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小说 > 击杀左掌门 > 第三章 一介小儿 (下)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shocks-direct.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shocks-direct.com,最快更新击杀左掌门最新章节!

    萧寒的五进大宅就起在自家兄弟萧岳的百亩良田旁边,宅子前还有一汪水塘,水塘左右两旁种满了榆树和柳树。

    这是萧寒找了高人布的风水局,那水塘就是取纳气聚财之意,宅子起在自家弟弟的田亩之旁,纳谁的气聚谁的财自然不言而喻。

    五进大宅在观台县也是数得着的,那百亩良田的开支大半都填了进去。宅子前的门房厅还有两三个门客喝茶闲聊,远远看到萧寒风风火火走来,立刻眼睛一亮,手忙脚乱收了桌子上的吃食,然后快步迎了出去。

    萧寒风尘仆仆走来,对迎上来的门客看也不看,抬脚径直入了门,穿过几道回廊,便来到一处亭台水榭。

    那水榭布置的极是雅致,古朴的石亭,背靠几株墨竹。石亭中央是几把竹椅,一张石桌,红泥小火炉,绿蚁青梅酒,最是惬意不过。

    “父亲,你回来了。”石亭里,一个仆人一个丫鬟簇拥下,一个身量颇高的二十多岁年轻人迎了上来,面容五官有七分神似萧寒,正是萧寒的二子萧珉。

    萧寒有三子,大儿子萧瑜已经领了道蝶,拜了清和宫长老为师,学习祈福,斋戒之术。小儿子才八岁,前两年刚开蒙,如今才开始学道经。眼前之人便是萧寒的第二子,也是三个儿子中最肖萧寒的,平时最得他欢心。

    不过,萧寒刚从萧瑾那里回来,想想才情不凡的萧瑾,再看看眼前屡试不第的二子,胸口没有来得涌起一股怒气:“还有十日便是童子试,你不在书房好生温习,在此作甚?”说着指了指石桌上的酒菜吃食。

    丫鬟和仆人听了,吓得一个哆嗦,垂下头不敢直视。萧珉看着父亲一脸铁青,支支吾吾说道:“回禀父亲大人,是,是孩儿要邀请友人同窗,来此小酌。”

    “邀请同窗?小酌?”萧寒没揭破他的说辞,扫了一眼然后说道:“童试在即,这已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且收收心!若是中了,那便又是一番天地。若是不中,哼哼。”说罢,萧寒一摆衣袖,转身向内院走去,眼前闪过侄子沉稳坚毅的面容,再想想自己最宠爱的二子,不由得摇摇头,暗地里叹了一口气。罢了,是龙是虫,吃肉吃屎,就看这一次了!且好自为之吧。

    萧珉见萧寒离去,顿时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到身边丫鬟怯生生站在那里,神情惹人怜爱。双腿绷直,衬的翘臀格外勾人。不由得又想起昨晚的销魂情景,心里顿时按耐不住。于是提脚踢向一旁的仆人:“狗奴才,还不去外面打听一下,老爷子因着什么事发这么大的火?”

    那青衣仆人哎呀一声,然后拍拍屁股麻溜站了起来:“少爷等着,奴才这就去。”说着一溜烟,跑了。

    萧珉见状,轻蔑一笑,然后将身旁的丫鬟一把拉进怀里,抱着美人坐在竹椅上:“来,香一口。”

    “少爷,老爷可是让你温习功课准备童子试的!”丫鬟挣扎一下便放弃了,仍由他轻薄。

    “不过是童子试,此次取之必中!”萧珉不在意的说道,将头拱进丫鬟丰硕的胸部深深吸了一口气,满脸沉迷。

    那丫鬟见了,眼中不由得闪现一丝得色,不动神色的挺挺胸脯,然后又换上一副怯生生的神情,欲拒还迎,低声喃喃道:“少爷莫要如此,若是叫老爷夫人知道,那可了不得!”

    “有甚了不得,大不了少爷纳了你便是。”

    丫鬟听闻,眼中顿时露出欣喜之色。

    萧寒辗转来到书房,刚坐下不一会儿,其妻萧吴氏端着一碗八宝粥走了进来。

    “老爷,先把粥喝了吧。”说着将八宝粥放在桌子上,然后在一旁坐下。

    看着萧寒用汤勺细细喝了大半碗,萧吴氏才开口:“老爷此去如何,小七可是放弃了?”

    萧寒闻言,手里的汤勺顿时一停,然后叹了一口气,将碗放下:“哪里这般容易,不过说是兹事体大,要思虑一二。哼!”

