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击杀左掌门 > 第二章 一介小儿 (中)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击杀左掌门最新章节!

    萧寒听了这话,收敛了脸上最后一丝笑容,盯着萧瑾看了半晌才说道:“既然小七如此胸有成竹,说不得二伯就要试上一试了!看看是否正如小七所言,经文道义,精深熟练!”

    “却无晦涩之处,还请二伯出题考校!”萧瑾躬身一拜接下话来。

    听到这里,萧寒脸色微僵,心中怒气暗生:“童子试兹事体大,一人也只有三次机会,容不得半点马虎,你休要以为是我以大欺小,欺压于你!”

    萧瑾还是低着头,不过却近前一步,躬身再施一礼:“二伯一片拳拳爱护之情,侄儿铭记于心,还请二伯出题!”

    此时的萧瑾已经恨的咬牙切齿,却不敢抬头!生怕萧寒看出端倪,有了防备!

    早年因萧瑾父亲读书举业耗尽了家财,祖父祖母去世,头上没了长辈压着,二伯二伯母不免有些闲言碎语,于是早早分了家。

    大伯远走行商,常年不见人影,二伯帮着族里打理族田,也算有口饭吃。

    萧瑾父亲是个有才情的,笔耕不辍,一口气考中了进士!因为殿试表现出色,由皇后做媒,迎娶了宫中女官庄氏。之后授官督察御史,转眼就是六年!后得皇帝信任,授巡察御使,一年后在任上病逝。

    七年官宦生涯,萧岳留下的只有京中一间二进宅院,老家三进祖宅,以及百亩良田!

    而萧寒如此咄咄逼人,冲的便是萧岳留下的遗产!

    萧岳去世不久,庄氏便郁郁而终。留下百亩良田自是委托给了二哥萧寒。几年下来,凭着佃租,萧寒盖起了五进青砖大宅,过上了锦衣玉食,有奴有仆的日子。可私下里,他却惴惴不安!

    女子十五而笄,男子二十而冠!

    萧寒锦衣玉食的日子,靠的是百亩良田的田租过活,可那终究不是他的!最晚,等到萧瑾二十及冠,萧寒便要将田地交割给萧瑾!

    而如今,萧瑾竟然要参加童子试!万一中了,便是道士!见官不拜,免除田赋徭役!那百亩良田也是要收回去的!因此,萧寒听闻,便一大早赶来,为的便是劝说萧瑾,晚几年参加!自己也好想个万全的法子。

    本想十拿九稳,手到擒来,万万想不到,平日里老实敦厚的侄子居然如此执拗难缠!

    “罢了罢了,既如此,我便出题与你,让你知晓其中深浅!”说着,萧寒拐过前厅偏门,进了后室书房。来到书桌前,闭目沉思片刻,然后沾满墨汁,于宣纸上笔走龙蛇。

    一刻钟过后,宣纸上就已有了三道题。萧寒顿笔,示意萧瑾上前:“侄儿既有此心,那便试上一试。若是连我这关都过不了,就快快歇了心思,闭门苦读两年。免得在童子试上丢脸,浪费这大好机会!”

    萧瑾听了,也不在意,静静看着题目思虑片刻。然后重新选了一杆笔,沾满墨汁,也不言语,提笔疾书。

    萧瑾生来早慧,有父亲奠定扎实根基,后来得先生教授,博览道家经典。又将前世道家经义和今生所学融会贯通,自身一体!虽还稍显稚嫩,开宗立派成一家之言差的还远,不过十几年笔耕不缀,名次靠后的进士也可取得。更不用说为了进士及第背诵名家名篇无数,如今做起这区区童子试的题来,只感觉大材小用!

    “仙道共有:人仙,鬼仙,地仙,神仙,天仙,五个境界。”

    “人仙有:养气,开脉,周天。”

    “鬼仙有:凝神,定火,内照。”

    “地仙有:抱丹,玄光,紫府。”

    萧寒见萧瑾奋笔疾书,站在一旁闭口不言。初始并不在意,萧瑾年幼失孤,又无名师教导。能熟悉多少道家典籍经义?更不要说,他出的题,看上去都是大路货,可延伸出来的却多是左道旁门。莫说童子试,便是乡试也是不考的!这在仙道正途,是不需掌握的!

    不过渐渐地,萧寒皱起了眉头。看着萧瑾行云流水般的提笔速度,不说经义填写是否正确,光看这流畅的笔触,就可见不俗了。

    “还请二伯过目。”萧瑾写完最后一个字,额头隐隐有了一层薄汗。这还是萧瑾养气有成,若是平常书生,仅此就能要了他半条命。

    萧寒闻言,心中一阵心悸,抬头望去,看日头,已经悬空高挂!好快的速度!

    再看纸上文字,顿时一阵惊涛骇浪涌上心头!

    不说内容如何,仅仅这一手风骨挺拔,龙行蛇走的字,便远超自己多矣!

    再看下去,经义道文居然无一差错!

    最后的经义有感,更是字字玑珠,深入浅出!莫说童子试,便是自己这老道士也计尽于此了!萧寒看着眼前的文字还是不敢相信,又将卷子平铺开来,摊在书桌上细细研读。看得久了,不仅没找出漏洞,反而看得自己满头大汗!最后闭目靠在书桌前的椅子上,瘫坐下来,不发一言。

    自己这侄儿还真是修道的真种子!

