦涩,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亦华,去公司了!”

    “靠!”吴雅蓝一听,不乐意了。“你都这样了,他还有心情工作吗?到底是老婆重要还是工作重要啊,不行,我要打电话好好问问!”说着,便要掏出手机打电话。

    “雅蓝,不用了!”意茵听到身后的传来的声音,便猜到雅蓝接下来的动作,忙着翻身,制止她的动作。“是我赶他走的,不关他的事!”

    自己还是不忍心别人这么误解他!

    “哎,好吧!你们夫妻俩的事,我也懒得插手,不过,待会过来我要好好问问他!”吴雅蓝见意茵一脸悲戚欲言又止的模样,总觉得这次的事情不是一个意外那么简单。总觉得他们夫妻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人家不说,她也不能追着去问。

    “意茵,饿了吧,我们去吃饭吧!”吴雅蓝看了眼手机,快十二点了。

    “你去吧,我现在不想吃!”意茵一点胃口都没有。“医院的饭菜味道可能不符合你的胃口,你要是不习惯可以去外面的快餐店!”意茵想到吴雅蓝那刁嘴,忍不住关心道。

    吴雅蓝听着意茵的话,心头闪过暖意。这个傻女人,自己都这么样了,还想着别人怎样!

    盯着躺在床上的意茵看了会,吴雅蓝转身离开。

    “优能”总裁办公室内。

    陶亦华揉了揉发酸的眼神,扭了扭脖子,脸上尽是疲倦。花了近一上午的时间,终于将自己想要的信息全部看完了。

    原来,事情的结果,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一想到自己曾经那么想意茵,陶亦华的心里就满是懊悔。想要去道歉,可是,意茵现在愿意见到自己吗?

    想到昨天她那么激烈的反应,自己这次真的伤她伤的深了。想到这里,亦华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的理智,一遇到她就全部消失,真是自己的克星呢?

    想见她,很想见她,这是陶亦华此刻心里最真实存在的想法。他悔,不该不分青红皂白的责怪她。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他怒,愤怒自己那么不理智,不相信意茵的话,而去信什么照片。

    意茵刚刚失去了孩子,自己又这般对她,她是该有多难过。想到这里,陶亦华再也坐不住了,抓起外套,急冲冲地就往外赶。

    刚推开门,差点就和迎面走来的林泽霄撞了个满怀。

    “老板,你这么急着要去哪里啊?”林泽霄跟着陶亦华这么久了,重来没有见到他像今天这么失态过。

    “……”然,回应他的,却是陶亦华匆匆离去的背影。

    林泽霄眯着眼,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得,朝着陶亦华离去额方向小跑过去。

    “老板,刚刚环艺的杨小姐打来电话,说下午过来拜访!”林泽霄不确定陶亦华听到后会有什么反应,但是他把话带到,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了。

    乍一听到杨雪兰这个名字,陶亦华猛然驻足。回过头,盯着正一脸释然地看向自己的林泽霄,眼里流露出一种摄人心脾的寒意,看得林泽霄脊背阵阵发凉。自己做错什么了吗?

    杨雪兰,陶亦华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不是充满情意的呢喃,而是带着一种狠厉的警告。

    杨雪兰听到林泽霄电话里传来的陶总拒绝自己的话时,苦笑一声。被他拒绝得多了,自己都觉得很正常了。可是,为什么今天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隐隐的慌张充斥在胸口,久不消散。

    “赵叔,上次的事情,办的妥当吧!”杨雪兰坐在那张豪华的皮椅上,微侧着头,对着站立在身后不远处的中年男子说道。

    “那只是一个意外,没有人怀疑的!”说话的人,就是杨家的老司机,赵平成。

    “那就好!”听到赵平成这么说,杨雪兰心里微微缓和了,深吸了口气。

    “好久没有去看妈妈了,我去一趟公墓吧!”起身,望着窗外连绵的秋雨,杨雪兰忽然有点怀恋自己的母亲。

    “我去安排!”赵平成微微一愣。小姐多久没有去夫人那里了,似乎从接触到“优能”合作案开始,就极少提到夫人了。不过,作为杨家的管家以及仆人,他该做的,是执行。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