    萧吴氏闻言,眉头一皱,不过马上又一脸端庄:“少年总是心思简单,想着必定可以得中。再说又有小叔珠玉在前,小七有些想法,也是正常。毕竟是萧家的孩子,肯定差不了。”

    萧吴氏看着萧寒渐渐僵硬的面庞,话头一转:“不过,你是他二伯,自然比他清楚这童子试的深浅。这一人也只有三次机会,可谓珍贵异常,万万不可糟蹋了。”

    萧寒闻言面色微暖:“不错,他父将他托付于我,我必为他筹募盘算。小七年岁还小,再等三年也不晚。”

    “一会儿,你吩咐下去,小七那里木炭要备上。还要和厨房说一声,肉食也要有一些,莫要苛待了。”

    “是,妾身记下了。”

    “只是,就怕小七会多心,你这刚去阻了他…”萧吴氏欲言又止。

    “多什么心,我是为他好!”

    “有了这三年沉淀,下次取之必中!到那时,我就将他父留予他的百亩良田交与他自己掌管。”

    “想来,有了这几年积累,又有这经营历练,就是再进一步也未可知!若真是如此,便是我到了地下见了自家兄弟,也无愧于他了!”

    萧吴氏闻言,眉毛一挑,小手指抵着手掌就要掐出血来。

    “老爷说的是这个理,族里任谁也挑不出错来。”

    “哼,族里那些老顽固,还不是看着咱们家过的红火,心里不得劲儿!等闲让他们酸两句也没什么,毕竟老三得中,他们没沾上什么光,心里不平衡。”

    “不过,小七的事,你莫要拿去说嘴。须知道,萧家不比你们吴家,那族规家法可不是摆着看的!”

    “老爷说的是,妾身有分寸。”

    “恩,”萧寒见萧吴氏低眉顺眼应了,心里因着萧瑾和萧珉的不快也渐渐散去。

    不一会儿,萧吴氏收拾了碗筷,退了出来。

    身旁的红衣丫鬟见状,连忙上前接过萧吴氏手里的碗筷,然后又转身塞给身旁青衣丫鬟。接着又拿出湿毛巾,将萧吴氏的手一一擦拭干净。

    “夫人,如何了?”

    “屋里说。”

    红衣丫鬟闻言,连忙跟在萧吴氏身后,转过一个小门,进了一间厢房。

    此时青衣丫鬟已经送来茶水,不过刚送到门口,便被红衣丫鬟接过,然后打发她在门口守着。

    “夫人,喝茶。”

    “恩”萧吴氏接过茶水,微微嗅了一下,又抿了一口,含而不咽,细细品着。

    “夫人,如何?”红衣丫鬟见状,连忙识趣问道。

    “不错,自你去了瑜儿身边,再没喝过你泡的茶了。这是早备下的吧?”萧吴氏点点头,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

    “夫人慧眼,早备下的水在一旁温着,这泡茶的手法也是奴婢手把手教的青衣。如今这煮水的法子也让她学了去!便宜她了,指望她能伺候好夫人,让大公子心无旁骛,专心道业。”红衣丫鬟不动神色打探道。

    “哎”萧吴氏闻言,叹了一口气,只感觉水里的茶也没了滋味,随手放在一旁。

    “夫人,可是有什么不妥?”红衣丫鬟见状急忙问道,她如今回来,便是冲着这件事来的,若是办不好,就依着大公子的脾性,她绝对落不着好!

    萧吴氏一时也没办法,于是将萧寒在书房所言一五一十说了。

    听闻萧寒许诺,三年之后就将田亩还给萧瑾,红衣丫鬟顿时慌了。萧瑜此次派她前来,便是因为手头钱财不够,想要打萧瑾那百亩良田的主意。如今听闻萧寒有还回去的打算,顿时感觉自己的打算落了空。

    “夫人,您看老爷的意思,真是要将那百亩良田还回去?”红衣看着萧吴氏老神在在,不慌不急,连忙问道。

    萧吴氏瞥了她一眼,哼了一声这才说道:“还回去?他若真有这心,那今次为何还阻了小七的童试?不过是一时拖延罢了。”

    “你当他真就如自己说的那般提携后辈?只是为了面上好看!”

    “三年三年再三年,小七今年十五,有了这三年,那就保不齐再拖上两年!你当他想还回去?真还回去,哪里来的钱财锦衣玉食?哪里来的钱财美人俏婢?”

    “只不过,那老东西拖得,我儿子却拖不得!道业修行财,侣,法,地样样缺不得。如今拜了清和宫长老为师,这一下就解决了三样,但是这财也是少不得的!”

    “夫人所言甚是!那灵米兽肉,人参黄精,那个不要钱银。更不要说还要请老师点拨,和同窗互通,需要的钱财更是海了去了。少爷的为人品行您是知晓的,若非手头拮据,真没了法子,那是万万不会派奴婢来的。”

    萧吴氏闻言点点头,示意自己知晓,不过却是眉头微皱:“虽说老爷不是真要将这田亩还了回去,但是我们一时也弄不出银钱来啊!那地契上写的可是小七的名字!”

    红衣闻言,眼珠子一转,抬头看向门口,见青衣在一旁守着,于是压低声音:“奴婢有个法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赢彩票