    萧寒只勉强过了童子试,习了道法,入了道蝶,得了道士身份。虽止步于此,但是起码的判断能力还是有的!

    不想,自家这不声不响的侄子,居然有如此才情!说不得,这就又是一个进士及第!若是道业有成,入了道蝶,就是道官!若是再进一步的话…

    此方世界仙神显现,长生有途。宗门扶持皇朝治理天下,仙道委托神道牧养万民。修道超脱可谓此方世界进阶之机。

    虽说有了一丝超脱之机,但是道义艰涩,非常人可以参悟。而在童子试之前,能修的也就是一门粗浅的养气法门。只有道义理解通透,循着童试,乡试,会试,殿试这一步步走来才可得修大道,长生有望!

    过了童子试,修了道法,入了道蝶,养气有成,人仙一转就是道士。过了乡试,开脉有成,人仙二转就是道官。若是再进一步,进士及第,周天筑基,人仙圆满,那就是真真步入道途!到了这一步,那便有幸拜进那上门仙宗!

    想到这里,萧寒就是一阵兴奋。可马上,他又将心思按了下来,想想自己三个不学无术的儿子,想想自己那娇媚缠人的外室,想想自己的锦衣玉食,再想想身边伺候着的娇小可人的丫鬟。萧寒沉下心来,似是有了决断。

    萧寒睁开双眼,看着萧瑾低声说道:“小七,二伯竟不知,你居然有如此才情!想来你父也可瞑目了!”

    “多赖二伯教导看护,侄儿不敢自傲。”萧瑾还是一如既往的恭顺。

    萧寒闻言欣慰的点点头,接着说道:“不必过谦,你确实是有才的。不过,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二伯是过来人,自然比你多些见识。”

    “多少少年显贵,大了泯然众人。少时才名远扬不是好事,容易起了浮躁之心,对道业有碍啊!”

    “在我看来,你还是应该沉下心来多磨砺几年。然后一鼓作气,你看如何?”

    萧瑾面色平静,让人看不出喜悲,闻言沉默下来,半晌才开口说道:“兹事体大,二伯还容我思虑一二。”说罢抿紧嘴唇,不再言语。

    还要思虑一二!萧寒闻言眯了眯眼,然后打量一下书房:“也好,就给你三日时间考虑。天气凉了,屋里该添置的就要添置,过几日,我就吩咐下人将今冬的木炭送来。”

    看着萧瑾不动声色,萧寒又开了口:“你正是长身体的年纪,肉食却是少不得的。回去我就吩咐伙房添菜,身子最重要。”

    看萧瑾还是不发一言,萧寒的耐心也被磨了个干净:“就这样吧,家里事务繁忙,我就先回去了。”

    “二伯慢走。”萧瑾说着送到了院子门口,然后转身回去。

    不远处,绿儿抱着一只肥猫,不住的张望。萧瑾见状,快步走了过去。

    “少爷,二老爷来此何事?”绿儿连忙问道。

    “没什么,是说童子试的事情。天寒了,莫要在院子里待着,我们进屋吧。”说着萧瑾挑开门帘抬腿进去。

    绿儿闻言,连忙上前扶着门帘,然后跟着萧瑾进了屋子。

    “少爷此次可有把握?”听到童子试,绿儿不由得一阵兴奋。

    “若无意外,我必中!”萧瑾看着眼前欢快的绿儿,不由得心里一暖。

    “那就好,想来老爷夫人听闻,也是高兴的。”

    “若是中了童子试,入了道蝶,少爷就能将田地收回,我们的日子也能过得宽松些。”绿儿不由得开始打算。

    “少爷修法,肉食是要有的,人参黄精也是要有的,灵米也是要的。这样算下来,光指着佃租是不够的。京里的宅子已经租了出去,还能贴补些许,夫人留下的《庄氏调香》或许可以试试。”

    看着眼前的丫头一五一十的数着手里的资粮家底,萧瑾眼睛有些模糊。

    眼前这个小丫头是母亲买来与自己做伴的,为的便是怕自己远离父母,一个人孤单。初来观台老家时,她才五岁,还是跟着李先生开的蒙,习得字。

    骤闻噩耗,自己刚过七岁生辰,小丫头才六岁。自己虽生有宿慧,可毕竟是从母亲肚子里爬出来的,这便是生养之恩,不可不报,后来又得父亲倾心教诲,更是真心想要赡养报答。可不曾想,这心中刚有了挂念,却天人永隔!

    如今眨眼间,昔日那个粉嫩香软的小人已经展现出秀丽身姿,萧瑾也不禁感叹不已。

    想到这几年吃过的苦,萧瑾不由得双目微眯。

    如今童子试在即,谁也别想阻碍自己奔前程。

    看着门外来来回回的仆人,萧瑾面色微沉,自己这个二伯父还真看得起自己。父亲留下的遗产,已经尽数给了他保管,剩下的就是母亲陪嫁。难道这些,他也不准备放过?想到这里,萧瑾就感觉齿冷!

    快走几步,萧瑾又回了书房。透过窗户,看到周边没人注意。这才放下心来,然后慢慢度步到书架前,一本本翻着。直到翻到一本《庄氏调香》,萧瑾才停了下来。

    轻轻翻开扉页,一张百两银票进入眼帘,接着向后翻去,第二张,第三张,等到萧瑾翻到末页,前后一共有八张银票!

    萧瑾又捏了捏厚厚的书皮,顿了顿,心里松了口气。接着,又叹了一声,合上书册,又放回书架。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